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就好


從社交媒體退下來,無可否認是因為我是累了。

在臉書上分享政治有關的東西,尤其是與中國有關的,例如:六四,朋友的反應一定很冷淡。不知道是演算法導致朋友沒有見到,還是因為大部分朋友視而不見,所以導致演算法也忽略掉我分享關於六四的帖文。

既然都是沒有人看的,寫在這裡跟寫在社交媒體是沒有多大的分別。

雖然我是累,但是我還是有我自己的職責,雖然我沒有影響力,但是我還是有寫的能力。

1989年,我12歲,雖然對天安門發生坦克碾壓學生的新聞除了感到恐怖,就沒有其他的感覺,但是這不表示8964天安門事件沒有發生過。

沒有想過在2019年,星洲日報還會做出這樣的報導。

如果妳跟我一樣,出生在那個年代,對這段歷史有記憶,妳只需要把這段歷史和記憶傳給妳的孩子就足夠了。




妳可能會問:作為一個外國人,為何要哀悼天安門事件?那是中國人的事情。

沒錯,那是中國人的事情,然而在中國已經沒有辦法哀悼這事件。我們經常開玩笑說:在中國的日曆上,六月是沒有四號的。所以身處在自由國度的我們,有義務幫忙出聲。

不要把三十三年前的事情不當一回事,因為歷史總是那麼相似,懂得歷史就是不想要我們重複歷史。


如果妳是年輕人,雖然沒有親眼看過這段歷史,但並不表示它沒有發生過。作為年輕人更加需要了解這段歷史,了解自由並不必然。如果今天妳輕易放下妳自由的權利,日後妳可能需要用生命與鮮血來爭取。

有年輕人對我說:為甚麼還要去投票?這麼爛的政府,還會奪權。

我不否認我國的政治體系很糟糕(所以我才呼籲大家有能力要逃離,苛政猛於虎啊!),然而我們有選票在手總比沒有好。當年1989年6月4號的學生,在天安門的其中一樣訴求就是民主。他們付出生命與鮮血都沒爭取到,而我們生來就有,為甚麼不珍惜呢?

如果看到這裡,無論妳是多少歲,還是覺得天安門事件與你無關,那我只能送妳這首詩,這首德國信義宗牧師馬丁·尼莫拉於二戰後1946年以德文寫成的一篇懺悔詩。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如果我死後有墓位,請把這首詩刻在墓碑上,其他的文字都不需要。



---

照片和資料來源: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三國志英傑傳存檔編輯修改 - 經典遊戲系列 1/100

Famous Amos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