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0

十誡

摩西有十誡,太平天國也有十誡,今天墮天使也有了自己的十誡。

一,禁邀約

二,禁赴約

三,禁聚會

四,禁即時通訊

五,禁訪部落格

六,禁承諾

七,禁無回報付出

八,禁天真

九,禁手作

十,筆耕不輟



---

是人性的淪落還是傳統藝術的悲哀?

在台灣有一個由十二名平均年齡二十四歲女生組成名字叫長笛明星樂團的長笛樂團,她們將古典音樂改編為搖滾曲風,搭配馬甲、開高衩旗袍等性感裝扮及劈腿、下腰等舞蹈動作演出,最近在南台灣暴紅,去年底樂團到高雄、台南等地大學巡演,引發學生競相到樂團官網留言支持,還有男大學生直言:「看到流鼻血。」

長笛明星樂團之前到義守與長榮大學巡演,演出後立即有學生到官網留言直呼:「好正,讓人流鼻血!」也有人說:「是聽覺的享受,更是視覺的盛宴!」在我看到以上這則新聞的時候,我第一時間也是上到相關的新聞網站,看看她們到底有多漂亮。無可否認,我身體裡還有很大部分人類的元素,當然也包括人性。

我絕對同意以創新來挽救一些快要沒落的藝術,但是這個樂團的宗旨是振興快要消失的長笛音樂,還是藉藝術為名,賣色情為實?把新元素帶進傳統藝術,讓年輕一代更能接受是應該的。但是這些所謂的創新,是否會偏離了宗旨,鼓吹歪風呢?

如果把馬甲、短裙、開高衩旗袍等性感服裝和搭配劈腿、下腰等舞蹈動作是一種創新,我想任何傳統藝術都可以創新。京劇、鼓團等等加入了這些所謂的創新元素,是否能夠令這些藝術起死回生呢?

就以這個樂團為例,欣賞過這個樂團表演的人,他們是否因此對長笛音樂產生了興趣,還是日後再次欣賞這些長笛樂團是為了美女、劈腿、馬甲等等呢?

另外一個例子,身邊的朋友喜歡跳肚皮舞,但是她卻很看不起現在的一些肚皮舞舞者。有一次,她跟我分享了一些這些舞者的表演片段。連我這外行人都看得出,她們的肚皮舞一點美感都沒有,但是偏偏這些舞者都大受歡迎。圍觀的人們,無論老少,是為了肚皮舞呢?還是為了舞者被布少的可憐的舞衣所掩蓋著的肌膚呢?

她們到底在賣音樂,還是人們希望買到的是色情?是人性的淪落還是傳統藝術的悲哀?



---

是字歧視性別,還是人?

中國有一位律師居然以歧視女性為理由,居然要求修改十六個漢字。

这十六个汉字是:娛、耍、婪、嫉、妒、嫌、佞、妄、妖、奴、妓、娼、姦、姘、婊和嫖。

無可否認在發明漢字的年代,我們還是處在男尊女卑(男尊女卑這個成語好像也有歧視女性的意識,是否也應該一起摒除呢?)的社會,所以在創字的時候難免有會有偏差。但是性別歧視絕對不是文字的錯,絕對是人的錯。

很明顯這個人是想令這些字從字典中消失,以為歧視女性就會從此隨字而去。這些字都是我們祖先留下來的文物,我們都應該珍惜而不是隨意遺棄。如果這些字真的有歧視女性之嫌,我們不妨考慮開創新的字,畢竟今年來新創的字也不算少,多十六個新字也不算多。

文字跟歷史一樣,不是說抹去了;絕口不提,就可以當沒有發生過。反而我們更加應該積極學習、正視過去的錯誤,確保我們不會重犯。

我絕對沒有嚴重的性別歧視,但是我絕對不認同改變幾個字是改變歧視女性的正確道路。其實說到底,還不是教育的錯?未能好好的教育下一代,正確的性別觀念。卻企圖用一些勞命傷財,效果不大的途徑,來達到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尊重女性不是靠該幾個字就能做得到的。



---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那天在其他博客的部落格看到這短片,覺得深深的表達出我心中的恐懼,所以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雖然說Google Toiletde可能性不大,但是看看我現在的上網的習慣,瀏覽器必定會開著的三個網頁:Gmail,Google Reader和Google Translate。我上網多久,這三個網頁就開多久,我對Google所提供的服務,依賴是越來越大。

讓Google佔據我的生活,我是需要負起全責的,因為當初M$一黨獨大的時候,我就渴望著有人能夠出來打破這個僵局。 Google的出現無疑是給了我一個很大的希望,所以我就頃個人小小的力量來支持它。

卻沒有想到,Google在一瞬間就佔據了我的生活。不過,值得安慰的是,雖然Google已經那麼強大了,卻一點也沒有像M$那般橫蠻無理,最近甚至站出來與中國政府對抗。



由於現時還沒有更好的代替品與Google抗衡,唯有暫時小心翼翼的依附著它。



---

與眾不同

與眾不同是否等於高人一等呢?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我是與眾不同的。

昨天去一檔自己很喜歡的豬雜檔,去到才發現這檔口沒有了。這是一個小販中心,裡頭還有其他我認為應該關門大吉的檔口,可是這些檔口都還在,偏偏我喜歡的就關了。

我們發現凡是我們大力讚賞的食店、檔口等等,在不久以後都會關門大吉。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非常喜歡的食店,關了一間又一間。在The Curve那麼多人潮的商場,我都可以失去了兩間喜歡的餐廳。

就因為這個原因,我們開始取笑對方,但凡我們喜歡的參觀關門,我們都會向對方說:“不是說了,別稱讚嘛,又關了。”

不只是吃而已,還有很多其他的東西。例如:我用的筆記本。我用的原子筆等等。我沒有用一般有線條的筆記本兩年多了,我現在用的筆記本是畫畫用的sketch book。之前價廉物美的買了一本,後來用完了,想要買過同樣的一本sketch book,結果怎樣也找不回了。

所以與眾不同是否高人一等,我不知道,但是與眾不同肯定很多麻煩事情,而能夠克服這些種種的不便,應該不是一般的人。



---

三年了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轉眼間我們的婚姻已經來到皮婚(Leather Wedding,法國人的說法是麥婚)的階段。

結婚對我來說,生活上沒有很大的改變。自從搬出來住以後,對老婆而言算是回復正常。這裡指的生活上沒有改變,包括經濟。除了每一年農曆新年,我給老婆一筆錢作為農曆新年開銷之用以外,我們倆的經濟到現在為止還是獨立的。我不知道她一個月拿多少薪水,她也不清楚我一個月賺多少錢。

記得有一年大家都非常忙,結果完全忘了慶祝結婚週年。今年也差點忘了結婚週年紀念,聖誕、新年已經麻木了我。還好因為老婆想再看一次十月圍城,就在我拼命想那一天最適合的當兒,讓我記起了070107的結婚週年紀念日。所以就決定在今天去吃一個晚餐,然後再看一次十月圍城。

我們倆結婚了才三年,但是感覺上好像老夫老妻了,最主要原因是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實在太久了,久的足夠讓我們慶祝水晶婚紀念日。

我們倆的婚姻能夠維持下去,我想我做對的一樣事情就是選對了伴侶。



---

回顧2009

轉眼間,一年又過去了。依據傳統,又是為過去的一年寫一篇總結的時候。

很可惜《這樣的部落格一定會賺錢》這本書沒有完成,不知道還會不會有衝勁繼續完成呢?

2009年3月24日,失望的我離開了人類的世界。離開人的世界,讓我能夠更專注於自己,自己的空間、自己的事業。但是還是有人能夠激起心湖的浪花,讓我放下手頭上的工作。

小學同學聚會讓我重遇一位思念十多年的朋友,是我去年最大的收穫。我真的很高興能夠重遇她,雖然那種感覺是很痛苦的,但是最少能夠在我有生之年能夠再見到她,什麼代價都不要緊。

去年一整年下來,我消費了不少香蕉,香蕉蛋糕又是香蕉蛋糕香蕉蛋糕加牛油蛋糕很多香蕉蛋糕。沒辦法,她喜歡嘛,只要她喜歡,什麼都行。結果也因為她,我成了香蕉蛋糕師傅,哈哈。

我深信我的執著就是我自己的信仰,規範著我生活種種行動,我的一切行動都是依據我的信仰,所以只要清楚我的信仰,就很容易掌握我。

我終於懂得何謂報應,也嚐到自己種下的惡果。心很疼,但卻無能為力。

一個很紅的聖誕,買了手機再買手提電腦,然後鬱金香慶生,荷包大出血。沒辦法啦,要老婆和朋友高興,一點點(雖然也算不少)的付出是值得的。

最後是我覺得自己去年寫得最經典的一句話:

記憶拼命掙扎想要掙脫心房的囚禁,無奈頑固的心一點都不放鬆,記憶的掙扎在心房留下傷痕累累。 - 讓一切隨風

全新的一年,要快快樂樂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