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6

一個不是很長的假期

九月一日拿了假期,換句話說,我將會有四天的連續假期。

我希望能藉著這假期,能夠好好完成我在“故事”裡寫了開頭而已的故事。

孤島和天使之墮落都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故事。



---

對不起

很想寫這封信給妳很久了,但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去寫,原因是我們倆之間看上去好像沒有任何問題,但當我面對著妳卻感到很不自在。妳的冷漠對我來說是一種折磨,這折磨折騰我好久了,所以我下定決心寫這封信給妳,好讓自己了解自己的過錯。

我們之間是否有了誤會?

我很想弄清楚到底我做錯了些什麼,令到妳這樣生氣我,令到妳疏遠我。

回想起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我們倆的關係還不錯,還算得上是朋友,可是現在就算是以同事關係的角度,我還是覺得我們倆太疏遠了。

妳的冷漠令我感到很失落,因為我不知道妳生氣我的原因。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失去一位朋友,我感到沮喪。我想盡我一切能力去挽救我們倆的友誼,如果我能夠做任何事情來得到妳的原諒,我會去做的,因為失去任何一位朋友,對我來說是一種煎熬,一種令我痛徹心肺的煎熬。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做錯了些甚麼,令妳那麼生氣我、疏遠我,我能夠補償我的過錯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