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愿望

從朋友的BLOG看到這篇文章,轉載到這裡跟大家分享。

三个愿望

作者:亦舒

  你有没有听过三个愿望的故事?
  不晓得为什么,童话中,凡是神仙或精灵赐给凡人愿望的时候,总是三个三个那样给,所以这一次,我要说的故事,也涉及三个愿望。
  故事发生在今天。
  故事的主角是二十三岁的巫怡和。
  地点是本市,一个繁华大都会的银行区。
  时间:下午六时正,下班时分。
  路上人车争道,挤逼万分,没有什么人依着条款律例过马路,大家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家中淋冷水浴躺下舒一口气。
  怡和也不例外,她早已练就一身好功夫,穿插在人群中如一条鱼,偶而与身边的人碰撞,也懂得以手肘保护自己。
  她感慨的想,人潮如过江之鲫,想要在这个都会中扬万立名,名成利就,除出努力之外,还需要一些其它吧。怡和想:运气,一定要有运气化妆已经糊掉,衬衫 贴在背上,脑袋冒青烟,,她深深叹口气.摄氏三十四度的大暑天,怡和既渴又饿更累,有一天她想,有一天,她会倒下来,就在这条街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刚在心中抱怨,怡和看到交通灯上红灯亮起,行人退回路边,她自动止步,电光石火之间,怡和身边突然闪出一个人影,扑出马路。
  说时迟快那时快,一辆黑色大车已经驶过来,眼见要撞向那个人。
  怡和一时涌上来的勇气,想都没有时间想,冲出去抓住那个人的衫角,在干钧一发间把他拉回来。
  车子在这刹那亦踩煞掣停止,车胎与马路摩擦发出尖锐的一声鬼叫。
  司机开了窗门,回头直骂:“投胎吗2”
  怡和发呆,额角全是冷汗。
  车子重新开走,绿灯亮起,行人又恢复繁忙,刚才一幕,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不过是大城街角一个小景。
  不过怡和发觉她的手还紧紧抓住那人的衫角不放。
  她连忙松手。
  这才看清楚她自市虎口中救回来的人,是一位小老太太。
  怡和本来想教训她几句,看到她小小身体,银丝白发,顿时作不了声。
  她俯身问:“你要到哪里去9”
  那老太太微笑,“谢谢你,巫小姐,这次多亏你了。”
  怡和一怔,“我们见过面吗2”
  “我认识你,巫小姐。”
  怡和无暇细究,再问老太太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回家去。”
  怡和说:“跟住我。”
  她扬手替老太太抢到一部计程车,拉开车门,让她上车,然后掏出一张钞票,塞给司机,吩咐道:“送老太回家。”
  老太太在后座感激地说:“巫小姐。我会报答你。”
  怡和觉得她娱乐性丰富,不禁失笑。
  老太分明泥菩萨过江,还想报答人?
  怡和向她摆摆手,自顾自上路。
  童子军日行一善,怡和喃喃说:不过以后真得看清楚情况才提义气,不小心赔上小命,何苦来哉。
  怡和倒在床上,几乎没息劳归主。第二天她还是起来了,七时三刻正,风雨不改。
  刚换好衣服就听见门铃响。
  怕和吁出一口气,一天又开始了,运作已经发动,不管你愿不愿意,又得投入新的一天。
  她打开门,可真吃一惊。
  “老太太,是你?”
  确是昨日那位老太太。
  衣服换过了,非常整洁,一脸笑容。
  “巫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老太太笑,“我未卜先知。”
  怕和也笑,“那我是南极仙子。”
  她招呼老太太坐下。
  “我来向你道谢。”
  “不必了,可惜我赶时间上班,不然我们可以去喝杯咖啡。”
  老太太感慨地说:“现在肯对老人家好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忙呀,一忙就粗心,无可奈何。”
  “巫小姐,长话短说了,我说过要报答你。”
  怡和拍拍老太的手背,“算了,不要再提昨天的事了。”
  “不,我要许你三个愿望。”
  怡和自从初中二年级放下儿童乐园之后还没有听过这样新鲜的事,马上睁大双眼,忍住笑,装作讶异地问:“三个愿望?”
  “是的,”老太非常认真,“你只要把心中愿望大声说出来,以‘我真心希望’这五个字开头,愿望便会实现。u
  怡和不置信地看着老太太,忍了又忍,还是笑了,“来,我们一起出门。”
  “你不相信?”老太太问。
  “我当然相信,谢谢你,我会好好利用这三个愿望。”
  人活到一个程度,便会返老还童。
  怕和问:“老太太,你贵姓?”
  “你不该因我不懂得过马路而看轻我的法术。”
  ‘治和笑,“我才不敢呢。”
  走到街角,怡和一回头,已经不见了老太太。
  真怪,是谁的祖母?怡和耸耸肩,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公司里非常繁忙,这是一个大日子,老板要宣布本年度晋升名单,其中最富争论性的一个位置是营业部主管,治和真希望她的老同学老朋友王明沟可以得到这个位子。
  小王是个罕有老实人,肯做肯提,又肯帮人,不知活地,却总似欠了一点点运气,三年来坐在定位子上动也没动过,手底下人眼见上司不获重用,怕连累他们的 前途,纷纷露出势利原形,求调、请辞,弄得士气低落,这次升级名单内若果再没有王明洵这个人,怕他整个小组要维系不住。
  一早怡和便去看小王。
  “小王,祝你幸运。”
  小王强笑,“怕和,你该升副经理才真。”
  怕和笑,“我可以等。”
  小王说:“对,你去年才升的主管,像乘直升机。”
  这个时候,公司里最讨厌的一个人,唤作小猴的马屁精忽然捧着咖啡过来,奸笑答腔,“怡和,你看看这只金表如何,是太太送给我祝贺我升职之喜的礼物。”
  马屁精争的,也正是小王这个位子。
  怡和见他一副洋洋自得踌躇志满看不起人的样子,不禁冷笑一声,“哟,胜券在握?”
  小猴晃晃脑袋,“我有内幕消息。”
  “是吗,好象跟我听到的不一样。”
  小猴见讨了没趣,怕和官职比他高了半级,便汕汕自动退下。
  小王笑说:“怡和你何必同他这种人计较。”
  怕和顿足,“小王,你好象还不大懂得这个游戏,你不同他玩,他也要来同你玩,不如跳下名利场,斗个你死我活,你事事自动弃权,上头以为你不在乎不长进。多吃亏。”
  小王无奈地笑。
  “再说,这种小人一朝得志,必定语无伦次,骑你头上,你有什么好日子过?”
  小王黯然。
  怕和叹口气,“太太自娘家回来没有?”
  小王摇摇头。
  事业感情两不如意,小王今年运程欠佳,怡和真替老同学难过,他需要升级,他需要鼓励,忽然之间,怡和大声说:“王明洵,我真心希望你这次可以当上营业部主管。”
  小王握着怕和的手说:“谢谢你。”
  大家鱼贯进会议室。
  在门口,恰和看见许志文排她前面。
  呵英俊冷峻能干出众的许君,怕和看见他的时候,心总是跳得急一点,动作总是紧张一点,可惜许君没有假她以颜色,对怕和以及其他女同事一样,客气而冷淡。
  当下大家坐好,老板准备宣读名单时,怡和看到小猴又看一看他腕上的金表。
  唉,小王的机会恐怕不大。
  但是大老板清清楚楚的读出:“王明洵。”
  怡和睁大眼睛,惊喜莫名,情不自禁伸出手来拍了两下,众人见她鼓掌,也跟着拍起来,场面非常热闹。
  小猴大大变色,怡和听见他喃喃说:“不可能,不可能。”
  怡和本人没有升级。
  会散后,小猴跌跌撞撞进怕和房间来,面无人色坐下。
  怡和讽刺地说:“你这个病,叫话说得太满症,我不懂得医,你请回。”
  小猴掏出一张纸来,“怡和,你看,这张名单为复印是我昨日下午拿到的,你看。”
  怡和接过,只见纸角上印着机密两字,接着她看到副经理巫怡和,营业部主管侯约翰两个名字。
  小猴说:“怎么回事,我同你没升,反而升了他。”
  怡和心中一动,嘴里却说:“你给人骗了,这张名单是假的。”
  小猴还想申辩,小王满面春风地进来,“怡和,有赖你支持。”
  邪不胜正。小猴只得退下。
  怡和对小王说:“恭喜恭喜,大家替你高兴。”
  小王前后判若两人,精神百倍,活力十足。
  他的运气来了。
  那天傍晚,怡和回到家门,才掏出锁匙开门,便听见有人在她耳畔说:“助人为快乐之本?”
  她回头,“老太太!你简直神出鬼没。”
  老太太笑说:“你把第一个愿望许给别人了?
  怡和一怔,“呵,你指王明洵升职一事,他早该升了,本是顺理成章的事。”
  “是吗,”老太大说,“本来是你的机会。”
  “对,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公司里的内部消息?”
  “我未卜先知呀。”
  怡和笑,“那我是警幻仙子。”
  “你仍然不信。”
  “请进来,我做杯香片茶给你喝。”
  不知是谁家的老人家,闲得寂寞,来找人搭汕聊天。
  “还剩两个愿望,要升官还是要发财,悉听尊便。”
  “都要呀,还有,再添一位如意郎君,再加长命百岁,福寿康宁,儿孙满堂,寿终正寝。”
  老太太笑,“胡闹。”
  怡和斟茶给她。
  “对了,您贵姓,你家孙儿可是我的朋友?”
  老太太说:“巫小姐,没想到你心地惩地好。”
  “匹夫之勇有什么用。”
  又不能使许君多看她一眼,怕和叹一声气。
  老太大拍拍她的手:“想到什么,告诉我。”
  “要的东西太多,三个愿望不够用。”怡和笑。
  “只剩两个了。”怡和仍不在意,继续闲谈。电话铃响,是她的妹妹怡乐。
  ‘‘姐姐,请你马上过来一下。”
  “对,妹夫的身体检查报告出来没有?”怡乐哭了,“姐姐,你过来我告诉你。”不好了,怕和跳起来,“老太太,我有急事要去一趟,下次再招呼你。”
  “不用客气。”
  “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了。”
  怕和匆匆穿上衣裳,与老太太下楼,先替她叫:,再赶到妹妹家去。
  怡乐那对三岁与五岁的孩子正在玩耍,她本人z目红肿,泣不成声。
  ”慢慢讲。”怡和握住她的手。
  “医生一摸到他肾部肿块,便说是癌。”
  怕和直骂:“这是哪一国的神医?”
  “现躺在医院检验,报告要稍后才出,姐姐,若有三长两短,不堪设想。”
  孩子见母亲哭,也过来伏在她身上哭。
  怡和叹息,世上苦难何其多,只要无灾无难,又何用发财扬名。
  怡乐已经消瘦憔悴,怡和苦无良方来分担她的忧虑,急得如热锅上蚂蚁。
  怡乐哭诉:“他如今躺在医院里,不准探访。”
  那个晚上,天忽然下起大雨,感觉上十分凄苦。
  怡和安慰妹妹一下,便打道回府。
  她实在不舍得走,一家三口妇孺,缩作一团,就像一窝猫。
  过两日,医生巡房,摸摸这里,按按那里,一口咬定“这只肾要切掉”,恰乐哭得眼珠子几乎没掉出来。
  一个孩子中暑发烧,另一个跌破了头,他们的母亲精神不振,家里人仰马翻。
  怡和急得双眼发红,她一手抱一个外甥,累极而诉苦:“我此刻真心希望妹夫身体恢复健康,安然返家与妻儿团聚,一切如常。”
  在她努力哄撮下,怕乐总算略肯进食。
  这样下去,怕和伯她也要累垮。
  半夜才返家,电话铃响了。
  抬和真怕是什么噩耗,还好,那边不是医院,是一位老太太,是哪一位老太太。
  怕和马上认出她的声音,“这么晚了,还没睡?”
  “你刚许了第二个愿望。”
  “是吗,”怕和谔然,“那是什么”
  “你真糊涂。”
  “我想起来了,”怡和说,“我希望妹夫身体健康。”
  “对。”
  “这是一个好愿望,我觉得我做对了,”怡和笑,“健康比财宝重要,要发财可以继续买六合彩。”
  “你真是豁达呵。”
  “假使你真的可以使我妹夫痊愈,拜托你速速叫他出院。”
  老太太惋惜地说:“你原本可以希望拥有南太平洋的一个珊瑚岛。”
  “我一直没有学会游泳,我情愿要一个健康的妹夫。”
  “晚安。”
  “喂喂,老太太。”
  那边已经挂掉了。
  怡和为着妹妹一家人失眠,第二早上班,没精打采,面上泛油。
  怡和补妆时对着小镜子说:“魔镜魔镜,谁属至美?”
  美不美不要紧,怡和希望许某人注意到她其他的优点。
  假如有三个愿望的话,第三个愿望真得留着自用。
  小王推门进来,“怡和,今晚我请客,你一定要赏面。”
  “今晚我没空,家里出了事。”
  ‘‘哟,怡和,你倦容满面。”
  ‘‘是呀,快撑不住了。”
  “请半天事假回家憩一憩,晚上再出来,派对少了你不像话。”
  “我若有精神,一定来,好不好?”
  小王见她眼底黑得似一只熊猫,不敢勉强她,“你尽量出来。”
  ‘怡和点点头。
  小王一出去,又有人推门进来,哟,怕和抬头,客似云来。这人却是怡乐,怡和连站起来,“妹妹,什么事?’’她怎么来了,怡和一颗心似要从胸口跃出来。
  怡和连忙道:“姐姐,好消息。”
  “说呀。”
  “主任医生今早取到报告了,一切无恙。”
  ‘‘无恙?”谢谢天怡怕和心中一块大石头就此移去。
  “原来一只肾内有肿瘤,瘤内积水抽掉便可出院‘‘那先头为何说成那么恐怖?“‘‘先头的确有癌细胞迹象。”‘‘这玩笑真开大了。”
  怡乐却喜极而泣。
  “来,我陪你回去。”
  “你走得开吗?”
  “我想穿了,世上没有走不开的人,放不下的事,弄得不好,不由你不走,不由你不放。”
  怡和吩咐几句,离开了办公室,先把妹妹送回家,随即返转公寓,把电话插头拔掉,埋头就睡。
  这三天来受的压力,真是不易提的,如今放下心来,非得畅快地睡它一觉。
  怡和本来不打算醒来,奈何黄昏时门钟不停的响,她挣扎下床,前去开门。
  “老太太,是你。”
  “干嘛不听电话?”老太大舞动着双臂责备她。
  怡和存心开玩笑,“你为什么不施展传心术?”
  “你心中杂念太多,不能接收。”
  “老太太,你还没有告诉我您尊姓大名。”
  “姓名有什么重要。”
  “那么,你急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提醒你参加一个重要的约会。”
  “约会?我没有约会。”怡和莫名其妙。
  “怎么没有,想想清楚。”
  “呵对了,王明淘今晚有个庆功宴,去不去都无所谓。”
  “既然睡醒了,为何不去2”
  “我想在家看电视。”
  “越看越呆,年轻人该多多走动。”老太太有点倚老卖老的样子,“穿那件白色丝旗袍去。,,
  怡和奇问:“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件那样衣裳?”
  老太太瞪她一眼,“从头到尾,你根本不知我是谁。”
  “咦,”怡和不服,“我一直问你,你又不肯说。”
  “傻女孩。”
  怡和笑,“第一次听见人家这样叫我,可见老太太你眼光独到,一般人都觉得我太过精明,难以应付,十分巴辣。”
  “傻,傻得无可再傻。”
  “别说了,”怡和充满感慨,“再说我要哭了。”
  “来,穿衣化妆,出外吃饭,当是送给我的礼物。”
  “老太太,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肯常来陪我聊天,我就受用不尽。”
  “说话倒是讨人欢喜。”
  等怡和换好衣服出来,老太已经离去。
  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这老太太到底是谁?
  既然没有恶意,怀着什么目的?
  怡和耸耸肩,出门去。
  老太说她是许愿者。
  多么可爱的身分。
  偏偏怡和许下的两个愿望都已实现。
  老太太的身分更加半幻半真。
  坐在街车中,怡和心情平和愉快。
  睡过一觉,精神来了,怡和决定痛痛快快的饱餐一顿,与同事好好聚一聚。
  到达目的地,怡和一眼看到小王与太太站在一起迎宾,她放下心头大石,小两口子已经言归T好,确是好消息。
  她坐下与同事们玩扑克牌。
  牌风正顺,身后多了个人,“打这张。”
  怡和的目的在乎娱乐,输赢她无所谓,于是打出皇牌,结果赢了三注。
  怡和转过头来多谢那个人,发觉他是她心仪已久的许志文君。
  同事们起哄,“他俩联合对付我们,我们还有得剩吗,不玩了不玩了。”
  怕和怕她的眼神出卖自己,连忙把牌推掉,站起来,搭讪说:“不知什么时候开席。”
  “还有半个小时。”
  “我们到酒吧那边坐一会儿如何?”
  许君并不反对,“我正想喝杯啤酒。”
  太顺利了。
  怡和想,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她的?
  怡和又想:还没有动用到第三个愿望呢。
  他给她一杯威士忌加冰。
  “咦,你怎么知道我喝这个?”
  许志文微笑,“我打听过。’:
  一句这样简单的话,便使怡和心中暖洋洋。
  那一顿晚饭他们坐在一起,散席时同事们已经把他们当作一对,众人以为他俩故意趁这晚来公开关系,连怡和都不相信他们才刚刚开始。
  约会就此开始。
  完全有种相聚恨晚的感觉。
  从这个时候开始,怡和没有再见过那位老太太,她不再造访,不再拨电话,她像是在空气中消失了。
  怡和非常想念她。
  她还保留着第三个愿望,不知有效期多久,倘若十二个月内不用作废,损失太大。
  她又不想胡乱应用,噫,好生踌躇。
  但最近凡事顺利,怡和并无苛求,怎么许愿?
  三个月后,许志文把怡和带回家见家人。
  怡和先见过许伯、伯母。
  饭后,志文说:“我与你见我祖母。”
  怡和有点意外。
  “老人家茹素,不与我们吃饭,来。”
  祖母住在大宅的阁楼上,另有佣人侍候。
  她背着门坐椅子上。
  好熟悉的背影:小个子,银丝发,怡和一时热情脱口而出:“老太太。”
  老太太转过头来,一脸慈祥的笑容:“你就是我未来孙媳?”
  怡和看仔细了,不禁有点失望,此老太不同彼老太,并非同一个人。
  所有的老太都有点像,怡和亲热地坐近她,如果没有与那一位相处过,肯定此刻没有那么自然。
  怡和的身分差不多被决定下来,老祖母喜欢她到极点。
  怡和没有什么要求了。
  虽然每天下班过马路,她都特别留意路面情况,但始终都没有再看见那位老太太。
  怡和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许志文,她怕他笑。
  三个愿望?
  哪里有这种事。
  都是巧合吧。
  也许有一天,怡和会说:我真心希望老太太你再出现一次,告诉世人,三个愿望事实存在。
  但,怡和又想,还是留着将来于要紧关头用的好。

有興趣與我分享你願望的朋友,不妨留言給我。

至於我的三個願望,將會是:

一,很多的錢

二,很多很多的錢

三,很多很多很多的錢

﹝在我閱讀這篇故事以後,我真的許了這樣的願望。因為我以為我的朋友是因為忙著賺錢,而沒有時間應酬我。可是當我再繼續寫這篇BLOG以前,我發覺即使我的朋友不需要再為賺錢而忙;即使他們再空閒,也不一定會應酬我。原來如果有一個朋友在你心目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不表示你在他的心目中佔了同樣重要的位置。不寫下去了,沒有心情。﹞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