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2

一寸光陰一寸金

爸媽的年代都不跟我們一樣,想法當然不一樣。他們都老了,尤其身體有病痛時,我們很難明白他們的感受的,因為我們都還沒有老。你都說了,你忙著賺錢,忙著到處見朋友,你有試過好好的跟他們談天嗎?就像跟朋友談天那樣跟他們談天。為什麼我們都對朋友比較客氣呢?我覺得老人家都不會太奢望什麼了,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快樂。你試試看每天回家後,問問他們:爸媽,今天你好嗎?家裡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啊?讓他們覺得你是關心他們的,他們一定會很開心。他們老了後有時會變成小孩子那樣的。 這是一位朋友在看了這篇文章所寫的留言。



你有試過好好的跟他們談天嗎? 怎麼跟他們聊呢?聊些甚麼呢?外面的世界變了很多,但是他們還活在自己的世界裏。當兩個人的思想走在兩個極端,我想能夠聊的話題,已經不多了。

那天看報紙,有報導說現在的小孩寧願要ipad也不要壓歲錢,也有父母因爲紅包錢的數目少而感到丟臉,決定在來年要封更大封的紅包。

現在這個世界就是那麼現實的,即使是小孩也變得很勢利。我也不想這個世界變成這樣,但是我阻止不了這個世界改變。

煩惱是自找的,開心也要自找。但是如果說父母年紀大了,開心要我們找給他們,不好意思,我不吃這一套。因爲我見過很多年長的老人都能找到自己人生第二個高峰,或者第二個春天。如果這些老人能,爲何我的父母不能?我不是神,我不能確保明天早上我一定能夠睜大眼睛從牀上起來。如果我起不了牀,他們該怎麼辦呢?

靠山山倒,靠樹樹倒,凡事靠自己最好。


為什麼我們都對朋友比較客氣呢? 這個妳就搞不清楚狀況了,現在的我是連朋友都不客氣了。知道一些朋友的想法跟自己不一樣,我都儘量避免見面閒聊。我忙着到處見朋友,都是那些願意跟我吃晚餐的朋友,也是關係比較親密的朋友,來來去去都是那幾位。

我已經有失去這些朋友的覺悟,因爲只要他們有了自己的家庭,能夠再分給朋友的時間就變得有限。我不怪他們,我只是接受了這樣的一個事實。

 ※
一寸光陰一寸金 時間過去了就是過去了,是追不回來的。你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必須謹慎,因爲它們都如黃金般珍貴。無論回報是甚麼,你都必須接受,千萬別後悔。

雖然我們不能預知結果,但是只要是我們願意投資的一分一秒,結果是如何就不再重要了。所以重點就是投資的對象,而投資的對象可以是人、事、物。

說到投資這個字眼,大家千萬別誤會,我指的回報不一定很錢財有關。所謂的回報可以是一頓很開心的晚餐,可以是一趟很值…

朋友對你來說是甚麼?

你的朋友會不會影響你的心情?

當他跟你分享他的喜悅,你會不會也高興得睡不着?

當他告訴你他的悲傷,你會不會躲在牀被裏哭泣?



當網際網絡還不流行的時候,我們交朋友的圈子不大,除非生活圈子很廣的人。否則一般人的生活圈子就是親戚,同學和同事,認識的朋友都離這幾個圈子不遠。

所以我認識的朋友也不多,認識新朋友的速度也不快。朋友不多,慢慢培養感情的機會就大了,而培養出來的友情就穩固多了。

後來我闖入了博客這個圈子,一下子認識了不少人。我這種人有一個很要命的缺點,就是每一個認識的人都當朋友。於是見到朋友有高興的;有擔憂的,當然義不容辭挺身而出。我把對方當成朋友,但不表示對方會把我當成朋友,吃閉門羹的機會幾乎是百分百的。

這個不是對方的錯,是我自身的缺點導致的。過去的種種挫折讓我從此不太想交新朋友。



最近一位朋友跟她的狗狗失散了(原因不詳),看到她在部落格寫她的傷心,我真的很想上前慰問。但是我不敢,因爲我害怕會說出了(或者做了)不應該說的話,令她更傷心。我更害怕的是吃閉門羹,雖然我是把她當親妹妹看待,但是對方是怎麼看待我又是另外一回事。

見到她那麼傷心,我的心也在滴血。我很生氣自己的無能,也對這種無能爲力的狀況感到很無奈。

她在她的部落格寫到不惜代價也希望狗狗回到她的身邊,如果我有任何事物可以換取狗狗的歸來,我願意。



---

你怎麼看待一個人行動背後的動機,你就是那種人。

你怎麼看待一個人行動背後的動機,你就是那種人。
有看過「賭博啓示錄」這部電影的朋友應該對這樣的說法不陌生。

我相當認同這樣的說法。

我會認爲一個人對我好,是想從我這裏得到益處,只因爲我就是那種想從某人身上得到好處,才會對某個人好。 我們是那種人就會以那種人的想法來理解他人行動背後的動機。



今天我會忽然寫這個話題,因爲有一位朋友知道我送一位女孩一份聖誕禮物,她開始懷疑我對這位女孩不懷好意。

我情人節送了一份禮物給妳,我有其他的後續動作嗎?我到現在不還是保持朋友的距離嗎?我有試過踏過界嗎?

當我提起我跟不少女生一起吃晚餐,她甚至聯想到晚餐過後還有後續的節目。我不敢說我是君子,但是晚餐過後,要嘛就我送她回家,要嘛就各自回家,絕對不會有越軌的行爲。不是我不想更進一步,但是我更珍惜現在的朋友關係。當兩人超越了朋友的關係,在情人的路口分開以後,就很難回到當初朋友的起始點。最起碼保持朋友的關係,即使是反目成仇,如果我還活着,就有和好的可能。但是兩人曾經那麼相愛,最後不得不分開,怎麼能夠忍受對方最親的人不再是自己呢?

而且我已經有家室了,如果我把這些女生扯進了這樣的三角關係,就真的傷害了她們,而且我也不願辜負她們對我的信任。

維持朋友關係有一個好處,就是無論我對她們多好,我的出發點都是來自於對朋友的關心與關懷,出師有名。既可以關心她們,又可以避免無謂的猜測,可謂是兩全其美的好方法。

我知道妳身邊不乏這種男人,我也不敢評論這些行爲和想法,但是我真的希望妳能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能夠剋制吃魚慾望的貓。不是因爲貓不愛魚,而是貓非常愛魚,以致希望能夠天天都能欣賞魚,而不是吞下肚子裏,從此不再見。



---

大家的新年過得如何?

轉眼間新年又過去了。

這個新年我覺得非常有意義,其意義不在於我如何渡過,而是在這十五天裏,從我跟女兒相處的過程中,學習了一些道理。



以前我很喜歡跟朋友說我心目中的道理,希望他們能夠接受我心中的想法,減少犯錯的機會。

我現在知道我錯了,因爲正真的朋友不只是防止朋友碰上麻煩,而是當朋友碰上了麻煩,毫不猶豫跟朋友面對。

舉個例子:如果朋友在找工前找我提供意見,我肯定樂意說出我的想法。但是如果朋友是決定一意孤行的話,日後如果他對自己的工作不滿意,我應該在旁傾聽他的感受,而不是冷嘲熱諷。

很多時候朋友的不開心來自錢財問題,雖然我現在最沒辦法應付的問題就是錢財問題,但是我應該在與他們見面的時候,讓他們好好發泄自己的心情,陪同他們一齊渡過難關。

我有不少感情關係觸礁的朋友,面對她們我是無能爲力的,我只能做對方的傾述對象,借對方一雙耳朵和時間,讓時間把這些問題沖淡,或者讓她們有時間再找過一位更適合的對象。



以前我會有一種想要朋友一定要接受我的意見,其實那是一種佔有慾,希望強行把想法灌輸給一個人,然後遙控對方。現在我自己看起來,這種行爲真的很要不得。

幸好有一個人讓我不斷反思自己的行爲,也讓我不斷思考與她相處的方式,從而改善自己的行爲與思想。我知道一時間我會很難改過來,但是一旦我接受某個想法,這個想法會漸漸發芽,最後會完全支配着我,直到另外一個想法取代這個想法爲止。



---

我是否適合開自己的公司?

我是否適合開自己的公司?或者這樣問:我是否適合做生意?

我問了自己這個問題很多次,也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最近我的生意夥伴找到一位有潛質的顧客,這位顧客需要一個網站銷售他們的服務。

我對我的生意夥伴說:

首先,妳知道有多少人是透過Google尋找顧客提供的服務?如果是人數不多,爲何要花費在SEO上呢?即使讓顧客的網頁列在搜索結果第一行,效果也不大。

再來,如果連顧客也不清楚自己的關鍵詞是甚麼,我們這些行外人怎麼會知道甚麼是適合的關鍵詞呢?訪客可能會透過一些我們不知道的專業名詞來搜索網頁。

除此以外,有時候直接購買關鍵詞比SEO來得划算。直接列在搜索結果上面,或者旁邊,有訪客點擊才付費。

不如這樣好了,先把SEO放一旁,我們先爲顧客建立網頁,畢竟網頁對任何一間公司來說都是必需品,分別只在於需要投資多少資源而已。

妳可以先把我們的產品賣給顧客,然後再看效果如何,或者先把事情解釋清楚,這樣可能會失去這位顧客,因爲顧客可能會發現建設網頁的效果可能不如預期中,但是最少我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不希望交易完成以後,顧客卻說我們的服務不行。



我想沒有多少商家會這樣做,大部分商家都是儘力說服顧客購買自己的商品,有誰會把送到嘴邊的肉吐出來呢?

不過最後我還是讓我的生意夥伴自行決定,畢竟生意是她找回來,我也不希望她前功盡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