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7

五月二十五日

生育

今天電台有一個關於整容的話題公開給聽眾發言。

有一位男士就說:“女人生了幾個孩子過後想不變黃臉婆也難。”

其實,這是一個很錯誤的想法。女人生孩子過後,她的身體會進入自我調整的狀態。在這段時期裡,女人的身體為了讓女人有充足的準備以應付未來的挑戰,它會盡量吸收所有的營養。所以說女人生育後,猶如重生,一點也不過分。

在網上找到這樣一段文字:

“从心理角度说,女人生完孩子就会有特别大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很容易外露,变成一种母亲特有的光辉。而且,做了妈妈的人就会有种责任感,能让她们保持精力充沛,显得神采奕奕。而从生理角度来看,生育能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痛经等很多妇科疾病,还能调节内分泌,让女性由内而外都显得更年轻。”

所以千萬別以為生育過後一定會變壞,變好變壞,一念之差。有人說: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花點心機、花點時間,打扮一下,肯定不會難看。

貪污

大概是前天,公務員加薪。於是警長就說警員已經沒有藉口貪污了,被抓到貪污的一律嚴厲查辦。

到這一刻,我才明白一直以來警員有藉口貪污,所以一切貪污的行為都變的理所當然。

其實,我很不同意這種說法。原因是入息多寡根本不能作為貪污的藉口。最近,美國才發生多宗白領專業人士涉及的商業犯罪案。難道他們的薪水不高嗎?

我認為主要還是人類對禮義廉恥已經不在意了,甚至到達了一個笑貧,不笑娼的地步。加上年輕的一代,大部分已經失去努力賺錢的能力了。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欲望,讓自己陷入一個經濟拮据的狀況,然後就說薪水不夠用,然後堂而皇的經由不法的途徑賺錢。因此,不少人被快速致富的公司騙去大量的金錢。

工作

今天被老闆叫去談天。也不是被訓了,只是有進步的空間。

從會議室出來以後,剛好還有一位同事因為工作的關係而還沒回家。於是,我就走前去跟她聊天。

結果碰的一鼻子灰。

其實,我是想向她解釋我的行為,結果沒兩句,她就向我發脾氣,隨口一句“我不想聽”,就結束了我們的談話。

現在的人到底用什麼心態工作?工作都還沒有上軌道,就說壓力、要安定下來。

有更高的職位不要去爭取,因為不想承擔壓力。

好了,不升職能獲得大幅度的加薪嗎?
沒有大幅度的加薪,能夠應付通貨膨脹嗎?能夠應付需索無度的貪婪人心嗎?
不夠錢應付這種種問題能怎樣?在有機會的情況下,能不冒險犯錯嗎?
犯錯被抓,能夠怪誰?

年輕的一輩大部分吃不了苦,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於是肯吃苦頭的,很容易熬出頭,也很容易惹來其他不懂得思考的同輩眼紅。

世事有因果,因…

妹妹的手術相當成功

上個星期妹妹進行了一項先進技術先進的手術,取出脫落的軟骨。

這項手術被視為先進技術,原因是以前的病人進行這項手術過後,都需要休息一段很長的時間。但是現在以這種先進技術進行這項手術過後,病人很快就可以蹦蹦跳跳。

真的很高興這項手術那麼成功。今年九月的婚禮應該不成問題。



---

如果有人這樣回應你的邀約,你會有什麼感覺?

你約會一位朋友,然後他告訴你:“當我們一起去探望某某﹝另外一位朋友﹞的時候,就能見面了。”

你會有什麼感覺?

可能這位朋友實在太忙了,只好用一段有限的時間進行兩件事情。希望他別忙壞了自己。



---

投標心得

經過這次投標的經歷,我決定要把我所得結論紀錄起來,方便日後做為自己的參考。

一,跟供應商的關係要穩定和要廣,不然很需要特別價格的時候就很困難了。

二,跟主要生產商要有聯繫。這樣一來,如果需要對方幫忙做設計也沒問題。

三,一定要知道對方產品的價位,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四,盡量在投標以前就向顧客展示產品,這樣一來我們就能決定投標的規格。

五,告訴自己無論遇到任何問題都不是阻礙自己前進的理由,除了自己不想成功。



---

今天終於去見醫生了

挨了好一段日子的疼,今天終於見醫生了。

我的右下腹疼痛了好一段日子,如果沒有記錯大概有一年了。今天終於忍不住了,因為疼痛有一點加劇的跡象,拿了一天假去見醫生。

向醫生陳述一大段歷史,醫生做了一些簡單和基本的檢查,然後就對我說:“還不能確定病因,我們需要做一系列的檢查,驗血、照胃鏡、照大腸。”

當我同意以後,護士開始要我喝一些味道奇怪的加料清水。那些是清腸胃的藥水。喝了兩大罐後,效果開始顯現。我的肚子開始不舒服,有輕微的絞痛。於是我就去上廁所,這一趟可就不得了。肚子開始不斷狂瀉,即使沒有東西可以瀉,還是繼續瀉水。不知道瀉了多少次,護士終於認為我大腸的東西全瀉出來了,讓我開始照胃鏡和大腸。

醫生一來到就幫我注射麻醉藥,不一會兒我就昏迷了。

當我真正恢復知覺時,已經是躺在病床上了。

醫生一邊重播我胃和大腸裡頭的景象,一邊向我講解我的狀況。我的情況還好,除了在胃裡頭有一個很小、很小的洞和有一些刮傷的痕跡以外,沒有什麼嚴重的大問題。我的肚痛很可能是大腸急躁症,所以給了我一些藥,讓我好好休息。

經過這一次的檢查,我終於確定我的身體沒有我想像中的差,可以再次衝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