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該如何命名〉

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命名,我真的覺得自己有一點因惱懊而失去理智‧

經過星期三跟老闆的那一席談話以後,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我還是清楚知道我應該做些什麼東西‧不再在同事面前公開談論高層的不是,我想我應該還是能做的到這一點‧

其實我開始有一點後悔爬上這個位置,我寧願留在以前崗位,至少我可以毫無忌憚公開談論高層的不是‧

在那席談話以後,我覺得我們倆的想法有很大的差異‧我更加覺得老闆把我放到這個位置上,他很擔心,可能還有一點後悔‧

他認為管理層裡的每一個人應該唱同一首歌‧

在這席談話中,他用了所謂的“三文治意見”的技巧,其實這只會拉闊我們倆之間的距離‧因為我性格是有話直說型的,拐彎抹角只會另我不耐煩而已‧

另外,他也提到一些不確實的指控‧

記不起何時了,我們公司曾經搞過一個“果園一日遊”‧他指控我到處說他很吝嗇,其實我的確有不滿,不過我不滿意的是,既然已經是榴槤季節尾了,與其勉強到果園去,不如進行其他活動,一樣可以達到同事們一聚的效果‧那次活動的效果的確很差,榴槤的品質很差,其他水果的量也不多,從整個行程的時間表,不難發覺其實是沒有經過仔細安排的‧吃完榴槤以後,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趕快趕回公司玩電腦遊戲,甚至有些同事也有同想‧所以可以看的出這次的活動對我來說是失敗的,也令我覺得他不善於計畫‧

另外最近的激勵營,他說我到處跟其他同事投訴上這個激勵營比上班還要幸苦‧其實我是有在激勵營裡開玩笑的說比上班還要幸苦,但那只是開玩笑而已‧在上完激勵營的那一天,我真的有一點依依不捨,因為就如我之前寫的那篇Blog,我在那個激勵營中學到了不少東西,如果時間允許我還想多呆幾天,又怎麼會投訴呢?再來除了在激勵營裡開了這個玩笑以外,我實在記不起我還有向谁提起這個玩笑‧

這席談話不但沒有令我倆重拾舊好,反而可能令我們越走越遠‧

我們倆的觀念有所不同,他認為公司又任何過錯或者缺點,要私下解決‧我認為有問題就要公開承認,然後儘快解決問題,然後就可以封住其他人的口‧所以我決定不會再在公司的Blog或者在其他人前說老闆或者公司的不是,但我絕對不會停止在我的Blog寫出我的意見和想法‧

其實在激勵營回來以後,我就不太對其他公司的空缺感到興趣,但現在不得不重新考慮了‧

可能是我還不夠穩重的關係,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