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0

墮天使與死神

那天我放下手提電話,死神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嚇了我一跳。

找我有事嗎?
沒有甚麼特別的,只是想看看你近來過的好嗎?
我?很好啊,就是忙了一點。
忙些甚麼?
就是忙些有的沒的,也不知道時間都去了哪裡?

死神望著我,一副迷惑的眼神。

你好像忘記了阿馮最後的諾言?
哦~你指那個諾言,沒有啊,我沒有忘記。
那你為何還花那麼多時間在她的身上?
有甚麼問題?
她是阿馮愛的最後一個女人啊~

一時間,我答不上話,就在我當機的一刻,我趕快搜索了阿馮的記憶。哈!讓我找到了。

是的,她是阿馮最後愛的一個女人,但是她是阿馮愛的第一個女人,絕對沒有衝突。
哦~原來如此。
哎呀,謝謝你的提醒,但是近來除了關心她,我還迷上了賺錢遊戲。雖然才剛剛開始有一點成績,但是這個遊戲好像很有趣。人類的遊戲中,何止是賺錢遊戲有趣,還有很多有趣的遊戲呢~
當我要回話的時候,死神“咻”一聲就不見了。走的那麼匆忙,一定是他的目標出意外了。



---

婚姻

我現在的生活一點都不像結婚的男人。怎麼說呢?基本上,我是不需要每一個晚上回家吃飯,只要一通電話,我就可以不回家吃飯。每一個星期五,我都不需要特別申請準證就可以跟朋友外出直到深夜,甚至第二天凌晨才回家。週末我也不一定要跟老婆在一起,只要說一聲,我就可以不帶著她,自己外出。老實說,除下了結婚戒指(我老婆也因為敏感的關係,沒有戴結婚戒指了。),沒有陌生人會知道我結婚了。

每一個人對婚姻的態度和定義都不一樣,對我言,跟老婆結婚,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在每一個除夕、年初一(認識我的人都知道這些日子對我而言是非常重要)跟她一起渡過,不然這些日子她是需要跟她父母一起過。除此以外,現在每一個早上,親一親才上班,晚上能夠為她蓋被子,我都覺得很幸福。

雖然如此,但是我們從來就沒有合二為一,我們只是有共同生活交集的兩個個體。就好像非誠勿擾的戲裡,舒淇提出的條件:我的身體是你的,也會忠心於你,但是有時候我的心不在你這裡。

很多時候我不認同合二為一的婚姻。甚麽是合二為一的婚姻?就是結婚以後,不再跟自己的朋友來往,生活中只有對方。

妳可以聽過一百種版本的婚姻,一百宗婚姻的結局。但是如果妳沒有試過,就不能說妳的版本會跟其他人的一樣。當然妳可以以此為不婚、不談戀愛的藉口,但是就別怨得不到真心,得不到幸福。

廣東話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不吃鹹魚又怎樣找到好吃的鹹魚呢?



---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我是比較科學的人,在我還沒有確實的數據前,我不敢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但是在我到過我國附近的國家,還有外國回來朋友的口述,我可以肯定外國的人民生活肯定比我國好。

怎麼說?

在新加坡他們兩罐1.5Liter的牛奶只賣十元。我們這裡,十元只夠買一罐。汶萊一隻肉雞只賣五元,我國最少十元。英國也一樣,兩隻雞只售十元。

說到這裡,也會有人跳出來說,新幣和汶萊元的匯率是我們兩倍,甚至英鎊是我們的七倍,換算起來不算便宜。

但是別忘記,我們這裡的售貨員收入一個月馬幣一千元的話,在新加坡工作的售貨員,應該也會是每一個月收入一千元新幣。算起來,馬來西亞人每一個月只能夠買到一百罐的牛奶,而新加坡人每個月卻能買兩百罐的牛奶。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這就是為何我覺得在外國生活會比在馬來西亞好很多。

其中一樣導致這樣的現像是因為我國的貨幣比較弱,所以要花更多錢才買到其他國家的產品。有朋友告訴我說,因為我國是以出口貨物賺取外匯,所以我國會保持貨幣比較弱,這樣外國才會願意跟我國交易。

看樣子這種情況不會在短期內有所改變,所以我告訴每一位朋友,如果能夠呆在外國,就別回來。



---

偉大的父母愛

早安,又是我。今天早上比較空閒,因為顧客下午開完會才會來。所以呢,我又偷閒在數據中心敲鍵盤。

感覺好像寫到沒有話題了,就寫一寫今早在電視看到的節目內容。

酒店的電視有一個頻道是播放澳門的電台節目,今早我就見到以下的新聞。

有一見托兒所招生,名額只有四十名,加上後備的二十名,總共是六十個名額。

結果有人四天前就開始排隊(四天前啊!我的天!我想ipod當年推出的時候都沒有那麼厲害。)

結果有排不到名額的家長就對記者說:他們是為了炒新聞,打造品牌效應,所以讓我們排那麼長的隊,其實他們可以派號碼,這樣就不需要排隊了。

老實說,我認為這是那些排在六十位以後自己要負的責任。怎麼說?那間托兒所一開始就張貼了告示,說明了招收的名額。如果你是排在六十一位的,為何還要排下去呢?不會數學?

太太,既然你選擇了排隊就別埋怨。

如果覺得遊戲規則不符合你的心意,就別參與遊戲,別參與了遊戲,輸了賴別人,也別在遊戲中一邊玩一邊鬧說這個遊戲整人。

為甚麼找一間好學校對現在的人來說那麼重要?說穿了,還不是因為父母都懶得教,把教育的工作全盤交給老師。時間就跟乳溝一樣,擠一擠還是有的(已經不記得是誰說的。),所以別告訴我父母工作沒有時間。

孟母三遷的故事,很多人都聽過。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是學校的重要性,而是孩童的成長環境對小孩的影響。與其花那麼多資源為小孩找個好學校,不如好好佈置自己家,讓孩子有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小孩在家的時間應該比在學校來的多)。學校會換,但是家很少會換。

孔子是偉大的教育家,我想很多人都懂。但是按道理來說,孔子的老師應該是比孔子更偉大的教師才能教育出一位偉大的教育家,對嗎?事實卻又不是如此,所以這只證明了一樣東西,天才都是靠自己的。



---

吃了午餐回來,又沒有東西可做,再次敲鍵盤。

既然是吃了午餐回來,就寫關於吃的話題吧。

認識我的朋友一定知道我對吃是很挑剔的,我同意,但是要看情況。

在兩種情況下,我對吃是不挑剔的。經常要吃的,還有公幹的時候。所謂的不挑剔是只要不難吃就行了,天天吃也無所謂。

甚麼是經常要吃的?上班時間和老婆煮的早、午、晚三餐、還有母親煮的。

上班的時候,如果真的做到很起勁的時候,真的希望自己是不需要進食的神仙。最討厭就是做到很順利的時候,被逼中斷。除非是有值得慶祝的事情,例如:星期五的快樂時光(Happy Hour),還有完成一個Project等等,否則我都不太計較吃些甚麼。

我記得在我剛當上工程師的時候,我的午餐就是車上的一筒餅乾。因為時間緊迫,一天兩個order,早上搞定了一單,就趁別人吃午餐的時候,駕車趕下一單。這個時候,最方便就是餅乾了,在車上一邊吃一邊駕車,省下不少時間。

還有公司附近有一檔雞飯,我們熟悉的程度是,我在準備過馬路(檔口在街的另一邊)。檔主已經是在斬雞,我坐下來不需要order就有的吃了,可以想像我是多頻密光顧他們嗎?

可能也會有人以為我那麼嘴叼,老婆一定很會煮。其實不然,她不定比我能煮,但是卻學會了我的實驗精神,而我就成了白老鼠。現在我們都是吃一些固定的食材,所以呢每一天她就嘗試不一樣的煮法,還有各種各樣的調味方法。沒辦法,我們都是同一位師傅的,崇尚沒有食譜的煮法。所以她的煮法完全沒有依據任何食譜,只是靠我們對食材和調味料的認識和烹飪的基本常識。

我母親?我吃了她煮的東西那麼多年,她當然知道我的口味啦。加上近來只有在周末才有回家吃,當然覺得美味。

出外公幹,來到陌生的地方(有自己交通還好,如果沒有,像現在那樣寸步難行),找到吃已經算好了,只求不難吃。加上文化背景不一樣,我吃到不好吃,可能只是習慣的問題而已。

甚麼時候我最挑剔?我高興的時候。我心情輕鬆去吃東西的時候,我會變得很挑剔,因為那種時候我一定可以吃很多,吃很久,吃得很自在。這個時候怎麼可以讓難吃的食物來破壞氣氛呢?

雖然說好吃的不是吃甚麼,而是跟誰一起吃。就是因為對方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我的朋友,所以我才不能讓他們吃這些難吃的東西。自己都吃不下,還要介紹給朋友?我不是這樣當朋友的。

好啦,吃也吃完了,水也吹完了,回去做工了。感覺好像相當順利,家好像距離越來越近。



---

數據中心(Data Center)

在顧客的數據中心(Data Center)沒有事情可做,只好敲敲鍵盤。既然在那麼不舒適的環境,當然不會有甚麼好文章,所以別期待些甚麼。

身在數據中心,就寫一寫甚麼是數據中心。

有沒有想過大家寫在部落格的文章是儲存在甚麼地方?電郵又儲存在甚麼地方呢?公司上班的文件是放在哪裡呢?

有些人可能聽過伺服器(Server),沒錯,我們的所有資料都儲存在伺服器裡頭,而伺服器又放在甚麼地方呢?

有些小公司把伺服器放在老闆的房間裡,有些甚至放在雜物房。放在老闆房間還好,因為老闆的房間通常比較大,即使不開冷氣,也有足夠的空氣調節溫度。那些放在雜物房的伺服器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雜物房空間小,推滿了其他雜物,空氣不流通,加上灰塵的堆積,它們往往因為過熱而當機,壽命也大大簡短了。

它們最羨慕的就是那些可以入住數據中心的伺服器,因為一般符合規格的數據中心,必定有冷氣,從下方吹出來的冷氣,長年溫度維持在18度左右。然後有後備電源,以防萬一。

在那麼好的環境下,通常這些伺服器都能活到退休年齡(太舊了,已經不能負擔起現有的重任。),光榮從崗位上退下來,有些身體力壯的,還可能被捐贈到慈善團體繼續服務。

所有電線都是安置在伺服器架上的架子,一點都不凌亂。每個架子都有門,上鎖了,防止他人胡搞。

由於所有架子都比人高,而且一排接一排,一般上很難知道同一時間裡,有多少人在數據中心,除非你站在門口數。所以有時候蠻恐怖的,你不知道在你附近是否有人。

我現在身處的數據中心不算大,所以感覺還好。我看外國的數據中心,面積達幾個足球場,那真的步行也會感到累。

據說我國通訊的數據中心有防導彈設備,怕敵人來襲的時候,摧毀了我們的通訊系統。

如果想知道世界十大數據中心有多大,可以到以下的網址一遊:

http://internet.solidot.org/article.pl?sid=10/04/15/0639205
http://www.datacenterknowledge.com/special-report-the-worlds-largest-data-centers/

站著敲博文很累的,讓我休息一下,一會兒再繼續。



---

寫作的週末

困在這個彈丸之地,幸好還有網際網絡(不知道為何,接上了網際網絡我才有創作的動力),我才能創作。於是,這個週末,除了看我帶來的漫畫,另外要做的就是寫作。

我心目中有不少的好故事,墮天使的故事、阿馮的故事,還有近來起草著的勇者冒險。

真的希望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和專注力來完成這些故事。

其實一個人外出公幹,對我而言不是一件壞事,如果所有事情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因為我的生活習慣不是很多人能夠接受的。好像這個週末,我就在酒店“住”了兩天,真的是住在裡頭,因為除了晚餐出外解決以外,所有時間我都在房間裡頭看著電視,敲鍵盤。

廢話也就少寫了,就來看看我寫的一小段。



酒吧的酒保問坐在吧台邊的熟客:都已經是夏天了,你為何還穿著大衣呢?不熱嗎?

喝得醉醺醺的客人,勉強張開無力的眼皮說:夏天了嗎?不知道咧,我就是覺得非常寒冷,無論穿多少件衣服,都感不到一絲絲的溫暖。

當酒保還想說些甚麼的時候,有一個男人從酒客的身後站了出來,對酒保說:對他而言,甚麼天氣都不重要,最重要就是再來兩打啤酒,對嗎?最後的問題男人是在問酒客。

打發了酒保,男人對酒客說:都那麼多年了,你還不能放下她嗎?你現在這樣折磨自己又能改變些甚麼呢?

酒客好像甚麼都沒有聽到,繼續喝著酒杯中的烈酒。

男人見酒客沒有理會,他沒有放棄,很有信心的說:如果讓你找到殺她的殺手,你會怎樣?

這句話果然果然湊效了,酒客放下酒杯轉身問男人:你抓到他了?

你終於肯理我?
你找到他了嗎?
如果她對你那麼重要,你為何把她拱手讓人?
你抓到他了嗎?
現在抓到他,對你有甚麼意義呢?
那到底你抓到他了沒有?
說到這裡,酒客已經激動的站起來了。

男人把酒客按回他自己的椅子上,然後說:要我回答你的問題,你必須先回答我的問題。

是甚麼令你勇於放棄了一切,卻沒有勇氣把殺手揪出來?既然你那麼在乎殺她的殺手,把殺手揪出來不就能為她報仇了嗎?

喝完杯中的烈酒,酒客才能穩定自己的情緒說:我也想親手為她報仇,但是每當我想起她,腦海就充滿了她的樣子,根本不能思考。每一個晚上,如果我不吃安眠藥、不喝烈酒,根本就不能入眠。我還能怎樣當警察?怎樣還能查案?

男人喝了一口酒保送上的啤酒說:一位神探就因為自己親手抓的妓女而斷送了自己的一生,是警界也是社會的一大損失。

能不能就乾脆點告訴我找到他了沒有?
沒有,找不到。雖然掌握了殺手的資料,但是找了那麼多個月,都找不到這個人,即使找國際刑警也沒有辦法找到一點點的蛛絲馬跡,好像人間消失了…

值得慶幸的兩天

五月六日,來到他們國家的通訊公司,跟我們國家的通訊公司比較,這裡的守衛未免鬆了一點。

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的順利,胃口也好了一點,還沒有回到酒店就餓了。同樣的,還是吃了一餐漢堡套餐。

五月七號,由於今天他們也是需要去回教堂祈禱,所以下午我才到他們的伺服器中心。這趟我是自己走進去的,警衛也只是拿了我的駕照,換了一個visitor通行證。完全沒有問我找誰、去哪裡。如果我把炸彈帶進去,一迅間我就可以破壞他們國家的無線通訊。

雖然是遇到了一些障礙,但是算是向前踏出了一大步。

今天是星期五,原本應該是參與Happy Hour,但是這裡沒有酒賣,也就沒有Happy Hour了。沒關係,酒店附近有Buffet,吃一餐好一點的獎勵自己。沒有想到,他們居然不接待我一個人的顧客。氣起來,我就在隔壁的超市買了餅乾、麵包、牛油等,為接下來的週末儲糧。牛奶、餅乾和麵包解決了晚餐。

這兩天算是愉快的,因為事情的進展比預算中來的順利,最少我看到了歸期。

還有謝謝妳,小妮子,如果沒有妳陪我聊天,我可能會悶的發瘋。沒錯,我破戒開了我的IM,但是我真的需要跟一個熟人聊天,我已經兩天沒有跟一個熟人開口了。



---

孤身走我路

五月五日,我一個人踏上飛機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自從跟老婆在一起以後,就很少自己一個人外出。原因很簡單,沒有老婆在身邊,就變得不知道如何在酒店生活了。

加上這次的旅途根本就沒有回程票,前路茫茫,老婆隨性的性格就變得更加重要了。我是那種事事都要計劃,所有事情都要掌握的人,但是這趟旅程沒有回程的日期就表示無法規劃。也不是說我沒有應對緊急狀況的能力,只是覺得老婆是這樣隨性旅程的能手。

上機前的一刻真的很擔心。不知道甚麽時候可以回來?不知道身上的現金能夠撐多久?不知道帶去的衣服能穿多少天?換完了要怎樣?讓酒店洗? 找洗衣店? (我有潔癖的,衣服需要經常換。)還有一樣令我很擔心的就是,需要帶過去的伺服器。那麼大的一個箱子,這裡的海關會難為我嗎?那裡的海關會不會強制抽稅呢?

一點的飛機,我十一點就到達了飛機場。幸好這裡的海關沒有說甚麽,不用多久就把我的行李和伺服器寄艙了。很不幸飛機延誤了,我差不多兩點鐘才坐到飛機上。

四點多,接近五點,我終於踏上這片土地。還好這裡的海關也只是要求打開盒子來看看,也沒有說甚麽。找了一輛德士,就往酒店飛奔。

午餐沒有吃,現在已經餓了,但是還沒有到晚餐時間,於是就在附近逛了一逛,買了一些餅乾和清水,順便了解環境,這是我旅行的習慣,這樣有甚麽事情,最少知道附近有甚麽可以提供幫助。

擔心的事情到現在都還沒有發生,算是很幸運了。晚餐吃了一個漢堡套餐,就回到酒店繼續看我準備消磨時間的漫畫。

跟老婆來傳了幾個簡訊,看完鏘鏘三人行(幸好酒店的電視有鳳凰台)就去會周公。

無驚無險又過一天。



---

狗肉

那天我在找狗狗照片的時候,讓我找到了這個網站。

當你打算探訪以下網址的時候,請三思,因為裡頭的照片不算血腥,但是很多人就是不能接受自己身邊的狗被煮來吃的模樣。
http://dog-meat.net/

這些照片是在越南拍的,吃狗肉也算是那裡的一大特色。我寫下來也是作為一個記錄而已,因為我也沒有見過。

找啊找,又見到一本關於狗肉的食譜。

http://www.amazon.cn/狗肉美味30种/dp/B0011A95QS

《狗肉美味30種》精選了全國各地不同風味、不同做法並具有食療保健作用的美味狗肉菜餚30種,每款菜餚都介紹了具體用料和烹製方法,並配有彩圖。

其實吃雞肉也好,吃狗肉也好,是沒有分別的,甚至是吃蔬菜也是在奪取其他生物的生命、生存權利(除非我在上生物課的時候,睡夢中聽錯了,蔬菜不是生物。 )。

那為甚麼有些人就會覺得吃雞肉沒有問題,吃狗肉卻不能接受。道理很簡單,因為他們大部分都有養寵物的習慣,而他們養的寵物正是狗。

你們不需要相信我說的話,只要做一個很簡單的實驗。那就是買一隻小雞回來,幫牠取一個名字。我保證等到你把它養大了,就會不捨得吃了它。

所以畜牧業的人都不會幫他們養的動物取名字,因為一旦有了名字,當要收成的時候,難免會出現難捨難離的局面。

至於人類嘛,別把自己想的太清高,吃狗肉和吃雞肉是沒有分別的。只要我們吃完碟中的食物,就無愧于心了。就好像獅子、老虎一樣,它們獵殺其他的動物是為了生存,人類也是一樣,如果人類沒有浪費食物。



---

寫情書

望著在房間一角痛哭的著名作家,我問身邊的死神: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大賣,為何他卻在完成每一部作品以後都自己一個人痛哭呢?

死神說:還記得上次我說他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所以沒有帶他走。這就是他還沒有完成的使命。

你們不是已經能夠從生死簿知道他的過去未來,為何還需要特地跑來評估呢?

那一刻是他的人生轉折點,雖然說那一刻應該是他的最後一分鐘,但是在之前他做過的所有事情都會影響著這一刻的結局,那是連我們也無法估計的。也因為如此,這世界還是有事情不在我們掌控內。現在他寫的每一個故事都是他跟以前女朋友過往的美好時光,在小說裡他把女主角幻想成他已失去的老婆。

他很傷心、很遺憾,不能跟他心愛的妻子分享這些美好的時光。寫的時候是很快樂,因為心裡一邊想著妻子,一邊把故事情節寫出來,就好像真的共度了快樂美好時光。但是一旦故事完成了,就好像夢醒一樣,獨自面對事實,能不哭得肝腸寸斷嗎?

我問:為了一個女人,值得犧牲自己的餘生嗎?

你也不是為了女人而放棄自己一身雪白的羽毛嗎?那你來告訴我是否值得。


寫情書

詞:遊鴻明
曲:遊鴻明

才一走出地鐵站 就看到你
下著小雨撐著傘 站在風裏
如果我有紙筆 也就毫不猶豫
搶在你離去前 寫下隻字片語
很多人心裏陷入掙扎不怕愛情也有虛假
就把情書寫成是童話
我寫下一天一封一千萬封的情書
只想要對你說 我有多深愛著你
我像秋冬突然闖入春夏
拿著青春當作抵押

明知過去可能有傷疤
我寫下一天一封一千萬封的情書
只想要對你說我有多深愛著你無法自拔





往事:乞丐、妓女和花花公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