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哭一場

今晩我在冲凉房痛哭了一場。

其實壓抑很久,只是今晩出現了一道催化劑-我的妹妹。

我在MSN遇上她,我就很好奇的問她:今晩沒有課嗎?她説很久以前就已經沒有教星期六的課,只是偶爾會教一、兩堂而已。

於是我們開始聊了起來。

談話中,我表示説:其實我的生活有時侯是很苦悶的。尤其,雯麗今天有上班,在這種時候,我都會想找朋友出來見見面。

結果,就這樣我被教訓了一頓。

也很難怪她,我會被訓一頓,主要是她以為我在為我的過錯尋找借口。其實,事實不是這樣的。撇開我的過錯,回到問題的重點:我是否應該向我的老婆敞開心房?

不是我不對雯麗坦白,可是有很多東西是不能跟她分享的。我舉一些例子:

就拿最近我出來開創我的事業為例子。在我公開我決定要這樣做之前,我就有詢問她的意見,她也同意給我三年時間。同一時候,我告訴她,我很可能為這個決定,賠上我們倆的車子,甚至一切產業,她也願意跟我冒這個險。好了,有了她的支持,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但是,將近一個月時間過了,發現自己的資金好像不太充足,生意是有,可是好像不太賺錢。這種壓力我要想誰訴説?雯麗?不可能!我已經很厚臉皮的要她在和我結婚以後,跟我挨著過生活,不能要她跟我一起承受這種壓力的。我承認我是大男人主義,我就是這樣的。

我記得我最後一次在沖涼房痛哭是雯麗故著工作,而令我錯過了一位朋友在檳城的婚宴。她這種行為,另我覺得她不懂的重視我。我很生氣。但是,我卻不能做些甚麼。罵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為了這種問題,我們已經爭執了很多次,每次她都會説,給她時間去解決這問題,可是這問題不斷重覆又重覆,所以跟她談是沒有結果的。同樣的,所有關於她的問題或者她的過錯,我頁只能跟其他朋友訴苦而已。

還有我是人,不是木頭,很多時候我的情感還是會有波動的。這些波動雖不會對我們的關係造成傷害,可是我還是不能告訴雯麗的。

還有,無論多親密的關係,還是會有一些不能説的話,因為活了一把年紀的我們都很清楚,有些話永遠都不能向當事人説,這些話雖然是事實,可是説了往往會對這段關係造成傷害。

我真的只是想找的人談天而已,我真的很愛聊天。我記得有一段日子,我的經濟狀況相當良好。幾乎每一個晚上在我歸家途中,我都會撥電給一位網友談天。談天讓我忘卻了自己的煩惱,就好像吸毒、酗酒一樣,雖然很多時候對問題沒有幫助,可是卻有助於我暫時逃避現實。

其實,我們倆相處的方式會演變成這個樣子,要追朔到結婚以前的歷史。

當我剛開始與她在一起時,我經常黏著她,每天陪她去搭巴士。即使畢業以後,她工作,我上課,我都會經常去她公司陪她吃午餐。有一天,她終於要求我暫時不要見面一段日子,她説我黏的她太近,她呼吸不了,她需要自己的空間。原本每個星期我都會接她下班,每個週末我們都約會。在我們暫時分開的日子裡,我不知道要如何利用這段多出來的時間。後來,我還是挽回了這段愛情。但在我們分開的日子裡,我漸漸學會了如何在沒有她的日子裡過活。

後來,她換了工作,換了現在這份工作,而我的工作也漸漸步上了軌道,問題也隨著她換新工作而浮現。她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和心急在新的工作上,而我的空閒時間卻漸漸多了起來。於是,我經常就為她沒有時間陪我而爭吵。爭吵多了,我也漸漸累了,與其跟她吵,還不如尋求解決方法。結果,我們同意了一個相處方式,那就是除非她告訴我即將來臨的週末是她的假期,否則我就會安排我自己的節目。這樣我們的爭吵少了,我就更加自由了。

經過這兩件事情以後,她漸漸從我的人生中心點變成我人生的扶持。有她,我的人生會過得有聲有色、輝煌燦爛;沒有她,我的人生可能會是坎坷不平、索然無味,但我依然會走下去。人總需要女朋友、老婆以外的知己,因為我們不為任何人而活,我們為我們自己而活著。

所以現在的我已經為萬一我失去了她而做好了準備。我的意思是,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當年我的伴侶是我的一切,沒有了她,我將不知道要如何活下去。可是,現在我已經學會了如何在沒有她的日子裡,好好的活下去。所以婚後的生活,也沒有多大的改變,除了我有資格要求她,每逢大節日一定要陪我過。

每對情侶相處的方法都不盡相同,我們要有接受不同戀愛方式的胸襟。雖然,妳看了很可能會生氣,可是我還是要説,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男人,自己做錯了,還要推三阻四。我承認我做錯了,可是完全跟這個話題無關,我沒有任何解釋、借口,我也沒有打算把責任推給任何人。希望妳能夠明白,我找朋友出來聊天的出發點。

我會痛哭一場主要原因是那一刻,我覺得很委屈。我只是在無從選擇的情況下,邀請她出來相聚而已,沒有其他原因,卻換來一頓的訓話。

我的死黨-阿泰,常年在外地工作,我能有多少機會跟他相聚?
阿霞也是常年在新加坡工作,即使有回來KL也沒有時間出來相聚。
曉丹之前也常年在外地工作,我也沒有甚麼跟她談得來的,反而她經常和雯麗通宵達旦的聊天,而我就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我能夠交心的朋友不多,妳是其中的一個,但妳卻選擇用這樣的眼光看我。妳知道我有多掛念他們嗎?但是我有能做些甚麼?我失落、心情不好,能夠找誰?看到電影裡的主角,每當不開心,一通電話,都能找到朋友相伴,我多羨慕。我不需要24x7的陪伴,可是當我掛在懸崖邊上,我真的希望有人能及時扶我一把。

其他的男性朋友,在我失意、傷感的時候,我都不希望見到他們,因為他們不是感性的人(通常男人都不感性),他們經常會歪曲我失意、傷感的原因。即使在其他時候,我也不太喜歡跟他們聊天,因為他們的話題通常都離不開車子、足球和女人,令我非常反感的是,他們對女性的不尊敬。

能夠跟我聊天的女性朋友也不多,通常他們有男朋友過後,我也會自動遠離她們,免得妨礙他們的感情。

其實我多為女性朋友付出,主要原因是我不能對男性朋友太好,不然會惹來誤會。為她們付出的,完全就是我希望我朋友為我付出的。我不知道要如何討好一個人,我只能用我自己在追求的方式來討好他/她。例如:每位朋友的生日,我都會要求自己最少都要有一封簡訊給對方,因為我希望在我的生日也會收到同樣的禮物。如果對方連你的生日都忘了,你在對方心目中的份量有多重可想而知。

一段關係,我的意思是無論任何一種關係,都需要以面對面來維持的,只是次數多和寡的分別而已,否則這段關係不會長久的。

很累,痛哭一場真的好累。

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鐘了,雯麗都還沒有回到家。



---

Comments

  1. 看吧。。我就知道那晚的交谈会引来这篇文章。
    我只能说,你,太敏感了啦。
    已经重复强调,我对你的友情并不会因为你选择处理生活的方式而改变。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想,我不便于说些什么。我也并没有认为你在为什么找任何借口。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歡迎大家的留言。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記得按臉書按鈕,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看。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