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7

既然你不在乎,為何還搞那麼多東西?

Image
有人問:“既然你都不在乎組織的存亡,這一切跟你有甚麼關係?”





地球的存亡,跟我有甚麼關係?

我從A國家到B國家,首先需要A國家批准離境,然後需要B國家批准入境。地球那麼大,也不是說我要來就來,要走就走。既然如此,它的事我管得著嗎?

國家的存亡,跟我有關係嗎?

它喜歡就可以關我進黑牢,再開心一點,它甚至可以剝奪我的國籍,驅逐我出境。國家也不小,可惜我的身份也不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也因為這個原因,它的事我有決定權嗎?

組織的存亡,是我可以左右的嗎?

我們經常在臉書上看到,在一個組織裡不會因為沒了誰而停止運作。其實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因為一個組織失去了領導就會樹倒猢猻散。既然我不是那個領導,有甚麼資格左右它的未來?

家的存亡,總關我事了吧?

是嗎?真的是這樣嗎?現在我父母要分家了,我能夠做些甚麼呢?我是家中獨子,所以一直都認為自己有陪伴父母到老的責任。所以即便我不認同他們,我從沒有想過要分家。但是今天他們卻不惜一切的代價,都要搬回去那個家,即使最後舊家只有他們兩個老人家住。



我不喜歡把自己想像到力量很大,能夠左右身邊很多事情。說真的,我連下一秒會不會被召喚到下面去服刑都不能決定,我還能決定些甚麼呢?

我能夠決定的,只有我的意識、心態、行動。

全球暖化日益嚴重,所以我的房間沒有冷氣,沒有熱水器。我家有分類垃圾,經常送去回收。像我這樣的死窮鬼,買車子也只負擔起排放最少的。週末、長假盡量躲在家裡不出門,避免塞車,減少廢氣排放,減少消耗汽油。

國家可能即將破產,就算不破產,經濟也往下坡。從我有票那年開始,我每次都有去投票,有甚麼是改變了?有,我的收入。我知道這張票跟我的收入沒有任何關係,唯有努力向上,賺更多的錢才會改變現狀,所以在過去的日子裡,我不斷充實自己,尋找懂得欣賞千里馬的伯樂。

組織的未來決定權根本就不在我們這些小卒手裡。只要將軍說:我們往東,要日夜兼程。我們這些小卒唯有準備更多糧草、快馬在往東的路程上。路途中遇見敵人,將軍說要抗敵,我們小卒還有時間質疑會不會有命到東邊嗎?當然是先抗敵啦!打退敵人,先吃個餐點,哀悼失去的戰友,第二天起身又繼續往東邊跑。在乎未來與否,不會帶我們到東邊,我只知道在這個團隊中,如果我有質疑,我就應該離開不要拖累隊友。在戰場上根本就沒有猶豫的空間,生死只在瞬間。既然我選擇留下,就要拼了命保護身邊每一個人到達終點。

家對我而言,其實真的不…

三坺爛泥之讓我留在妳身邊

Image
作為一個創作人,我把自己的情緒和感受寫進了我自己的作品,那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但是如果寫的人都分不清哪個是自己的真實情緒,哪個是創作情節,看的人混淆了也不出奇。

我喜歡創作人的這個身份,因為我可以把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寫在作品裡。在故事中愛一個不被世俗眼光接受的情人,表達平常不能表現的掛念,甚至是跟自己喜歡的人好好愛一場。


一旦有人發現了真相,我就可以藉著創作為自己開脫。其實默默無名了那麼久,誰還會在乎我寫些甚麼,除了妳。

當初寫作是為了讓全世界知道我愛她,今天我寫作是為了讓妳知道我愛妳。

從把我拒於千里之外,到接受我的好意,這一路走來我們跌跌撞撞,多多少少我們倆都受了一點傷。在互相扶持的路上,好不容易才撐到今天。就是因為這一切都得來不易,所以我答應過妳,無論在甚麼情形下,我都不會放棄妳、離開妳。

願意為妳付出的一切,因為我只求能夠常駐於妳的心中。即使是最不起眼的角落,即使是妳不會想起的地方。

我知道我還沒有做到最好,有時候我的存在還是會造成妳的不便和困擾,這一點我會繼續改進的。

我知道我們倆之間不會開花亦不會結果,但是最重要的是……

現在我只希望能夠繼續留在妳身邊,照顧妳、保護妳、愛妳。



女生看完信件,甜蜜偷偷爬到嘴角上,然後從一個不顯眼的角落取出一個盒子。在信封上親了一口,就把信放進這個裝滿了信封、小冊子、紀念品和一些手作小品的盒子裡。



讓我留在你身邊

電影【擺渡人】主題曲
作詞:唐漢霄
作曲:唐漢霄

我從來不說話
因為我害怕 沒有人回答
我從來不掙扎
因為我知道 這世界太大

太多時間浪費 太多事要面對
太多已無所謂 太多難辨真偽
太多紛擾是非 在你身邊是誰

最渺小的我 有大大的夢
時間向前走一定只有路口沒有盡頭
紛紛擾擾這個世界 所有的了解

只要 讓我留在你身邊

最渺小的我 有大大的夢
我願意安靜的活在每個有你的角落
如果生活還有什麼 會讓你難過
別怕 讓我留在你身邊 都陪你渡過
最渺小的我 最卑微的夢

我發現這世界沒有那麼那麼的不同
現實如果對你不公 別計較太多
走吧 暴風雨後的彩虹
也許會落空 也許會普通
也許這庸庸碌碌的黑白世界你不懂
生命中所有的路口 絕不是盡頭





---

三坺爛泥之同場加映

Image
『老兄,你要我每個晚上陪你來這裡喝酒不是辦法。你跟我加起來,超過一百歲了,還有甚麼是你放不開的?』

男人坐在吧台,喝着一杯威士忌,他的朋友就喝沒有那麼傷身的啤酒。

『你愛她就開口跟她說啊。男人老狗,還有甚麼好怕的?』男人的朋友很不解的問道。

『她現在的男朋友有錢、年輕、也很愛她,我哪有機會?』男人沮喪的回答朋友,然後乾了手中的威士忌,再跟酒保要過一杯。



『你也很有錢啊,當初你還不是因為她而成為今天的暴發戶?年齡不是問題,Astro經典歌曲大賽都是這麼說的。愛?你比她的男朋友更愛她,這個我可以肯定。』朋友為了不想男人那麼沮喪,就舉了一些很勉強的例子。

男人無法反駁朋友,只要繼續喝着杯中物。

眼見男人沒有反應,朋友嘗試從另外一個角度出發。一生人都在交不同女朋友的朋友這樣問:『其實你根本不缺選擇,為何要執着於一棵樹,而忽略一整個森林呢?』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迴顧,半緣修道半緣君。』男人用了唐朝的詩,簡潔而貼切的回覆。

『花花公子的雜誌,我看過很多,跟女人在床上研究詩詞,我就沒有試過。』朋友很不滿男人說了一些他不明白的語言來敷衍自己。

『這是唐朝詩人元稹寫的《離思》,多用於引用在無法相戀的愛。一個曾經見過浩瀚滄海的人,當他見到其他的海水、湖水或者河水都覺得這些都不能算得上是水。一個人見識過巫山上纏綿不散的白雲,他不會再覺得其他山頭的雲霧是漂亮的。』男人用杯中的威士忌解渴,然後繼續解釋。

『就算經過開着漂亮艷麗、千紅萬紫花朵的花園,我也不會心動的回頭一望。在我剩餘的時間里,我會用一半的時間修身,用另一半的時間來挂念妳。』男人繼續喝着酒保剛送上的威士忌。

『別傻啦,用剩餘的一半時間來挂念一個不愛你的人?你經常跟我說,時間就是生命,把自己的生命花在她身上,值得嗎?』不知道專一何物的朋友不解的問。

『其實你知道甚麼是愛嗎?愛不是佔有,不需要等到她在我身邊,我才會愛她。愛不是交易,不需要她承諾做我的女朋友,我才決定愛她。愛可以是單方面的,只要我選擇愛她就夠了。』男人陷入回憶的迷茫里,他可能在尋找第一天愛上她的片段。

『為何是她?而不是坐在那邊獨自一人喝酒的那個她?或者是在那張桌子正在跟男朋友攤牌的她?』朋友一邊指着周圍在喝酒的女生,一邊激動的質問。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不愛她們啊。當然我也不只是愛著一個她,只是其他的女人,我不能愛,最少不能像愛她那般去愛…

三坺爛泥之三

Image
『怎麼啦?兄弟。最近看你的臉書就知道你不妥,訊息關心你,你還要撐?如果你真的沒有心事,就不會讓我在這裡找到你。』雖然她的語氣不太友善,但是她是真的關心他。

男人沒有搭話,只是靜靜的喝着酒保剛送上的烈酒。

『如果你真的不需要我,我這就走,不妨礙你喝你的酒。』望着死要面子的男人,她知道當一個男人不能放下自尊的時候,說甚麼做甚麼都沒用。


女人說完轉身就要離開,男人一手拉着女人的手,崩潰的哭訴:『妳別走!我真的很心痛。我很想讓她知道我有多愛她,可是她卻一句也沒有聽進去。現在她對我不理不睬,我真的很害怕失去她。失去了她,我也不知道還能愛誰。』

女人回到座位,跟酒保要了一杯雞尾酒,等着男人繼續說。
『最近我們因為一個誤會,她不理睬我了。』

『最近你們不是很要好的嗎?因甚麼誤會而鬧翻了?』
女人發揮她的偵探精神。

『那天我幫她送手機去修理,當我把手機交回給她的時候,她不滿意修好的手機,要我把手機送回去再修一次。剛好那天我也忙着公事,所以就叫她自己把手機送修,她就這樣蓋我電話。晚上我有問她要不要我幫她再送修手機,她冷冷的說不用,然後這一個月以來,都對我不理不睬。』
男人努力把淚水囚困在眼眶里。

『她不打電話給你,你不能打電話給她嗎?你沒有她的電話號碼?你的電話沒有電嗎?』女人繼續探討問題的根源。

『我自認給了她全心全意,為何她不給一個機會我解釋,就生氣了我呢?』
男人知道自己無法反駁女人的提問,於是他選擇答非所問。

『那你知道她為何生氣你嗎?』女人知道無法從這個角度探問出甚麼,於是嘗試從另外一個切入。

『她覺得我得一想二。我知道她有男朋友,所以從不奢望她花太多時間在自己身上。只要她抽空跟我吃個晚餐,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也因為她的男朋友,我從不敢主動聯繫她,約會她。』
男人在懷念跟她一齊吃晚餐的快樂時光。

『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會一個月對你不理不睬?』女人看到了切入點,於是繼續深入探討。

『她說她對我很失望,她以為我會因為一場誤會就選擇離開她。怎麼可能?在那段她不理不睬我的時間里,等待她的來電和訊息成了我最痛苦的煎熬。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她真的從此不見我,我會選擇默默的愛着她。妳說,我有甚麼資格選擇先離場?離開她不就等同往自己心插入上萬枝劍?』絕望從男人的眼中滲透出來。

女人知道男人現在需要的,只是一個傾訴對象,所以她選擇保持沉默,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真的很後悔,很後悔當初…

三坺爛泥之二

Image
『鴻義,這樣你都能夠忍?』同事替鴻義感到不值,在午餐時間問到。

鴻義沒有回話,只是笑笑的繼續吃午餐。

『當初如果不是你,她憑甚麼坐到這個位置?』氣憤的同事放下手中的湯匙,對著他的發洩對象說:『你也是的,為何把那個企劃書給了她,讓她立下大功。開心的老闆就這樣升她為總經理。』


鴻義只是默默的在吃他的香煎羊扒。

面對沒有反應的鴻義,同事更加感到氣憤不平。
『她根本沒有能力當上這個職位,如果她不是靠她的漂亮的外表,早就炒魷魚了。一點辦事的能力都沒有,只是靠關係爬到這個地位。』

同事開始人身攻擊他的女神,鴻義不得不出聲。
『其實她的本性不差,只是她的專長不在這方面。我深信只要她能夠當上總經理這個職位,就能夠引領公司去到一個無人能及境界,她只是在等一個讓她發揮的機會。既然這次機會來了,當然要讓給她。』

其實同事是不喜歡剛上任的總經理,拿鴻義來出氣。
『是嗎?如果她性本善良,怎麼會忘恩負義?公司里所有人她都可以罵,但絕對不是你。當初帶她入行的是你,把她從菜鳥教導成行家的是你,今天把機會讓給她的也是你。』

不知道為甚麼今天的鴻義很想跟人分享一個埋藏已久的秘密。
『從面試她那天開始,我就被她深深的吸引着。當她答應加入我們公司,我開心得睡不着。她第一天上班,我就儲心集慮把她捧上這個位置。因為我知道,沒有事情比事業成功能夠令她更開心。』

同事沒有等鴻義說完他的故事就接着說:
『你那麼愛她,應該盡力爬上經理的職位,這樣才能保護。男人要有錢有權有勢,女人才會看得上眼。』

『愛一個人不一定要跟她生活一生一世,更何況只有更好的男人才配跟她在一齊。只要她能夠踏上成功的巔峰,即使她忘記了我這具枯骨就躺在她的腳下,我也無怨無悔,因為我知道我會永遠在最適當的位置支持她。』

收下夥計給他的零錢,起身就往公司方向走去。



犯賤

我這樣強悍 我這樣硬朗 我對著你那輕佻 怎麼不懂反抗
我這樣強壯 卻這樣陪葬 愛你就似個信仰 再痛也會嚮往

我將畢生威武放低 做塊階磚給你墊底 未算低 未算低
若你想我吠 我將畢生機智放低 做個階梯給你上位
話到底 辯駁完全無謂

別笑我 我犯賤 被嫌棄 也像蜜甜 別勸我 我自願
下來這條賊船 別理我 我犯賤 被磨折 也是自然
別救我 我自願  並無怨言

你那樣無理 卻最具人氣 我喪盡理智愛你
都只得到跟尾 你接近完美 我接近麻痺
我要用最痛那裡 領教你那真理

未曾惹人愛憐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