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歸途中。

這幾天都沒有駕車,因為我去KLCC﹝Kuala Lumpur Convention Center﹞參加Micro$oft舉辦的學術研討會﹝Tech‧Ed﹞。由於有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很方便的到達那兒,於是我選擇了搭火車。

今天當火車到達甲洞的火車站的時候,我注意到有一位女生很著急的下車。由於,出口在另一邊的月台,所以我們需要上一道行人天橋到另一邊的月台才能離開火車站。除了這位很著急的女生以外,另外還有其他兩位女生在這個站下車。在我還沒有繼續之前,可能已經有人在問:“已經有女朋友了,為什麼這傢伙還到處望女孩?”。其實就算我的女朋友這刻在我的身邊,我還是會四處張望女孩的,因為我已經習慣了我女朋友對我的高度信任和她給我的高度自由。至於這種動作是否是對我女朋友不敬,我不認為有任何問題,這個話題以後有時間我們再談。

回到甲洞的火車站。

走在當我走在行人天橋時,我在想為什麼那麼著急呢?如果是有人在等著接送她,再多五分鐘也不是很久的。當我到達另一邊的月台,第一位女生已經消失了,其他兩位女生還在不遠處走著。有一輛車停在火車站的正門口,第一位女生就坐在司機旁,司機是一位相當英俊的男生,車子也是不便宜的,女生一臉幸福的在和男生談天。

另外兩位女生還在我前面不遠處走著。我們走過了一條小巷,來到甲洞其中一條主要通道,一條相當繁忙的車道。我們先後越過了馬路,其中一位女生上了一輛停在路旁的國產車,剩下的那位女生朝著我家相同的方向走去,當然我就因此跟在她身後。

跟在她身後,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時間已經不早了為什麼不叫家人去火車站接她呢?今時今日,那麼差的治安,就算是我陪在我女朋友身邊,我都是小心翼翼的。何況現在她一個人在夜晚走在馬路旁,一輛車走過就能把她擄走。實在太危險了,這女孩也實在粗心大意。

走著,走著,已經來到我家的路口了,眼見不忍心讓這女孩一個人走在街上,我決定“送”這女孩回家,因為如果這女孩發生了任何意外,我的良心會責怪我自己。於是我決定只是路過我家的路口,然後繼續走下去。

再走一段不短的路程,這女生終於回到了家門口,有一位男人打開家門口迎接她。她的家前面停了四輛車,兩輛車在裡面,另外兩輛在外面。

一個人走在歸途中,我在想:

第一位女生,她和她的男朋友可能剛開始,所以男朋友的服務特別周到,也可能她的男朋友真的很疼愛她。不過,看見她漂亮的臉孔,我想不少男生都會願意接送她,我可能會是其中一個。

第二位女生,那位司機先生可能是她的丈夫或者是兄弟,這就是很多女生在結婚過後投訴的情況。結婚前,車子來到火車站正前面;結婚後,車子停在走過一條小巷,越過一條繁忙的道路旁。兄弟們,反省吧!結婚後更應該珍惜你的另一半,因為那是你花了不少錢、時間和心血換來的。失去了,你就只好再花不少錢、時間和心血找另外一個。

第三位女生,開門給她的可能是她的父亲或者是兄弟又或者是妹夫、姐夫之類的角色。無論是女生不想麻煩家人,或者是家人覺得麻煩,他們都是助長攫奪案的元兇。報紙天天在報導攫奪案,但這些人卻把這些新聞拋諸腦後,以為甲洞到現在都還沒有發生過這類案件,所以應該是安全的。就是這種想法害死不少人的。同一時候我也在同情這女孩,因為她沒有像前面兩位女生那麼幸福,有另一半接送。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