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6

〈不知道該如何命名〉

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命名,我真的覺得自己有一點因惱懊而失去理智‧

經過星期三跟老闆的那一席談話以後,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我還是清楚知道我應該做些什麼東西‧不再在同事面前公開談論高層的不是,我想我應該還是能做的到這一點‧

其實我開始有一點後悔爬上這個位置,我寧願留在以前崗位,至少我可以毫無忌憚公開談論高層的不是‧

在那席談話以後,我覺得我們倆的想法有很大的差異‧我更加覺得老闆把我放到這個位置上,他很擔心,可能還有一點後悔‧

他認為管理層裡的每一個人應該唱同一首歌‧

在這席談話中,他用了所謂的“三文治意見”的技巧,其實這只會拉闊我們倆之間的距離‧因為我性格是有話直說型的,拐彎抹角只會另我不耐煩而已‧

另外,他也提到一些不確實的指控‧

記不起何時了,我們公司曾經搞過一個“果園一日遊”‧他指控我到處說他很吝嗇,其實我的確有不滿,不過我不滿意的是,既然已經是榴槤季節尾了,與其勉強到果園去,不如進行其他活動,一樣可以達到同事們一聚的效果‧那次活動的效果的確很差,榴槤的品質很差,其他水果的量也不多,從整個行程的時間表,不難發覺其實是沒有經過仔細安排的‧吃完榴槤以後,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趕快趕回公司玩電腦遊戲,甚至有些同事也有同想‧所以可以看的出這次的活動對我來說是失敗的,也令我覺得他不善於計畫‧

另外最近的激勵營,他說我到處跟其他同事投訴上這個激勵營比上班還要幸苦‧其實我是有在激勵營裡開玩笑的說比上班還要幸苦,但那只是開玩笑而已‧在上完激勵營的那一天,我真的有一點依依不捨,因為就如我之前寫的那篇Blog,我在那個激勵營中學到了不少東西,如果時間允許我還想多呆幾天,又怎麼會投訴呢?再來除了在激勵營裡開了這個玩笑以外,我實在記不起我還有向谁提起這個玩笑‧

這席談話不但沒有令我倆重拾舊好,反而可能令我們越走越遠‧

我們倆的觀念有所不同,他認為公司又任何過錯或者缺點,要私下解決‧我認為有問題就要公開承認,然後儘快解決問題,然後就可以封住其他人的口‧所以我決定不會再在公司的Blog或者在其他人前說老闆或者公司的不是,但我絕對不會停止在我的Blog寫出我的意見和想法‧

其實在激勵營回來以後,我就不太對其他公司的空缺感到興趣,但現在不得不重新考慮了‧

可能是我還不夠穩重的關係,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

激勵營

〈這篇文章應該在很久以前就應該完成,可是就是被很多其他的事拖延了‧〉

上個星期的激勵營對我的影響絕對超出了我的預料之外‧

這個激勵營所帶給我的衝擊到現在都還不能平復‧

我不能說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東西,因為我根本沒有期待過會得到些什麼東西,不過我想經此一役,我好像成長了‧

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運用自己的腦袋了‧我的同事說得對,除了身體累以外,腦袋也很累,因為有一位同事在歸途中睡得很熟,另外一位同事就說:這兩天她的腦袋超時工作,現在是時候讓身體和腦袋休息了‧

可是我有一點不一樣,雖然身體很累,可是腦袋卻越工作越精神‧在這兩天的課程中,激起了我很多想法和念頭,所以腦袋越想越興奮‧

在我寫下去以前,我要在此衷心感謝我的兩位同事,因為她們不眠不休的工作,她們甚至熬夜熬出病來,這個激勵營才能成功舉行‧我敢說沒有她們的付出,就不會有今天的我‧

我 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很難的跟她很好的合作‧我們是相同星座,我們的性格相像,看到她就好像看到自己,我經常想如果有一個人跟我一樣,那這個人和我合作一定 天下無敵‧結果我真的找到這樣的一個人,可是跟她合作並沒有想像中順利,我想原因是我們都是完美主義的信徒‧這個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所以我們要求完美的 地方也不盡相同,結果她要求完美的地方我可能忽略了,我想做到十全十美地方她可能沒有想到,於是衝突發生了‧另外由於我們倆的性格相像,所以控制欲相當 強,一起合作就會發生各持己見,不肯妥協的現象‧不過我終於反省過來,我想在接下來的日子應該可以很好的和她相處‧

在歸途中,我領悟到為什麼我和老闆關係會落得如此緊張,如此糟糕‧原因是我把他當成了我的好朋友來看待,就好像我和威廉士一樣‧如果以一位下屬的身份去評定他,我想他應該是一位不過不失的老闆‧

另外,我想我開始學會如何從別人的角度來看事情‧

〈其實開始的時候還有其他東西想寫可是現在沒有心情寫了,因為其他的思緒打斷了我繼續寫下去的心情‧〉


--

難忘的一天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我想我只要還在這間公司工作,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在這一天以前,無論自己犯了任何錯誤,我都會拒絕在人前認錯‧

可是在這一天,我不單要面對自己所犯下的錯誤,還要在人前坦承的承認自己的過錯‧

感覺上,就跟當眾亲口大聲宣讀自己的罪狀一樣‧

其實我很傷心的原因不是因為我犯了過錯,而是犯了錯自己不知道,要等到有一天其他人告訴自己才恍然大悟‧就好像一個人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做的很對,等到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所做所為都是錯的,自責排山倒海迎面蓋過來,無處躲避,只好赤裸裸的任由自責淹沒‧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做的對,結果今天才發現自己做錯了,在高壓底下的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打擊,哭了一個晚上,不知道為何淚水就是不聽話,就是停不了‧

很累,自從爬到這個位子以後,壓力從四面八方泉湧而來,在我掌握中的問題也漸漸離我而去,突然間覺得好像所有東西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中,壓力好大,好想逃避‧工作那麼久,無論問題如何困難,我都不會有想逃的念頭,可是這一次我真的有一股一逃了之的衝動‧

我想我真的累了,不認老都不行‧


--

我女朋友的工作

看了我寫的文字的人都會有這個疑問:你的女朋友是幹什麼的?

為了避免重複的解釋她的工作,我決定寫一寫她的工作‧

首先我們需要了解一下,化妝品這個行業‧由於化妝品是一個國際化的行業,所以那些大的品牌都會在很多國家發售‧這些廠方有一個很怪的規定,那就是他們會為 每個國家送去一定數目的貨品,而這些貨品的數量並沒有依據該國家的市場而分配‧所以有些國家的貨品賣清光,有些國家的貨品買不完‧於是有些國家的代理因為 看到別的國家的貨品賣不完,而自己卻貨源不足,再加上匯率的不同,於是他們就想到去其他國家購貨,然後運回自己的國家去賣‧

當然廠方不希望這些代理這樣做,於是他們用了很多方法去阻止這些代理,其中一個很普遍的方法就是在產品包裝裡放入不同的說明書,這樣廠方就可以很容易的追查到貨品的來源‧

好了,說到這裡我想大家都應該對這個行業有一定的認識,而且應該不難想到我女朋友是幹什麼的‧

我的女朋友就是為這些代理工作的‧

她經常要工作就是因為趕在大日子前把貨品處理好然後送到外國去,而要處理這些貨品不容易‧需要把裡面的說明書拿出來,還要把盒子上的標籤除去,把標籤除去需要花費很多功夫‧由於時間很趕,所以她需要經常工作到深夜,甚至到第二天的早晨‧

希望經此解釋,可以解答各位看官心中的疑團‧

這就是我很自由的原因‧


--

那你有沒有缺點?

一位網友看了我的BLOG以後,問我:你寫了那麼多關於你的優點,那你有沒有缺點?

其實如果閱讀了我的BLOG然後仔細分析的話,不難發現以下缺點:

一,自大/自我

“老闆啊、老闆,這個聚會我已經自掏腰包準備了一筆經費,根本不需要向你乞討生日蛋糕,區區幾十大元的蛋糕對我來講,算的上什麼?”

其實不止這些,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那麼爛的華文還敢公諸於世,還到處找人閱讀‧在這個人的BLOG裡,寫到好像所有人都錯,只有他對‧寫東西從來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這樣的人還不算自大和自我?

二,固執/執著

“後來我告訴我同事我的發現,她問我如果在激勵營時能夠匿名提出控訴,我會嗎?想了一想,我的回答是“不會”‧我想我真的失望了‧”

其實這位同事已經多次好言相勸了,可是你可以看到的是這個人一點改過的意圖也沒有,所以這個人不是固執是甚麼?

“可是每次約你,你都說忙,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嗎?
開始感到累了,想撐也撐不下去‧”

女朋友多次相勸說:不如不要搞這些聚會,免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結果這個人不聽勸告,每次聚會都弄到自己的心傷痕累累‧女朋友看不過眼,結果從今以後都不准這個人以她的生日為名搞聚會,這個人不是執著是甚麼?

三,心靈的脆弱

“其實聽完她的故事以後,我的思緒根本沒有辦法平復,所以沒有辦法寫出一篇文章,只能一句一句的寫‧”

“其實我是一個很怕孤獨的人”

“可是每次約你,你都說忙,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嗎?
開始感到累了,想撐也撐不下去‧”

“最終我發覺我的問題了,我發現無論老闆現在說什麼、做什麼都好,我都認為不好、不認同‧每一句他說的話,我都覺得他別有居心‧
我沒想到這幾年來,在我心中所累積的怨氣,竟然會造成這種效果‧”

一看這些句子就知道這個人的心靈很脆弱,他人的一舉一動,都能為這個人的情緒帶來影響‧我想如果這個人敢寫更多,他一定會寫到有很多時候情緒低落,是因為別人的反應和舉動所引起的‧

其實我的缺點還不只如此,所以希望有看我的BLOG的人,不妨給我一點意見‧


--

你知道嗎?

每逢大日子我和我父母的手機就會很忙,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我的朋友都會傳送一些華文的祝福短訊過來,可是我的手機卻不支緩華語,於是我只好把短訊轉寄到我父母的手機,因為他們的手機能夠顯示華文‧

其實我這樣做主要的原因是怕他們知道我的手機不能夠顯示華文以後,他們不再傳短訊給我‧

我就是那麼傻的一個人,寧願自己麻煩,也不想朋友失望‧

看到這篇POST的朋友,千萬別放在心上,我也只是寫寫而已,沒有什麼意思的,你們可以繼續傳送華文短訊給我的‧

我只是有感而發‧


※以下這一段是閱讀了劉墉先生的“愛不厭詐”以後添加的‧

其實這是一種愛的表現,我沒有讓他們知道我的手機不能顯示華文,是因為我不想他們失望‧當他們滿懷心思的為我傳送短訊時,如果我告訴他們我看不到,我想他們一定很失望,因為我曾經也有過這樣的經歷‧

其實我是不應該在這裡寫出來的,可是我經常覺得沒有人明瞭我的用心,所以我才放肆的發洩一下,有閱讀到這篇文章的朋友,請原諒我的任性‧


--

悲哀

今天早上當我在駕著車上班途中,想起在這個星期六有一個公司的激勵營,我就感到擔心和緊張‧

我很怕這種東西﹝激勵營﹞,其實要跟同事進行這種活動還好,但是一想到要與老闆進行這種活動就感到尷尬‧

最終我發覺我的問題了,我發現無論老闆現在說什麼、做什麼都好,我都認為不好、不認同‧每一句他說的話,我都覺得他別有居心‧

我沒想到這幾年來,在我心中所累積的怨氣,竟然會造成這種效果‧

我知道這樣對他是不公平的,可是還能怎樣?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後來我告訴我同事我的發現,她問我如果在激勵營時能夠匿名提出控訴,我會嗎?想了一想,我的回答是“不會”‧我想我真的失望了‧

其實我一直希望我跟他的關係能夠有如劉備和諸葛亮,可是發展到現在,我覺得我們的關係有如水與油,沒有交集‧

感到可惜,也感到悲哀,畢竟我也沒有多少個五年的時間可以和另外一個老闆發展有如劉備和諸葛亮般的情誼了‧


--

二零零六年第一個POST

新的一年,新的嘗試‧
我參加了倒數慶典活動‧

其實我是不太喜歡這種活動啦,只是不想讓朋友失望而已‧
其背後的故事是這樣的:

最近在網上認識了不少網友,其中有一個名叫樂怡的網友住在馬口,另外一個名叫慧琪的網友家在吉打,來到吉隆坡唸書‧

她們倆最近都跟男朋友鬧翻了‧

樂怡很失落因為每年都有男朋友陪在身邊慶祝倒數,今年鬧翻了,很怕一個人孤獨度過這一天,而我強烈感覺到她很想有一個人陪她度過這一天‧於是我向女朋友申請“准證”,剛好這一天她需要工作,於是她批准了我的申請‧

得到批准以後,我就建議樂怡來吉隆坡,我陪她慶祝倒數,她考慮了很久才答應了這個建議‧

於 是就在三十一號早上,我獨自驅車到馬口去接樂怡‧當我到達馬口時,我接到慧琪的電話,問我能否接她出去慶祝倒數,開始時我實在不知該如何‧因為我接樂怡 時,她說要帶同一位朋友,我也答應了,如果現在去接慧琪和她的朋友,我的車子就會載著四位女性,在倒數慶典這種場面,我能夠照顧到她們嗎?

考慮良久,最後我還是答應了慧琪的邀請‧因為我想到既然她能夠選擇相信我這個認識不久的朋友,我還能拒絕嗎?

結果我就載著四位女生,到金河廣場慶祝倒數‧

在這個倒數慶典活動,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些人那麼喜歡參與這類活動‧

依我的分析,他們的動機包括了以下這一些:

一,尋找另一半‧

沒有男女朋友的,希望藉此機會找到一個合適的對象‧已經是男女朋友的,希望藉此機會可以有進一步的發展,例如:拖一下手,抱一抱‧

二,宣洩壓力和情感‧

很多壓力堆積在心裡,沒有地方紓發,於是在這天趁著道德倫理在自己的心理消失時,儘情發洩,打架、尖叫、高聲呼叫、捉弄其他人‧

三,不想一個人‧

身邊所有人都有節目,自己一個呆在家裡另他感到無聊、落後,於是自己一人跑到街上,希望自己看起來和別人一樣‧

當然還有一些不懷好意的壞蛋‧

看完煙花以後,拖著疲憊的身軀送樂怡回去馬口,然後送慧琪會她的大學‧那時候已經是早上六點了‧

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握著駕駛盤望向前方,可是意志卻不能集中,眼皮根本不受控制‧最後,我只好找一個合適的地方,把車子停下來,休息一下‧

還好最終我還是安全地回到家‧

今天實在是一個很值得寫下來的一天,因為讓我明白到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因為這些朋友都是第一次見面,而且還認識不久,但她們卻選擇信任我,她們肯定了我的努力,沒有浪費我為她們付出的時間‧她們讓我認識到這世上還有人會相信、信任我‧

祝大家擁有一個全新的一年,三百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