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3

尊嚴與自尊

今天看到報紙有一篇文章,標題是這樣寫的:東尼,請讓人人有尊嚴地飛。

看完這篇文章,我腦海裏出現了兩個詞:尊嚴和自尊。

孟子曰:「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

(孟子說:「大凡一個人,必定是自己先有輕慢自己的行為,然後別人才會來侮辱;一個家必定是自己先不珍惜、自己先破壞,而後別人才會來破壞;一個國家必定是內部互相爭鬥攻打,其他國家才會乘機來攻打。《書經‧太甲篇》說:『上天降下的災禍,還可以逃避;自己造成的災禍,那就不能活命了。』說的就是這種情形。」)

從孟子的名言,我們衍生出另外一句話:人必先自尊,而后人尊之。人的尊嚴是要自己維護的,如果你認爲其他人令你的尊嚴受損,你應該挺身而出。

我真的很想知道作者過後是否還有光顧這間廉價航空公司,如果他繼續光顧這間廉價航空公司,就表示他連自己的尊嚴都不要了。因爲他既然決定這間航空公司讓人沒有尊嚴的飛,爲何還要乘他們的飛機呢?

作為一個生意人,從我的角度去看,我覺得爲了降低成本和服務那麼多顧客,這間航空公司利用這種方式服務顧客是無可厚非的。

這間廉價航空公司爲何會那麼囂張?這都是消費者造成的。這是一個自由市場,如果你不滿意這間航空公司,可以不要光顧他們。如果所有顧客都認爲這間航空公司不行,停止光顧他們,他們就會開始改變。不要奢望商家會主動改進自己的服務,如果他的生意好到不得了。

這個跟投票的道理是一樣的。你用手中的一票,告訴一個政黨,你是支持它,或者不同意它。而鈔票就如同選票,在你的手裏,你光顧這間店,等同你認同它的經營方式。你光顧它的競爭對手,就是要讓它知道你不滿意它的產品。



---

妳的眼神

Image
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當一首歌曲響起的時候,它會撥動你的心弦,甚至令你落淚。通常這種歌曲背後多有一段故事,一段回憶,所以當它響起的時候,所有感覺一擁而上心頭。

那天我可以說是逃離辦公室,因為我聽了這首歌曲以後,淚水完全不受控制,越是想用手帕把在眶打滾的淚水抹去,淚水越是不聽話。

我趕快收拾一切,快步進入自己的車子。雖然音樂已經聽了,但是傷感就是不斷,於是我就這樣哭著駕車回家。

我記得BRUCE BANNER在AVENGERS裡說過:我一直都在生氣的狀態。我借他的這句話一用:我一直都在悲傷的狀況。沒有想林志炫唱得像一支箭,在悲傷的大壩上,製造了一個缺口,讓淚水缺提。

近年來,心裡壓力很大,感情的,事業的,經濟的都有。為了不讓自己跟著自己的情緒沉淪,我在學習利用正面的心態消化這些負面情緒。但是我才剛開始學習,並沒有完全能夠把這些壓力與情緒好好釋放,反而是變成了在築水壩,只是把所有淚水儲存起來。一遇到這種歌曲,很容易就失守。

我只能說林志炫唱的實在太好了,這樣一首對我而言完全沒有回憶,沒有故事的歌曲,他居然能夠唱到我的心坎裡。

我是歌手 20130308期 林志炫《你的眼神》 第八期


--

想妳。

那天在網絡看到以下的文章,覺得裏頭有很多自己的心情,於是借來一用。



除了有一點想妳,現在我過得很好

少了妳,我以影像和文章證明現今自己仍實在地活著。

也不是說想怎麼樣特別印證自己存在的價值,只是想踏實地走下去近來~

有一個...我或許能夠寄託心意的人,大概吧。

……

少了妳,我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與生存的力量。現在有一個可以讓我寄託對妳心意的人, 我想我會踏實的一步接一步走下去。生存的力量在累積中,存在的價值在增值中。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太喜歡你,所以想念便如影隨形,於是我想用我密密的思念造一座橋,從我這裡,到你那裡。我承認喜歡一個人是件多勇敢的事,要把一個人的影子從心裡拔除,需要多大的勇氣。我很勇敢,卻總是沒有勇氣 ..所以,我只能喜歡你卻沒辦法遺忘你,只要你快樂,這樣就好。

……

只要妳快樂,那樣就好。愛妳就是希望給妳幸福與快樂,既然我無法成爲那個能夠給妳幸福與快樂的人,我會祝福妳,只要妳快樂,那就足夠了。



失去妳,我什麼都沒有

想妳想到最痛的時候,我常常飄蕩游離於虛擬的網路裡,漫無邊際地一遍一遍聽著懷舊傷感,淒美哀怨的情歌曲。念妳念到最深的時候,我常常沉溺於深沉的文字中,沒頭沒腦地看些催人淚下,演繹著生離死別的傷情故事。

明知道今生不能再擁有妳,今生再也難以見到妳,就連在夢裡看見的也只是妳的模糊背影。可是,為什麼我怎麼也不能忘記?無論如何都不能把妳從我的心裡抹去?儘管無數次地試過,卻總是徒勞的。還老是想知道曾經的妳是否還會偶爾將我回憶,曾經牽過又放了的手是否還有些許的溫情。多少次為妳傷心,可妳永遠也看不到我流過的淚;多少次為妳癡癡的等候,可妳永遠都不會知道我的疲憊;可是我們永遠都不能不期而會。

記憶中與妳相識以來的點點滴滴片斷,總是自然而然地在腦海裡一幕幕地不停上演,只是故事中的主角卻模糊著難以看見真實的容顏。我知道哪怕是時光倒流生死可以輪回,妳我之間不可能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我痛的是今生不是不能與妳相會,不是不能與妳同醉,而是無論我怎麼癡情妳都不知道我的傷悲,無論我多麼地想妳,妳都不會有心靈感應。此生,如果能讓妳看見我的文字,只是證明了當初相伴一生的誓言我從來都沒有遺忘哪怕是在夢裡。即使妳忘掉了一切的曾經,就算妳笑我傻得不值,就算傷心只是徒勞白費,我都不會有絲毫的悔意,因為生命中本身就沒有完美。

一切的浪漫終究要虛化成影,…

女人沒魅力才覺得男人花心,男人沒實力才覺得女人現實。

Image
港式戀人之《我愛的不是你對我的愛》

夜幕低垂,多數人尋夢去,在諾士佛臺的酒吧內,有幾位女士在「Girltalk」。

        「一聽到佢揸車,都有啲希望嘅。」Christina拿着啤酒,吐一口煙,以及最近的艷遇。

        Ella急不及待:「有架車都唔錯,起碼出街唔使等車。」

        Christina暗暗一歎:「可惜個架係陳年寶馬,真係唔想上囉。」

        坐於角落的阿欣忍不住問:「咁你同個男仔點呀?」

        Christina笑說:「咁我有家教嘅,食完餐飯之後就冇下次囉,宣佈死亡。」

        Ella吐一吐舌頭,演繹何為宣佈死亡,之後說:「追我個嗰揸瑪莎拉蒂,不過個人真係好悶,講嘢好似教書咁。」

        Christina插嘴:「呢啲安眠藥好啱阿欣喎。」

        阿欣阻止她:「咪亂講呀!」

        Ella掩嘴而笑:「人哋同阿威拍咗四年拖啦,貞節牌坊呀。」

        嘻笑過後,Christina嚴肅起來對阿欣說:「講開先講,阿威26歲都係月入一萬,你屋企又等你養,你要為自己諗吓。」

        阿欣輕輕點頭:「嗯……我男朋友嚟接我啦,先走。」

        酒吧外,阿威剛放工,一身疲憊,想起女友流連在外,有點不放心,買了阿欣最愛的甜品,帶備了禦寒的披肩,呆呆等候。

        阿欣牽着他的手:「你要返早,不用送我回家啦。」

        阿威撐大雙眼:「我不累呀!哈哈。」

        兩人走到大馬路,聽到一下響按聲。

        回頭一看是輛瑪莎拉蒂,車內正是Ella與男伴。

        「阿欣,使唔使送你一程?」Ella從車窗伸出半個身軀。

        阿欣微微一笑:「不用了,我們乘小巴。」

        不消一秒,車絕塵而去,阿欣放開了本身牽着的手。

        幾天後,公司一位高層請阿欣吃晚餐,她答應了。

        這輛ASTONMARTIN之內,她明白10分鐘可穿梭港九新界,不用等小巴。

        一餐生蠔,她明白紅豆沙的不足之處。

        一條項鏈禮物,她明白禦寒披肩會過眼雲煙。

        之後每星期,阿欣與這高層約會。

        這一晚,阿威拖着累透的身體送阿欣到小巴站,星空下,她說:「阿威…我唔想再搭小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