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20

我的靈魂禁錮了我的身體。

Image
我已剪短我的髮 剪斷了牽掛  剪一地不被愛的分岔 長長短短 短短長長 一吋一吋在掙扎
我已剪短我的髮 剪斷了懲罰  剪一地傷透我的尷尬
反反覆覆 清清楚楚 一刀兩斷  你的情話 你的謊話


經過了六個月的時光,今天終於把這把長髮給去掉了。
既然相由心生,外表也能夠影響內心。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一旦開始蓄髮就表示又是時候為我搞歡送會。然而這一次我卻跳槽不成,成為我人生的第一次。
這把長髮不能再留了,因為我的頭皮已經在投訴、發脾氣,彷彿連同鬍鬚一起在叫我振作起來。
關於鬍鬚,我老婆就最了解了。只要我不清除鬍鬚,那就表示我在頹廢中。只有在我心目中有地位的人,才能夠把我從頹廢中拉出來。所以每當她看到我剃鬍鬚,她就會問今晚約了誰?
然而上個星期日,不知道為何我無意識拿起了剃須刀。上個星期日也不是甚麼特別的日子,只是要出門去還朋友桌遊而已。
可能我的身體知道我靈魂已經走到了懸崖邊,如果不拉我一把,我應該就會跌入深淵。
昨晚有一位朋友訊息我,叫我幫她翻譯這段接近文言文的文字。由於有一段時間(其實我是盡量躲開所有人)沒有聯絡,她突然找我,我還以為她的手機被駭,騙徒正打算用她的帳號騙我。
放下電話沒多久,另外朋友訊息我,他用了一個他很久沒有用的稱呼,那一刻我以為我的手機被駭了。駭客之前用女生帳號不成功,現在打算用男生的帳號。
在不久以前,我甚至蓋了一位朋友的電話。他有兩個電話號碼,剛好我沒有紀錄這個號碼,就以為他是那種冒充好友的騙徒,聊了兩句沒有進展,就蓋了他的電話。😅
我身體好像被靈魂禁錮了。每一次看到以前朋友來我家一起煮飯仔的視頻真的很懷念,有時候甚至有衝動想再搞一次。然而我的心魔就會跑出來說:你已經失去他們了,你已經做出了選擇,放下他們繼續往前走吧。
說真的,我不知道繼續往前會不會掉下懸崖,然而既然身體已經發出發動抗爭訊號,要連同我一起擺脫靈魂枷鎖,我是應該給一點反應的。
很快大家就會知道我跟身體這場心靈起義是否成功。最快八月底甚至更早,最遲十月。如果過了十月都沒有任何消息,那應該是靈魂贏了這場戰役。


---

有錢沒錢同是人

Image
在朋友的臉書看到的。


一眼看上去好像很有道理,然而只要妳仔細想一想就可以看到很多漏洞。
首先,這些有錢人是否有看過我們一眼?如果沒有看過我們一眼,何來看不起我們呢?假設有錢人是高人一等,那我們這些窮人就不會出現在他們的水平視線,哪有人一直低頭的(低頭族除外)?所以如果有錢人是高人一等的,我們這些窮人很少會出現在他們視線里,就不會有看不起的情況。他們踩死了多少窮人,他們還不知覺呢。
第二,如果有錢人跟我們這些窮鬼是同一個層次,那你為何會覺得有錢人看不起我們呢?如果無論富貧都在同一個高度,你憑甚麼斷定有錢人看不起你?如果不能靠一些具體表現來斷定,那就只能靠感覺。如果只是靠感覺,會不會是你的感覺有誤差?舉個例子,我見過有錢人問:蔬菜很貴,為甚麼不吃肉?在你聽起來,這樣好像是看不起窮人。然而這個有錢人只是不知市價而已,因為他不需要去菜市場。他完全沒有想貶低你的意思。
再來就是為何一定要他人看得起呢?自己活在自己的標準不是更舒服嗎?為何要活在他人的標準里?有沒有想過這個他人定下這些標準的背後動機?
其實寫這些句子的人,肯定是一個失敗者(或者認為自己是失敗者),因為只有這種人會在意之餘,還要別人憐憫的。強者在被人看不起以後會發憤圖強,不在乎的人也不會覺得自己被人看不起。
--- ※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記得按下面這個按鈕。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看。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值得賞我一顆糖果,記得按一按廣告。

相關文章:

我的錢要怎樣花,與你何干?

繼續閱讀:http://foongmood.blogspot.com/2014/02/blog-post.html

香港國安法第三十八條

Image
我第一次看到這條例,我還以為是內容農場製作的假消息,所以我就等一天,看看其他老師怎麼說。
結果是真的。

香港國安法第三十八條:
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全世界的人,如果外星人👽也歸類為人的話,也受這條法律管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全世界、甚至全宇宙)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罪犯的,適用本法。


我真的不知道其他國家人有甚麼感覺,我就很生氣了。那些有錢人還要不要踏足香港,就要好好想一想。現在中國缺錢,只要有錢人一踏足香港,就可以隨便安個罪名(只要微博曾經share過反共言論,甚至有人跳出來指證有錢人讓他討厭中共),把有錢人抓起來。只要有錢人付錢贖身,就可以說證據不足放人。
不想再說甚麼。懂得人就懂,裝睡的人叫不醒,沉睡的人也叫不醒。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天主教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天主教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我好害怕啊~

---

豬狗不如的人命

Image
最近朋友看了一段視頻就說要戒牛肉奶製品,那段視頻展示了農場的人員虐待牛隻。
後來她又打算戒豬肉,因為她又看了一段視頻是工作人員虐待豬隻。
現在中共不把人命當一回事,妳又會做甚麼抵制中共呢?

為了消滅一個族群,強制為他們的婦女打針絕育。


排洪不說,只是水壩發電所以放水。結果人民沒有意識到危機,結果沒有疏散就被電死,家園變成水國。

面對玉林的吃狗節,妳會有甚麼感想?打算怎樣抵制?
我是真小人,我吃肉,也沒有打算戒肉,然而我把人命當一回事,我會為他國受苦的人民發聲。其實當我發布這個訊息在臉書,我就已經犯了香港的國安法,從此連香港也不能踏足了。沒關係,我原本就沒有想過要去香港的。
在那些面對強權就跪下的偽君子眼中,人命真的是豬狗不如?

最後,我只是希望屠宰場能夠給動物一個痛快,讓它們不需要承受死亡的煎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