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的週末

困在這個彈丸之地,幸好還有網際網絡(不知道為何,接上了網際網絡我才有創作的動力),我才能創作。於是,這個週末,除了看我帶來的漫畫,另外要做的就是寫作。

我心目中有不少的好故事,墮天使的故事、阿馮的故事,還有近來起草著的勇者冒險。

真的希望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和專注力來完成這些故事。

其實一個人外出公幹,對我而言不是一件壞事,如果所有事情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因為我的生活習慣不是很多人能夠接受的。好像這個週末,我就在酒店“住”了兩天,真的是住在裡頭,因為除了晚餐出外解決以外,所有時間我都在房間裡頭看著電視,敲鍵盤。

廢話也就少寫了,就來看看我寫的一小段。



酒吧的酒保問坐在吧台邊的熟客:都已經是夏天了,你為何還穿著大衣呢?不熱嗎?

喝得醉醺醺的客人,勉強張開無力的眼皮說:夏天了嗎?不知道咧,我就是覺得非常寒冷,無論穿多少件衣服,都感不到一絲絲的溫暖。

當酒保還想說些甚麼的時候,有一個男人從酒客的身後站了出來,對酒保說:對他而言,甚麼天氣都不重要,最重要就是再來兩打啤酒,對嗎?最後的問題男人是在問酒客。

打發了酒保,男人對酒客說:都那麼多年了,你還不能放下她嗎?你現在這樣折磨自己又能改變些甚麼呢?

酒客好像甚麼都沒有聽到,繼續喝著酒杯中的烈酒。

男人見酒客沒有理會,他沒有放棄,很有信心的說:如果讓你找到殺她的殺手,你會怎樣?

這句話果然果然湊效了,酒客放下酒杯轉身問男人:你抓到他了?

你終於肯理我?
你找到他了嗎?
如果她對你那麼重要,你為何把她拱手讓人?
你抓到他了嗎?
現在抓到他,對你有甚麼意義呢?
那到底你抓到他了沒有?
說到這裡,酒客已經激動的站起來了。

男人把酒客按回他自己的椅子上,然後說:要我回答你的問題,你必須先回答我的問題。

是甚麼令你勇於放棄了一切,卻沒有勇氣把殺手揪出來?既然你那麼在乎殺她的殺手,把殺手揪出來不就能為她報仇了嗎?

喝完杯中的烈酒,酒客才能穩定自己的情緒說:我也想親手為她報仇,但是每當我想起她,腦海就充滿了她的樣子,根本不能思考。每一個晚上,如果我不吃安眠藥、不喝烈酒,根本就不能入眠。我還能怎樣當警察?怎樣還能查案?

男人喝了一口酒保送上的啤酒說:一位神探就因為自己親手抓的妓女而斷送了自己的一生,是警界也是社會的一大損失。

能不能就乾脆點告訴我找到他了沒有?
沒有,找不到。雖然掌握了殺手的資料,但是找了那麼多個月,都找不到這個人,即使找國際刑警也沒有辦法找到一點點的蛛絲馬跡,好像人間消失了。

酒客的眼睛一亮:你們居然為了一個你們看不起的人,不怕被人瞧不起而驚動國際刑警?

當然不是為了她,是為了你,看見你變成這樣,教我怎麼忍心放著不管?
一聽到這句話,淚水居然淌過酒客的臉頰。謝謝你還當我是朋友,真的很感動,可惜她的離去把我的一切都帶走了,我已經回不去以前那個樣子。

你能的,只要你願意,你一定能的。
你不會明白的,我試過很多次了,我也想過要親手抓那個兇手。但是每一次當我想振作起來的時候,傷感就好像洪水般衝過來,把我的一切都帶走,只剩下她的影子留在我的腦海裡。你以為我穿著這套大衣是為了好看?不是的,我真的感到很冷,想到她就好像撞進冬天一樣,生命力好像在漸漸流失中。別管我了,從我把心交給她的那一天開始,就注定了這一天的到來。

那男人原本還想說些鼓勵的話,但是當他看到酒客失神的眼睛,好像突然明白了酒客的心境,把口裡的話吞回進自己的肚裡,,坐在他身旁繼續喝酒。



一天一萬年(遊鴻明)

作詞:林利南
作曲:遊鴻明

不敢在夜裏想妳
想到人無法入睡
看著鏡子裏的臉
頹廢卻掛著眼淚
分明痛了又忍不住笑了

好吧試著讓自己貪杯
試著搖啊晃啊壹整夜
以爲將自己弄的很累
老天就不會讓妳出現

我想妳的每壹天
強過在人間的壹萬年
我疾飛幾千幾萬個光年
尋找壹個叫永遠的終點

我想妳的每壹天
強過在人間的壹萬年
我流浪在春來秋去之間
卻將整個寒冬
塞進了心裏面


相關故事:乞丐、妓女和花花公子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