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3

你們真令人羨慕。

Image
很想知道你們是如何看待墮天使,而我經常在一旁羨慕你們的世界有墮天使的出現。

他堅持一個宗旨:如果我不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他人,那我憑甚麼希望會有其他人用同樣的態度對待自己?就算到最後我都沒有遇到那樣的人,最少我還可以堅持的說這個世界絕對有這種人,最少我見過一個。

我不敢說他付出從不希望得到回報,不過很多時候他想的到回報,就是對方的幸福。



幾年前,他在部落格收到這樣的留言。雖然說,當時候他是順手買下了這本書,不過買下了就不捨得出讓。於是他就在接下來的書展再買了一本「迪士尼經典收藏」,然後寄過去給這位在中國素未謀面的朋友。


他弄了很多食物(叉燒雞飯為朋友準備的午餐繼續炒飯拿破崙三文治 ,還有很多很多),親自送給身邊的朋友。他非常講究吃,所以經常送自己弄的食物給這朋友,那朋友。 

前陣子朋友的車子出狀況了,他知道對方沒有車子的不便,除了自己接送以外,甚至還把車子借了給對方。

那次他的前同事半夜要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點貨,他知道對方一個女生,而且是典型的路癡,於是他就自告奮勇當她的司機。他經常當這種司機。

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他不是天真而是傻的,如果換做是我肯定不會那麼浪費的。不過能夠有這樣的朋友,是一種幸福,我想……



---

進退兩難

Image
今天是星期五,我通常會變得比較感性。就好像傷口的瘡疤被揭開,變得很敏感,很容易被周遭的環境影響。加上今天是公共假期,所以人都有自己的去處,而我卻毫無目標一個人在街上逛,更顯得我的落寞。

我分享這首歌曲因爲我覺得它的歌詞寫得很貼切我的心情。



2007年12月1日,阿馮宣佈休田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12月8日我開始接手這片田,不久這部落格也改名:阿馮的心田。

對很多人來說,這個轉換意義不大。不過對我,阿馮和楊羽都意義非凡。

阿馮從此離開了這個傷心地,雖然他現況如何我不知道,但是阿馮最希望的就是離開這個讓他進退兩難的世界。他把自己的心掏了出來,交給對方,而對方卻從此消失在他的世界裏。他想取回自己的心往回走也不行,因爲已經找不到對方了,想往前走卻不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裏。



我撐着阿馮的皮囊到處招搖撞騙,那是因爲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認識的阿馮已經不存在了。跟阿馮深交的朋友也沒有多少個,所以無論我有甚麼改變,都不會有人會察覺到,除了阿馮身邊的那個人。

當初答應阿馮要用他的皮囊貢獻社會,要讓其他人幸福,我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他。結果卻發現我在這個皮囊裏,所能發揮的能力非常有限,基本上我只能用人類的力量去完成阿馮的使命。

除了要完成阿馮交代的任務,我還需要壓抑阿馮的心魔 - 憂鬱症。很多時候,楊羽爲了創作,經常會把它放出來。作爲一只墮天使,要戰勝心魔當然輕而易舉,但是要用人類的力量去抗衡心魔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往往就演變成,楊羽放了它出來,完成創作以後收拾不了它,只好把爛攤子交給我,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了。

這一刻我就最慘了,因爲在日常生活裏,我已經累積了不少的負能量,根本沒有多餘的力量再把心魔趕回去。所以我只好放棄抗衡,把身上的負能量釋放出來,跟心魔一起把內心世界徹底搗毀爲止。這時候,感覺就好像萬箭穿心,心很痛卻甚麼也不能做,希望自己能夠在痛楚中昏死過去,可惜心無論多痛都無法讓我失去知覺,只能清醒的感受每一股痛楚。我已經忘記是第幾次敗在心魔手上。

有時候會很後悔答應了阿馮的請求,可是無論前路多崎嶇,現在能做的只有往前走。

六年了,我依然只能對妳說:要忍住孤獨很簡單,要把妳忘記非常難。



而楊羽呢?作爲一位作家,他能夠繼續筆耕當然值得高興的事情,而且還是一片心田呢!這裏很多故事都是他寫的,所以我決定在接下來的日子,讓他自己發佈自己寫的文章。

楊羽也是面對着進退兩難的困境。當年他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