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不在乎,為何還搞那麼多東西?

有人問:“既然你都不在乎組織的存亡,這一切跟你有甚麼關係?”





地球的存亡,跟我有甚麼關係?

我從A國家到B國家,首先需要A國家批准離境,然後需要B國家批准入境。地球那麼大,也不是說我要來就來,要走就走。既然如此,它的事我管得著嗎?

國家的存亡,跟我有關係嗎?

它喜歡就可以關我進黑牢,再開心一點,它甚至可以剝奪我的國籍,驅逐我出境。國家也不小,可惜我的身份也不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也因為這個原因,它的事我有決定權嗎?

組織的存亡,是我可以左右的嗎?

我們經常在臉書上看到,在一個組織裡不會因為沒了誰而停止運作。其實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因為一個組織失去了領導就會樹倒猢猻散。既然我不是那個領導,有甚麼資格左右它的未來?

家的存亡,總關我事了吧?

是嗎?真的是這樣嗎?現在我父母要分家了,我能夠做些甚麼呢?我是家中獨子,所以一直都認為自己有陪伴父母到老的責任。所以即便我不認同他們,我從沒有想過要分家。但是今天他們卻不惜一切的代價,都要搬回去那個家,即使最後舊家只有他們兩個老人家住。



我不喜歡把自己想像到力量很大,能夠左右身邊很多事情。說真的,我連下一秒會不會被召喚到下面去服刑都不能決定,我還能決定些甚麼呢?

我能夠決定的,只有我的意識、心態、行動。

全球暖化日益嚴重,所以我的房間沒有冷氣,沒有熱水器。我家有分類垃圾,經常送去回收。像我這樣的死窮鬼,買車子也只負擔起排放最少的。週末、長假盡量躲在家裡不出門,避免塞車,減少廢氣排放,減少消耗汽油。

國家可能即將破產,就算不破產,經濟也往下坡。從我有票那年開始,我每次都有去投票,有甚麼是改變了?有,我的收入。我知道這張票跟我的收入沒有任何關係,唯有努力向上,賺更多的錢才會改變現狀,所以在過去的日子裡,我不斷充實自己,尋找懂得欣賞千里馬的伯樂。

組織的未來決定權根本就不在我們這些小卒手裡。只要將軍說:我們往東,要日夜兼程。我們這些小卒唯有準備更多糧草、快馬在往東的路程上。路途中遇見敵人,將軍說要抗敵,我們小卒還有時間質疑會不會有命到東邊嗎?當然是先抗敵啦!打退敵人,先吃個餐點,哀悼失去的戰友,第二天起身又繼續往東邊跑。在乎未來與否,不會帶我們到東邊,我只知道在這個團隊中,如果我有質疑,我就應該離開不要拖累隊友。在戰場上根本就沒有猶豫的空間,生死只在瞬間。既然我選擇留下,就要拼了命保護身邊每一個人到達終點。

家對我而言,其實真的不重要。所以今天父母說要分家,其實我恨不得他們趕快把所有東西都搬走,因為我覺得他們糟蹋了新家,硬把一個完美的全新開始,搞到像舊家那樣破舊殘缺。我跟老婆都是很簡單的人,我們倆曾在一個很簡單的環境生活(廚房只有簡單的一、倆樣廚具和雪櫃。客廳有一張大桌子,用餐的時候,它就是餐桌。我在的時候,就是我的工作地方,其他時候它是空的,很整齊的。房間就是睡覺、沖涼和換衣服的地方。),我們都很享受這樣的生活。

結局如何,我不在意。因為到最後,我問自己:我是否盡了全力?如果我盡了心、盡了意、盡了力,那我就問心無愧了。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