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3

加西莫多的醜與愛絲梅拉達的美

Image
女生的閨中密友:“在她身邊的都是俊男美女,我不知道你身在其中的感覺如何?”


喝着紅酒的男生,聽到女生的閨中密友這樣問自己,他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於是選擇繼續享受杯中的紅酒,假裝沒有聽見女生閨密的問題。

女生的閨中密友:“我說啊,你站在這羣年輕有爲、瀟灑英俊男生的中間,不會感到自卑嗎?他們要嘛就駕跑車,家住半山。最差那個是銀行經理,開寶馬,住豪華公寓。你呢?沒車,沒房,甚至沒有一份像樣的工作。你不會覺得跟這些人沒有共同話題的嗎?他們一個晚餐,可能就是你一個月的薪水,他們送她的禮物,你可能工作幾輩子才存到那麼多錢。”

男生說:“如果沒有加西莫多的醜襯托,哪會突出愛絲梅拉達的美?牡丹雖美,也需要綠葉的襯托,所以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女生的閨中密友盯着剛步入會場,城中的鑽石王老五:“我不認識加西莫多和愛絲梅拉達,也不知道甚麼綠葉紅花。我只知道你不知醜,所以我好心通知你。她心地善良,不想傷害你。沒有想到你居然得寸進尺,整天像跟班那樣,跟着她出席各種場合。你沒有想過這樣會令她丟臉的嗎?”

男生說:“我這樣做就是爲了突顯她的善良,讓所有人都知道她不介意跟一個這樣醜的人做朋友。而且有我這樣的跟班,也能夠襯托出她像公主般的高貴。所有她的追求者都知道,她有我這個跟班。而且他們也不介意我的存在,因爲他們可以把他們不想親自爲她做的事情交給我去做。反正他們出去約會前,把事情交待給我。等他們約會回來,事情就完成了。真的是一舉兩得,既能夠避免我當電燈泡,也能夠在不弄髒他們雙手的情況下,完成那些厭惡性質的工作。在我的鄉下,總得有一人倒糞。”

女生的閨中密友沒有聽完男生說的話,把手裏的酒杯往男生的手裏塞,然後就往鑽石王老五走去。



---

墮天使給天使長的一封信。

天使長:

對不起,你給我的任務,我失敗了。

我知道這是一個不正式的任務,所以你才會委託給一個墮天使。加上我現在在人類的身體裏,可以更加接近她,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可是即使是天使,一旦進入人類的身體裏,就會開始感受到人類的七情六慾。以前作爲一個天使,無論任務對象如何看待自己所施的恩,都可以一笑置之。可能是天使能力強大,做任何事情都不費吹灰之力,即使任務對象不懂得珍惜也無所謂。

可惜身爲凡人,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親力親爲,所以對努力的成果就很注重。我可以不理會任務對象給我的感受,可是我不能忽略她爲這個肉體帶來的傷害。這個肉體是阿馮留給世人最後的貢獻,我答應了阿馮要利用他的臭皮囊爲世人做一件事情。我不能因爲這個任務而犧牲了這軀體。

所以我決定放棄這個任務,以保全阿馮的肉體。看着一個傷痕累累的心,我很擔心一旦心死,腐壞會從內往外擴散。

對不起,請你再找另外一位天使執行這個任務吧。



---

我知道我給妳的不比他多,但是那已經是我的全部。

Image
女生的男友:“你離開佢吧啦!你同佢唔襯。”


男生抬頭望一望站在前面的男人,然後繼續吃他面前的雲吞面。

女生的男友:“你看看這個我即將送給她的包包,一萬塊咧。你要存多久才能夠買到這個包包給她?我就有能力每一個月都買一隻這樣的包包給她。”

男生沒有理會面前的男人,他只是對身邊的朋友說:“這個年頭甚麼奇怪的事情都會發生。這麼久以來,都是狗對著人吠。第一次看到人跟狗吹水。主人去看馬球,把我帶在身邊,做她護衛兼導盲犬。沒有想到從此這些馬球選手都跑來我面前,叫我離開我的主人。從來只有主人遺棄狗狗,哪來狗狗自行離開主人的?”

女生的男友見男生沒有反應,他就繼續說:“就算你存錢存了一年,買到這樣的包包給她。平常的日子呢?每一次我跟她在高級餐廳享用晚餐,帳單最少一千元,你能夠負擔多少次?每一次她出國遊玩的時候,飛機票、酒店租金、零用錢,你能夠負擔哪一樣?”

男生吞下嘴裏的鮮蝦雲吞,然後對朋友說:“他不知道狗狗根本就沒有收入,如果不是因爲主人施捨狗糧,我們早就餓死了,哪來錢買包包呢?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我們僅有的身體保護我們的主人。早上從門口撿起報紙,送到她吃早餐的桌子前。下午茶時間,如果她興致來潮,我們就有機會玩撿樹枝或者撿皮球的遊戲。晚上她從外面回來,我會把拖鞋準備好,然後收拾她脫下的鞋子。”

男生聽見女生在另外一張桌子呼叫自己的名字,於是他放下手中的餐具,對朋友說:“我的主人找我,有機會再聊。”男生的朋友拉著他說:“那這個人怎麼辦?”男生一邊往女生的方向走去,一邊說:“他又不懂得跟狗溝通,我說甚麼他都聽不懂的,算了吧。”




---

實生(廣東話的13)燒烤會(下)

Image
這次的燒烤會,我覺得自己玩的很開,因爲我居然不介意拍照。





燒烤會最後的高潮當然就是切蛋糕。



把蛋糕解決以後,就是成人時間了。那些不夠歲喝酒的,都被我請回家去。那個晚上,我們總共喝了三支紅酒。我是有一點酒意,加上過去幾天的睡眠不足,所以留了我一位沒有交通的朋友在我家過一晚。

2013年的燒烤會終於圓滿結束了。



與燒烤會無關,這是妹妹送我的生日禮物。


其實禮物本身的價值不在於它的價錢,而是送者的心意。因爲我知道妹妹每一份禮物都是精挑細選的,所以她買的每一份禮物,我都會令它活起來。去年她送我的紀念冊,我已經用來放一些很值得紀念的時光與照片;而這份禮物,我準備在2014年開始寫日記。

謝謝妹妹,謝謝各位抽空出席燒烤會的朋友,這就是我收到的最好生日禮物了。



---
更多照片可以在這裏找到:https://www.facebook.com/simone.voon/media_set?set=a.10151712261392749.655367748&type=3

(由於忙於安排出走養傷的事宜,所以麻煩楊羽幫忙完成與發佈。)

實生(廣東話的13)燒烤會(上)

Image
今年的燒烤會終於圓滿結束了。

有些朋友不能出席,那當然是遺憾,但是有那麼多朋友吃的那麼開心和滿意,算是我和老婆的成功。(做人真矛盾,這頭說圓滿,那頭又說有遺憾。)

廢話少說,我們來看照片。我想有看上一篇的朋友都知道,這次的燒烤會很趕,不過有一些朋友幫忙買燒烤會的用品,算是幫了我們一把。

今年的燒烤會跟往年有一些不一樣,今年添加了很多海鮮,減少了很多紅肉,連我著名蜜汁叉燒都忍痛抽起來。主要是因爲有一位朋友不能吃紅肉,只好準備多一點海鮮,這樣朋友才不會沒有東西吃。形式上也有一點改變,這次由廚師決定朋友吃些甚麼,因爲所有食物都是一包包的,一次過煮好一包,然後大家一起分。



雖然這次燒烤會有雞翅膀,但是不是燒烤的,是滷的。



※待續



---
(由於忙於安排出走養傷的事宜,所以麻煩楊羽幫忙完成與發佈。)

明年再見

當我下定決心做這個決定,在接下來每一天我都在面子書發佈一首歌曲。

十月二十四號:誰能明白我 - 林子祥
十月二十五號:深愛著你 - 陳百強
十月二十六號:偏偏喜歡你 - 陳百強
十月二十七號:當我想起你 - 陳百強
十月二十八號: - 陳百強
十月二十九號:路人甲 - 動力火車
十月三十號:She's Gone (中文版) - 林志炫
十月三十一號:Nothing Compares 2U - Sinéad O'Connor
十一月一號:從今以後 - 陳百強
十一月二號:記得 - 林志炫
十一月三號:I surrender - 林志炫
十一月四號:從開始到現在 - 林志炫
十一月五號:妳是我所有的回憶 - 林志炫
十一月六號:要妳親口對我說 - 張信哲
十一月七號:我真的愿意 - 张信哲
十一月八號:讓我忘記你的臉 - 張信哲
十一月九號:愛如潮水 - 張信哲
十一月十號:一了百了 - 信
十一月十一號:難以抗拒你容顏 - 張信哲

有多少人知道這些歌曲的動機呢?其實我是啓動了療傷程序,這些都是爲自己療傷選的。醞釀了大半個月,終於結束了。半個月的煎熬,令我的身心異常疲憊。

放下一段三年的感情,擺下一個身份,留下一個已經準備用一輩子去愛的人,想念着這個永遠不會屬於自己的人,帶着一身的傷痕,出走兩個月養傷,明年再見。

朋友問:你捨得?

當我看到這三個字,淚水擋不住飆出來,他碰到我最疼的傷口。是的,我非常不捨得,可是又能怎樣?繼續下去,事情不會變好,而我就必須繼續承受折磨。我很累了,爲了讓自己能夠承受這些折磨,我已經不斷在學習成長。可是這些折磨變得越來越沉重,重的我已經走不下去了。放下是我這次的選擇。



---
(除了已經排期發佈的文章,這裏就留給楊羽打理。)

我愛她多過愛我自己

Image
女生的母親:“我知道我這樣做很自私,我應該回去管教我的女兒。但是我實在拿她沒輒,只好找你。我找你也是為了你好,我知道你的母親不會願意見到你現在這個模樣。”


剛坐下來的男生,聽到女生母親說這樣的話,有點不知所措。

女生的母親:“我經常看她把你當傭人般使喚,有時候還惡言相向,甚至在深夜裏像召喚的士般撥電話給你,找你當司機。她經常對你呼之則來, 揮之則去,我想你的父母也不會願意見到你被他人這樣支使。難道你不怕他們知道了,會很傷心嗎?”

男生有點爲難的說:“白雪公主暈倒在森林裏,是七個小矮人救了她。白雪公主落難的時候,是七個小矮人收留她。白雪公主被皇后的毒蘋果毒昏了,是七個小矮人跟皇后決戰。白雪公主結婚的時候,七個小矮人中沒有一人成爲新郎。”

女生的母親:“你做男人可不可以有一點骨氣?每一次你送日常用品來的時候,她把水電費交給你,然後就上了另外一位男生的車子揚長而去。望着她跟另外一個男生約會,你都無所謂的嗎?這樣你都能忍!?”

男生緊握發抖的拳頭:“我也想離開她,但是我做不到。每一次她傷痛我的心,我都會找一位女生企圖代替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第一次約會,感覺很甜蜜。第二次約會,熱戀讓我覺得坐在眼前的女生就是我的她。第三次約會,我會開始想她有沒有試過這間餐廳。經過她常用潤脣膏牌子的專賣店,我會不由自主走進去買潤脣膏。見到她唯一喜歡的巧克力,我會很興奮的跑上前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買下一盒送去妳家。望着心上累累的傷痕我感覺不到痛,望着她的笑容我的心開始融化。即使用我的雙手接着她的淚水會令我雙手受傷,我也不願意讓淚水沾溼她的衣裳。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愛她多過愛我自己。”

這個時候,男生的電話響起。男生看了來電顯示,趕緊擦乾淚水,清一清喉嚨,然後按下接聽按鈕。通話完畢以後,男生向女生的母親道歉,說有緊急的事情必須立刻去辦。




---

最遙遠的距離

Image
女孩的父親對男孩說:“請你離開我的女兒。”


男生一臉疑惑望著女孩的父親。

女生父親:我知道我女兒最近跟你關係密切。她說有甚麼困難,第一時間都會想到你。

男生下手中的書本,習慣性用右手把眼鏡調整,然後對女生的父親說:“伯父,當我肚子痛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廁所。我知道有些女生甚至害怕馬桶的骯髒,是雙腳踏在馬桶上。她們用完了,頭也不回就離開,因為沒有人會喜歡待在那裡。睡床才是我的摯愛,無時無刻我都會想投入它的懷裡,一天八個小時我都嫌不夠。可是當我能夠躺在床上的時候,都是我最悠閒的時候。”

女生的父親繼續說:“我不管這麼多。你年紀那麼大,跟她相差那麼多,而且還是窮書生一名,更甚的是你這個樣子連我也不願意帶同你出席任何大場面,你襯不起她。”

男生依然保持微笑:“你都知道我的條件那麼差,你的女兒哪會看上我呢?看來你還需要多加了解你的女兒。不要以為你整天在外頭飛來飛去,跟女兒的距離很遠,其實你一直都在她心中。而我雖然經常就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可是我們的距離卻比任何已知的距離更遙遠。”

男生放下手中的書本,起身離開那張桌子。男人就是那麼好勝,女生父親說的一切,戳中了男生的死穴。他的心在滴血,淚水已經在眼眶打滾了,但就是不想在女生父親面前落敗。所以他要裝一副很酷的樣子,轉身裝灑脫的離去。




---

呈現我2013鉅作給大家。

2012年尾,我殺死了一位平民和一位乞丐,囚禁了一隻鬼魂,傷了一位哥哥的心,忽然間這片心田滿怖死屍。

轉眼間又一年了,2013年的尾聲逼近中。

那天跟一位朋友聊天,給了我靈感寫這系列的文章。首先我必須聲明,除了第一篇有些對話是真實的,其他的故事情節與對話都是虛構的。

這一系列的文章,算是我今年最滿意的作品。五篇文章結構都一樣,然後有一個比喻,有一張貼切的圖片,還有一首歌曲陪襯。

等大家看完了這系列的故事,我會再與大家分享我的創作心得。

在接下來的五個星期一,我將會發佈這系列的一篇文章。

敬請期待。



---

真相重要嗎?甚麼是真相?

Image
今天文章的開始,我們來看看一個故事。


晋卫灵公与弥子瑕

《韩非子·说难》:从前弥子瑕曾受到卫国国君的宠信。卫国法令规定,私自驾驭国君车子的,论罪要砍掉双腿。弥子瑕母亲病了,有人抄近路连夜通知弥子瑕,弥子瑕假托君命驾驭君车而出。卫君听说后,却认为他德行好,说:“真孝顺啊!为了母亲的缘故,忘了自己会砍掉双腿。”另一天,他和卫君在果园游览,吃桃子觉得甜,没有吃完,就把剩下的半个给卫君吃。卫君说:“多么爱我啊!不顾自己口味来给我吃。”

等到弥子瑕色衰爱弛时,得罪了卫君,卫君说:“这人本来就曾假托君命私自驾驭我的车子,又曾经把吃剩的桃子给我吃。”

所以彌子瑕的行為,雖然與起初的行為沒有改變,然而先前被讚美,後來卻獲罪,其中的原因是衛王的愛憎變化了呀。因此,受到國君寵愛的,那麼他的智謀合乎國君的心意就更加親密、更受寵愛;受到國君憎惡的,他的智謀不合乎國君的心意,就會獲罪並被疏遠。所以勸諫遊說談論國事的人,不可以不考察人主的愛憎然後再去遊說。

這個故事是韓非子用以證明色衰爱弛的理論,而就利用這個故事作爲我理論的參考。

最近捲入一段感情糾紛,女方認爲真相會改變故事的結局,可是從我這個旁人的角度去看,真相並不如女生想象那般重要。由於我跟雙方都有溝通,所以我知道故事的兩個版本,因此同時間就出現了兩個真相。雖然我聽了雙方的故事,但是我依然覺得,所謂的真相只有當事人知道。我這些外人,只能透過表面證據去想象真相。

很久以前有一部電影-A1頭條,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如果錯過了,不妨看看這篇文章-A1頭條。如果想看這部電影,請點擊這個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07ilCikhnbQ

我覺得故事裏的總編輯(梁家輝飾演)在最後說的一句話很適合今天這個話題:“我們現在的新聞,衹是目前我們所知道真相裡的一部份”。

所謂的真相就是我們依據個人過去的經驗,對人、事、物的瞭解和感情,所做出的判斷。

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當我對一位朋友說,我經常跟女生吃晚餐,她就認爲,晚餐過後就一定有後續的節目。我有當場解釋,可是我知道這位朋友並沒有相信我。在那一刻,對她而言真相就是每一個我約會的女生,晚餐過後我們並沒有各自回家。雖然我也希望真相真的跟她想象的一樣,可惜她認同的真相卻從未發生過在我身上。那一刻,她是依據她個人的經驗,還有對我的認識(她一直認爲我很花心),就斷定我是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