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6

培養孩子

最近開始需要忙一點關於婚禮的事,下星期二就要去拍結婚照了。

由於年紀不小了,所以結婚以後應該很快就會生孩子,因此近來的話題時不時會提到日後應該如何培養孩子。

看著現在的小孩,覺得現在很多父母都不懂得如何調教自己的孩子。

之前我有一段時間,面試了不少年輕人,發覺他們很多學術成績都很好,可是在待人處世方面就有待改善。我試過聘請一位看上去相當有上進心的年輕人,當相處一段時間以後卻發覺這年輕人太愛炫耀和自大,令到周圍的同事感到很不自在,結果被老闆“送”走了。

我是想這樣培養我的孩子,可是不知道行的通沒有。

如果我買新屋子的話,我打算只擺放我的藏書和一部電腦而已,電視機、有線電視將不被允許出現在客廳裡。我覺得現在的小孩是被電視、電腦帶大的,他們的價值觀完全由商業廣告、非常戲劇化的連續劇所灌輸,加上現在教學很少教導學生思考,造成他們的分辨能力非常低。

其實不難發現很多人的行為都被連續劇深深的影響著。

聽電台節目,經常就會發現這樣的聽眾。致電給主持人傾訴自己的問題,可是那些問題只需要經過一定的思考就能靠自己想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有可能他們只為了通過這個途徑向他們的目摽人物傳達自己的心意。

再來在職場也遇到不少這樣的人。我身邊就有不少這樣的同事,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問其他人解決方法,如果得到答案,他就不會再去思考了。

其實我是很擔心自己教不好自己的孩子,不懂得如何培養好自己的孩子。



---

拍結婚照

那天趁公共假期去了拍結婚照。

換了六套服裝,六個髮型,還要在化妝。從早上十點拍到晚上七點,比工作還要累。還好沒有出外景,不然‧‧‧‧‧‧‧﹝想像不到後果,也不敢想像。﹞。

結果回到家裡,累到什麼都不想做。

其實在商討配套的時候,是想要減少服裝的數目。可是,他們就是不肯“就范”,所以我們只好“束手就擒”。

給各位的勸告就是:如果不想太累的話,最好別出外景。別花錢在更多套的服裝,花錢在更漂亮的婚紗﹝因為有些很漂亮的婚紗限制在一些比較貴的配套才能“享用”﹞。

我曾經看過一個笑話﹝也可能是真心話﹞:重婚最重的懲罰就是有兩個岳母。對我來說,重婚最重的懲罰除了是有兩個岳母以外,也包括了重拍結婚照。

現在很緊張,不知道照片的效果如何。我想多一個月就有照片上傳給大家看。



---

又一個香港人的BLOG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香港人的BLOG很“得意”。

Life is a matter of creativity and imagination

---

兩舊飯

一個很“得意”的BLOG,有時間一定要去聽聽。

兩舊飯

漁夫的故事

在電台再次聽到這個關於漁夫的故事,版本有多個,但寓意都一樣。

在這裡我想寫一寫我的經歷。但在我寫之前,還是要分享一下美國商人和墨西哥漁夫的故事。

一个美国商人坐在墨西哥海边一个小渔村的码头上,看着一个墨西哥渔夫划着一艘小船靠岸,小船上有好几尾大黄鰭鮪鱼,这个美国商人对墨西哥渔夫能钓到这么高档的鱼恭维了一番,还问要多少时间才能抓这么多。 墨西哥渔夫说,才一会儿工夫就抓到了。美国人再问:“你为什么不呆久一点,好多抓一些鱼?”墨西哥渔夫觉得不以为然:“这些鱼已经足够我一家人生活所需啦!”美国人又问:“那么你一天剩下那么多时间都在干什么?”墨西哥渔夫解释:“我呀?我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抓几条鱼,回来后跟孩子们玩一玩,再跟老婆睡个午觉,黄昏时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跟哥儿们玩玩吉他,我的日子可过得充实又忙碌呢!”美国人不以为然,帮他出主意,他说:“我是美国哈佛大学企管硕士,我倒是可以帮你忙!你应该每天多花一些时间去抓鱼,到时候你就有钱去买条大一点的 船,自然你就可以抓更多鱼、买更多渔船,然后你就可以拥有一个渔船队。到时候你就不必把鱼卖给鱼贩子,而是直接卖给加工厂,然后你可以自己开一家罐头工 厂,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个生产、加工处理和行销。然后你可以离开这个小渔村,搬到墨西哥城,再搬到洛杉矶,最后到纽约,在那里经营你不断扩充的企业。”墨西哥渔夫问:“这又花多少时间呢?”美国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然后呢?”美国人大笑着说:“然后你就可以在家当皇帝啦!时机一到,你就可以宣布股票上市,把你的公司股份卖给投资大众。到时候你就发啦!你可以几亿几亿地赚!”“然后呢?”美国人说:“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搬到海边的小渔村去住。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随便抓几条鱼,跟孩子们玩一玩,再跟老婆睡个午觉,黄昏时,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跟哥儿们玩玩吉他咯!”墨西哥渔夫疑惑的说:“我现在不就是这样了吗?”雖然我很早就聽過這個故事,可是我還是犯了同樣的錯誤。

當我剛開始在ZEN工作時,每逢年尾我都會到其他的州度過一個相當長的假期。後來在ZEN賺到一點點的錢,於是就買了一輛休閒用的車子,方便以後旅行時可以用來代步。

寫到這裡,有誰可以猜測到結果?

對!你猜對了。結果就是在我買了那輛車子以後,根本沒有時間和多餘的零錢去旅行。貸款、汽油錢、維修費、路稅和保險費成為沉重的負擔。

﹝每次說道理我都想用故事去表達,卻沒有想到…

三个愿望

從朋友的BLOG看到這篇文章,轉載到這裡跟大家分享。

三个愿望

作者:亦舒

  你有没有听过三个愿望的故事?
  不晓得为什么,童话中,凡是神仙或精灵赐给凡人愿望的时候,总是三个三个那样给,所以这一次,我要说的故事,也涉及三个愿望。
  故事发生在今天。
  故事的主角是二十三岁的巫怡和。
  地点是本市,一个繁华大都会的银行区。
  时间:下午六时正,下班时分。
  路上人车争道,挤逼万分,没有什么人依着条款律例过马路,大家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家中淋冷水浴躺下舒一口气。
  怡和也不例外,她早已练就一身好功夫,穿插在人群中如一条鱼,偶而与身边的人碰撞,也懂得以手肘保护自己。
  她感慨的想,人潮如过江之鲫,想要在这个都会中扬万立名,名成利就,除出努力之外,还需要一些其它吧。怡和想:运气,一定要有运气化妆已经糊掉,衬衫 贴在背上,脑袋冒青烟,,她深深叹口气.摄氏三十四度的大暑天,怡和既渴又饿更累,有一天她想,有一天,她会倒下来,就在这条街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刚在心中抱怨,怡和看到交通灯上红灯亮起,行人退回路边,她自动止步,电光石火之间,怡和身边突然闪出一个人影,扑出马路。
  说时迟快那时快,一辆黑色大车已经驶过来,眼见要撞向那个人。
  怡和一时涌上来的勇气,想都没有时间想,冲出去抓住那个人的衫角,在干钧一发间把他拉回来。
  车子在这刹那亦踩煞掣停止,车胎与马路摩擦发出尖锐的一声鬼叫。
  司机开了窗门,回头直骂:“投胎吗2”
  怡和发呆,额角全是冷汗。
  车子重新开走,绿灯亮起,行人又恢复繁忙,刚才一幕,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不过是大城街角一个小景。
  不过怡和发觉她的手还紧紧抓住那人的衫角不放。
  她连忙松手。
  这才看清楚她自市虎口中救回来的人,是一位小老太太。
  怡和本来想教训她几句,看到她小小身体,银丝白发,顿时作不了声。
  她俯身问:“你要到哪里去9”
  那老太太微笑,“谢谢你,巫小姐,这次多亏你了。”
  怡和一怔,“我们见过面吗2”
  “我认识你,巫小姐。”
  怡和无暇细究,再问老太太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回家去。”
  怡和说:“跟住我。”
  她扬手替老太太抢到一部计程车,拉开车门,让她上车,然后掏出一张钞票,塞给司机,吩咐道:“送老太回家。”
  …

New Icon

Image
Upload an new icon.


我的生日

今年的生日原本是打算邀幾位好朋友到家裡來聚餐,可是由於秀薇剛好就在星期六舉行婚宴,加上最近忙著適應新環境和新公司的程序,於是我打消了這個念頭。

謝謝妳!貓頭鷹﹝她的英文縮寫剛好就是OWL﹞,謝謝妳的燈籠和生日卡。我沒有想到一位素未謀面的網友,竟然會為我從遙遠的馬六甲送來禮物,真的好感動。謝謝妳!

另外一樣令我很感動的是,身在英國的阿泰,竟然半夜爬起身來跟我說:“生日快樂。”像你這樣的朋友,要我如何不為你赴湯蹈火?

其實生日對我來說沒有那麼重要啦,可是卻是非常有力的藉口邀請一些很難約到的朋友出來,雖然不是每次都有效。

每次邀請朋友聚餐,我都很害怕、很擔心。因為不只一次我的聚會到最後只有幾位朋友出現,我感到很沮喪。聽見朋友缺席的解釋,感到很失望。

我想沒有人會明白,為什麼每次我搞聚餐都要冒著門可羅雀的險,都堅持要試一試。連雯麗都忍受不了,下令我不能再搞聚會,可是我還是堅持。真不明白,我就是那麼固著。



---

我離開ZEN的原因。

由於我愴促的請辭,沒有機會好好交代其中的原由,所以我打算做一次詳細的自白。

以下都為我的離去出了一份力:

錢,婚期將近,壓力也越來越沉重。現在公司所付的價錢,比我原有的多出三分之一,這樣我就能趁這幾個月儲蓄多一點。而且,現在的工作地點比以前靠近我的家,可以省回不少車油錢。

同事,她對我冷漠的態度,令我想逃。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些甚麼,令到她對我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以前我們還算是朋友,可是現在她離開公司時,每個同事她都會招呼一聲,惟獨她會當我透明的。我一直希望能夠得到她的諒解,可是就是沒有機會,於是我選擇了逃避。

ONG,他的離去所帶給我的衝擊,比我想像中來得大、來得重。既然能夠再一次與他共事,當然再好不過。

BSN & BANK RAKYAT,這兩個客戶的問題是一個無底深淵。一個我不認為可以填補的深淵,如果我不離開,我就唯有面對它。

IJN,這是我的惡夢,一個老闆不守信而帶來給我的惡夢。逃避是我唯一的出路。

老闆,他所做的、他所說的都令我很失望。是他告訴我,我不屬於ZEN的;是他告訴我,他欣賞會拍馬屁的人多過有實力的人。日子一久就不難發現他還不具備做老闆的特質,也忘記了自己打工的辛酸。其實在最後一次談話中,不難發現他疑心重的缺點。在我面前大談離職同事的缺點,感覺上他一點也沒有記得離職同事的貢獻,這是很要不得行為。他的缺點多不勝數,當然我能夠有今天的成就,無論是好是壞,也拜他所賜。如果他讓ONG離去、如果他不收回那輛車、如果他肯付我更多、如果他肯守信,這一切都可能改寫。如果不是同事和朋友的勸解,最後一天我很可能會當著他面前把他的缺點一一數出來。

當然除了逃避,我選擇新公司也有好處的,可以學到不少東西,算是一石雙鵰。也希望能夠壯大自己的實力,將來有需要時可以為ZEN出一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