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20

在這個不值得稱為“國家”的國家裡,當一個公民還有多大意義?

Image
達祖丁說:

如果聖雄甘地仍在世,他將呼籲舉辦公民運動以拒絕邪惡和無用的國會議員,即使其符合憲法文字、人數和條款。憲法不僅是文字和條款,而是一種誠實、尊嚴和高尚的精神,我們國會裡的很多議員甚至都不符合其詮釋。甘地可能會呼籲停止一切經濟活動,直到凌駕在政治之上的國家守護者確保我們人民得到我們投選的政府為止。否則,我們的選票,投票程序和公民尊嚴會變得比藍色身分證的塑料卡還來得廉價。毫無價值,完全是“垃圾”。不,如今, 即使垃圾也可以被回收和當成燃料。我們的身分證是我們身為這個國家公民正直、希望和尊嚴的象徵,但很快會變得毫無價值。最後,如果我們允許“邪惡聯盟”組織政府,那麼我認為,在這個不值得稱為“國家”的國家裡, 當一個公民還有多大意義?



我們國家有聖雄嗎?

不要叫我去當聖雄,我沒有這個資格也沒有這種影響力。臉書的👍都不超過十,憑甚麼?

因為受到大外宣的影響,大部分的人都以自己的飯碗為重,還有誰知道作為公民的義務和權利?

政客不知道如何當代意士,一腦子都是中飽私囊的點子。
政府不知道如何為人民服務,只為政客服務。
人民不知道站起來,也沒有打算要站起來,只願意跪著當奴才。
這是一個國家?還是一個奴隸營?



不要跟我說你也有打算要站起來,如果過去的一年裡,你沒有任何行動增值自己,那你根本沒有資格說你想要站起來。

這個能夠挺直胸膛的人,一定是一個經濟獨立的人。如果不斷需要政府施捨(扣稅、派錢),憑甚麼指正政府?



不是我要那麼悲觀的。

身邊的人,無論年輕的、年長的都是抱著這種有錢就是一切的心態。見微知著,不難想像這個國家大部分人是甚麼樣的人。

良禽擇木而棲。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既然這個國家沒希望,就要找一個更好的國家安身立業。




---

你把你的口罩捐到中國了嗎?

Image
※ 南韓總統文在寅先前決定捐給中國200萬副口罩,口罩廠卻爆料中方拒絕供應口罩原料。

結果疫情在韓國爆發,韓國大邱排出震撼的人龍。


※ 意大利華裔女孩捐贈口罩給中國。


結果疫情在意大利大爆發,成為重災區之一。還成為了歐洲版的武漢,把病毒擴散到周邊的國家。


※ 日本首相因為經濟考量,而遲遲未對武漢肺炎的疫情實施任何防範措施。


結果武漢肺炎在日本爆發(已經接近千人確診),東京奧運會岌岌可危。


※ 地方政府聲稱最少有50起死亡案例,而伊朗中央政府堅稱全國僅有95確診個案。



結果他們的衛生部副部長在發布會第二天就確診感染了武漢肺炎。在發布會上的所有人,都有危險。



※ 美國也開始緊張起來,白宮發言人接受採訪的時候表明需要一些資金以確保我們保護所有國民。


美國給中國運送物資。




結果中國拒絕3M出口口罩給美國。


※ 看到這裡,不知道大家有甚麼感想。

新加坡的疫情也不算輕,而柔佛每一天那麼多人進出,還能夠控制住疫情。不知道是新加坡的防控做得好,還是我們幸運?

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能有僥倖的心態,一些基本物資的儲備是必需。之前看到大馬很多舔共人士和組織,為了表示忠誠,紛紛捐錢、捐物資給中國,我真的很生氣。

捐錢、捐物資,沒問題,但是為甚麼是中國呢?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咧,我們呢?排第幾名啊?他們還需要我們的捐助嗎?他們的官煤說,廣東一個省而已,2019年的GDP已經超越瑞士、荷蘭、澳大利亞等國,全球排名12,還說江蘇和山東也會跟上來。換句話說他們已經富可敵三國,我們憑甚麼啊?



中國對非洲援助760億人民幣。中國累積對朝鮮8000億人民幣。上海更換5000個路牌,花費兩億。中國宣布無償援助文萊40億美金,相當於每一個人分得一萬美金。

你真的覺得他們需要我們的援助?或者說他們援助我們會好一點?


如果這些舔共人士和組織真的是為了馬來西亞好,他們應該捐助的對象應該是本地的貧窮群體,又或者貧窮土著。最少能夠減輕他們對我們仇視,打臉那些說是華人霸占所有資源的政客。

話說回來,口罩就不用我提醒啦,因為要買也不容易買到。然而如果大家有去逛NSK就知道,菜源越來越少,菜的價格也越來越高。因為NSK很多青菜來自中國,而現在沒有甚麼飛機願意飛中國,所以便宜的蔬菜在蒸發中,大家自己看着辦吧。

最後我是衷心期望我們國家沒有虛報疫情,否則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

今天你能夠離開馬來西亞而你不離開,你就對不起你的孩子。

Image
有朋友問:你對中國指指點點,爲何從不提馬來西亞呢?這不就是針對中國嗎?
我很少談及馬來西亞的原因很簡單:不值一提。



自從希盟贏得大選以後,身邊的人以爲他們的生活從此就會好起來。甚至我還見過有人寫文章說在新加坡工作的馬勞,是時候回來大馬了。看到這種文章,我只能當笑話。

投票給希盟不是因爲覺得它有希望,我只是看不慣那只雞和他身邊豬隊友的一言一行。當你面前有一顆很爛、已經爛到不能再爛的蘋果,另外在一個你看不透的箱子裏也有一顆蘋果,但是你不知道這個蘋果的狀態。你會選那一顆蘋果?

經過幾年,還會不會投票給希盟?會,當然會。因爲跟那顆已經爛透的蘋果比較,現在這個蘋果還沒有爛透。而且改變真的需要時間。


至於政治的東西,我們除了坐在一旁剝花生以外,還能夠做甚麼呢?既然甚麼都不能做,還要談甚麼?與其浪費時間在這種狹隘的種族主義,不如看看世界的大格局,從中學習小智慧。

而自身的經濟能力就完全只能靠自己,不要想靠任何人。即使是你的枕邊人也不一定可靠,更不用想靠國家、政府。國家的腐敗和坑,多到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兼顧民生。

一年前,我說:能夠離開而你不離開,你就對不起你的孩子。今天我還是說同樣的一句話:今天你能夠離開馬來西亞而你不離開,你就對不起你的孩子。




---

武漢肺炎之我想之一

Image
「匪徒只是把你抓走,然後毒打一頓而已,都沒有強奸你。所以匪徒還不是壞人,都是警察造謠的。」
你能不能接受這樣的言論?如果不能,爲何你能夠接受:
「其實武漢肺炎致命率不高,只是傳染力強而已。都是因爲美國要黑中國,所以說到好像很厲害似的。」




疫情一爆發,北韓就立刻禁止任何外國人入境。

俄國全面禁止所有中國人和香港人入境,臺灣人除外。

美國只是禁止近14日內曾到訪過中國的外國人入境。換句話說:如果你是中國人,先去加拿大、英國逛個兩周,然後才進入美國,還是有可能性的。

沒有比較,沒有傷害。

中國所謂的好盟友北韓、俄國和美國,誰更抗拒中國人?




全球封關中國,是美國叫全球所有國家這麼做的嗎?這根本就是中國自作自受。

試想想,如果你家鄰居確診了武漢肺炎,然後他繼續讓孩子們到處跑,到處串門子。你會不會打開大門歡迎鄰居家的孩子?還是你會把大門關上,暫時減少來往,等疫情過去?在這種狀況下,你跟鄰居減少來往是因爲仇恨鄰居,還是爲了自保?

新加坡、日本就是最好的日子。沒有及早封關,結果確診病例終於爆發了。日本人還要求首相就此事而下臺。

如果中國能夠有效控制疫情,其他國家根本就不需要鎖國封關。





鎖國封關對美國來說是爲了自保,然而他們也是要付出代價。

例如:Nintendo Switch內有一些重要零件來自中國,現在沒有來自中國的供貨,Nintendo也說存貨只夠供應美國市場。這讓Nintendo賺少很多。

Nintendo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蘋果也是其中的受害者。還有全球的零售業和觀光業都會受到衝擊。

說到底,沒有人想把中國排除在自家的國門外,然而爲了抵抗這種傳播速度快的病毒,只好這樣做。




可能你還會問:「只是傳播速度快而已,致命率又不高,有甚麼好害怕的?」

馬來西亞確診的病例不多(不知道是不是還沒有找到其他確診個案?還是像中國那樣隱瞞疫情?),寥寥幾個病例,我們還可以用最高級別的防範措施,隔離他們,好好醫治。所以最後他們有人出院了,而我們就沒有那麼恐慌。

然而試想想,如果我們國家沒有封關。國人出外旅遊回來,或者讓外國人隨意進出,導致確診病例超出了我們國家醫藥體系可以負荷的話,那會是甚麼樣的場面?

中國和武漢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首先疫情爆發以後,武漢本身的醫院根本就裝不下那麼多病人,就算裝的下也沒有辦法好好隔離,最後就是造成交叉感染。

致命率即使不高,然而病人很可能會死於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