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7

經理

Image
今晚我站在酒吧裡酒保的位置,對著五位男人。雖然我不會弄雞尾酒,但是來這間酒吧的人,有多少人是為了好喝的雞尾酒?

雖然我早就知道他們的身份背景,但是為了打開話題,我問道:『看你們一身的打扮,不像底層員工,還有甚麼可以令你們那麼煩惱?』

體格健壯的辛丑說(牛):『我們不就是那班“外人羨慕死,自己做到死”的部門經理咯。』

樣貌精明的乙巳說(蛇):『很多人以為部門經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一臉忠誠的甲午說(馬):『其實我們是最底層的員工。』

和善的丙戌微笑說(狗):『對着部門隊員,我們要像照顧小孩那樣,軟硬兼施,嬉皮笑臉。萬一我們凶一點,他們丟信,我們跟着就得進老闆辦公室。』

八面玲瓏的壬申說(猴):『老闆說一,我們不敢說二。如果他賦予不可能的任務,那就是挑戰;如果任務失敗,那就是我們能力不足。』

我知道一旦打開話題,就沒有我的戲份,所以我幫他們換了一杯酒精成份比較多的雞尾酒,讓他們能夠聊得更開放。

『我們辛辛苦苦貢獻那麼多,老闆從沒有稱讚。只要我們犯一些錯,就冷水淋頭,很打擊士氣的嘛……』辛丑很不甘心,一口氣喝下我剛送上的雞尾酒,然後示意我要多一杯。

『那是你的JD一部分,你簽賣身契的時候,沒有看清楚的咩?我比你更慘,老闆叫我們提供最好的服務給顧客,誰知道顧客又要馬兒跑,又希望馬兒不吃草,於是老闆就叫我們去找不吃草的馬兒賣給顧客。』壬申敲一敲丙戌的酒杯,然後喝下自己的雞尾酒。

『最少你老闆沒有叫你未卜先知。我老闆希望我能夠從一封電郵,就能夠預見連顧客自己也未能預料的需求。這種老闆真令人沮喪,真希望大聲的告訴他們;我們如果能夠預知未來,我們就去炒股票啦!』丙戌嘆氣的喝下杯中物。

『我是資歷很淺的部門經理,我不否認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搞我的人。我花了很多氣力才把他們團結起來,發揮各自潛能往前沖。而我老闆卻經常直接打擊他們的雄心壯志,令我的努力付之流水。』乙巳喝完我給他的雞尾酒,點了另外一款雞尾酒。

『老闆不明白沒關係,畢竟他不是在前線作戰的人。可是連我自己的團隊都不明白我的苦衷,那才令人泄氣。我想用一些新人,讓他們有機會發揮,可惜等了很久都等不到他們發光發亮。無論我說甚麼,做甚麼,他們都無動於衷。』愚忠的甲午搖一搖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

我故意問:『你們那麼多怨言,為何還要呆在你們的公司?』

辛丑無奈的說:『為了生活咯。一家四口,手停口停。』

甲午認…

三坺爛泥之一

Image
『郡英,你看這是最新的高達,買了嗎?這裡寫這盒模型是今年必買的高達,因為它是有史以來萬代發行的高達之中,零件數量最多的一盒。而且這隻還是你最喜歡的飛翼高達。』熱心的同學興緻勃勃拿着最新的模型跟郡英分享。
『沒錢。』郡英一眼都沒有望向那本雜誌,只是望着自己手中的課本。

『怎麼會呢?現在才月頭,你父母應該才剛給你零用錢。』同學關心的問道。
『母親還沒有給零用錢。』郡英開始表現出對同學關心的不耐煩。

當同學打算追問的時候,有一位女同學走到郡英的面前,然後放下一本打開的時裝雜誌。她溫柔的向郡英說:『這是這季最新款的包包,你覺得襯不襯上一季你送我的那條裙子?』

原本一臉不耐煩的郡英,立刻換上了一張充滿笑容的臉。不知道他是不是向彭登懷學的。『這包包在妳手中,配上那條裙子,肯定讓妳在派對里美麗動人。』
女同學輕輕的問:『我一不小心就超支了我的零用錢,你能不能先幫我墊着?遲些有錢我才還你。這麼漂亮的包包,一定很多人搶着要買。如果錯過了,我肯定傷心死。』
聽到女同學有求於他,郡英眼睛亮了一亮。『好啊!沒問題。反正我的零用錢也用不完,遲些買了送過去給妳。』

得到滿意的答案,女同學送了郡英一道嫵媚的眼神就離開了。

在一旁看到一切的同學,必然感到忿忿不平,因為在不到一分鐘前他還說自己沒有領到零用錢,現在卻答應女同學買那麼名貴的包包。一手搶過那本雜誌,望一望包包的價格,就對郡英說:『這個包包的價格夠你買好多盒PG模型了,你寧願讓這些等着你抱回家的高達空等待,也要花錢買名牌給她?難道她會讓你抱?』

郡英使出他換臉的功夫,換了一張擁有驕傲眼神的臉。『你不知道那麼多就不要隨便亂講。』
為了擺脫同學的糾纏,他起身準備離開教室。

同學不甘自己被冷落,在郡英即將步出課室門口的一刻,大聲的說:『原來這些日子你拒絕了我們所有活動邀約,就是為了存錢當兵?自己不吃不用,不出門不網購,就為了供奉她。別傻啦,她裙下之臣那麼多,真的要讓你抱,你也要排上好幾天的隊。買盒美女模型,最少晚上放在床頭,它都可以陪你聊天。』

他不介意同學對他說難聽的話,但是侮辱他的女神就不行。於是他停下腳步,對同學說:『你知道甚麼是愛咩?愛不是交易,也不是投資,不需要收支平衡。我愛她,從沒有想過要得到甚麼回報。我知道她最希望成為舞會里,最耀眼、最令人羨慕的公主。如果她沒有禮服參加舞會,我會賣血賺錢,向全城手藝最好的裁縫,買下他最滿意的禮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