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1

“現代版”香蕉蛋糕食譜

Image
我想現在大部分的食譜都不再用CUP,SPOON等等作爲量度的單位,多以Gram爲單位。其實這兩種量度的單位是有分別的。A牌子的一杯的麵粉重量不等於一杯B牌子麵粉的重量,因爲兩個牌子麵粉的成分很可能不一樣。同樣的,100Gram兩個牌子的麵粉,它們的體積很可能會因此而不一樣。這個香蕉蛋糕的食譜,我認爲體積相當重要,反而不是材料,所以我一直都堅持使用量杯和量匙。

從我第一次發佈這個香蕉蛋糕的食譜,我就一直在沿用我母親的食譜,以CUP和SPOON爲量度單位,直到有一天有一位朋友留言說她家裏沒有這些器具。於是在接下來的週末,我就以量匙和量杯,得出以下以Gram爲單位的食譜。(這是好幾個星期以前的事情,現在才有心情post上來。)

廢話少說,我們來看看“現代版”的香蕉蛋糕食譜是甚麼樣的,這個食譜除了是以gram單位以外,還加入了我個人的心得。



香蕉蛋糕食譜:

125g 有鹽的牛油或者白蘭他(半杯,或者半塊一般的牛油)


180g 糖(四分之三杯,這個分量可以自行)

兩粒 蛋 (如果你使用的蛋體積比較小,可以用上三粒)

185g 攪爛的香蕉(四分之三杯,老實說從第一次成功弄到這個香蕉蛋糕開始,我加入的香蕉就沒有依據食譜的分量,是依我個人的喜好,還有手上有的香蕉分量。)

205g 麵粉(一又四分之一杯)

1g 蘇打粉(四分之三茶匙,是很少的分量)


先以160到170的溫度,烤十分鐘。然後再以150的溫度,烤35-40分鐘。



小小心得:

我比較喜歡使用長方形的蛋糕模,弄出來的蛋糕比較容易切。爲了方便把蛋糕從模中分離出來,我們通常會在蛋糕模的底部塗上牛油。我發現如果我們在底部周圍塗上厚厚的一層牛油,弄出來的香蕉蛋糕,它的底部就有有一層比較堅硬的“殼”,咬起來相當不錯,大家不妨試一試。


雖然四分之三杯的香蕉不是很多,但是也別太貪心,否則香蕉多過麵糊的時候,你的蛋糕就不行了。

這是我加入香蕉的分量。




好啦,有興趣的朋友,不妨趁這個週末試一試吧~

最後,我要跟我的朋友說一聲:對不起,不能親自送上這個香蕉蛋糕,還需要妳們老遠的駕車來我家。看到妳的勞累的樣子,我真的很後悔要妳來我家拿這個蛋糕。



---

給妳們

Image
這個給妳們



這個給我自己




---

大手筆、有心機就應該嫁嗎?

那天在一位部落格看到這樣的求婚方式-昂貴的求婚

大手筆、有心機就應該嫁嗎?

其實我不知道答案,看到筆者寫:那麼大“手筆”,又有心機,應該OK吧。讓我想起一位年輕小女孩對我說的一番話:令我嫁一個人,不是因爲這個人能不能給我幸福,而是這個人能不能令我有想嫁的念頭。

我想關鍵就在“令我有想嫁的念頭”這幾個字裏頭,對每一個女孩而言,如何令她有想嫁念頭的方式都不一樣。

所以只要用對方法,即使不用一分錢都能求婚成功。

不知道現在的人是不是閒錢多了,求婚方式往往是一個比一個砸更多的錢。富二代當然沒有關係,但是一些平凡的小市民需要拿未來賭博嗎?

當然啦,很多女生都會說:人生只有一次婚禮,多多錢都沒有關係。

我會說:別傻啦,人生哪一樣東西不是一生人只有一次?即使妳剛吃完的午餐都是一生人一次的,妳還能再在吃一次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中午的午餐嗎?所謂的一生人一次,還不是商家們騙錢的伎倆。

別以爲一生人一次的事情就可以爲所欲爲而不管後果,因爲人生過程本身就只有那麼一次,別做令自己後悔的傻事。



---

更新?

近來除了自己少了更新部落格,也發現其他很多博客也少了更新他們的部落格,不知道是不是心靈有了寄託,所以就不太需要寄情於部落格。



首先要向日本人行一個五體投地的大禮。經過了那麼一場浩劫,他們居然還能那麼彬彬有禮,是我想不到的。老實說,這樣的一場浩劫真的令我對日本人刮目相看,今後我會開始尊重他們。



近來幾個週末都在看屋子,上個星期終於塵埃落定,現在在搞房貸。我老婆說我:結婚都不見你那麼緊張,反而買一間屋子而已,居然那麼擔心。之前買的那輛車子已經捆綁了我七年,現在一想到會被房貸捆綁另外一個三十年,還能不怕、不擔心嗎?



現在才知道關丹將會新建一座稀土提煉廠。澳洲的公司把稀土大老遠搬來我們的地方提煉,我想不是單單爲了人工便宜,土地大片那麼簡單吧?我覺得好可惜,我相當喜歡關丹那裏的Swiss Garden Resort,現在不用想去了。



我國政府爲了換取短期的過路費折扣,居然答應在未來五年賠償九千萬!立刻告訴我,九千萬有多少個零?我想很多人都數不出來。沒錯,九千萬真的不是一個小數目。我不知道我的算術算不算好,但是從我的角度去看,肯定是有人爲了中飽私囊而做出的決定。很簡單的道理,如果是真的爲了減少人民的負擔,不如直接扣稅,然後讓這九千萬補上去不是更實際嗎?而且那些人既然願意付過路費,幾角錢對他們來說算甚麼?



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更新?還是發牢騷。無論如何,謝謝大家的時間。



---

眼鏡

Image
新年前收拾屋子,除了丟了一些舊書,還從一個儲存盒找到這些。很想把它們留下來,但是既然是過去的,就讓它們過去吧。不過丟進垃圾桶前,還是拍一些照片作爲留念之用。


從這個眼鏡盒,可以看出它歷史悠久,盒子表面已經開始發黃。 哇!真的很土的款式。 不過,對一位學生來說,經濟實用就好。那時候的環境,不比現在來的寬裕。 其實長方形的盒子,比較容易收藏。 裏頭有兩張卡片,一張是一九八七年。 一張是一九八八年。 看來阿馮真的很粗魯。 眼鏡都能爛成這樣。 阿馮真的戴着這樣一坨東西的眼鏡上學。 另外一個長方形的眼鏡盒。 這個是一九九一年的。 也是很土的眼鏡框。 由於經常戴着眼鏡運動,所以眼鏡經常有損傷。 這個眼睛盒比較新潮。 一九九三年。 開始有一點不一樣。 同樣是輝明眼鏡有限公司。那是因爲這間眼鏡公司很靠近阿馮的家。 終於看到金屬邊框。 九三年,應該是初中三了。 奇怪造型的眼鏡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