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墮天使

今天看到心房被摧毀,我就知道當年的悲劇再次上演。

來到墮天使面前,他已經開好了一瓶紅酒,而旁邊就放着一盒長壽煙。情景跟上一次悲劇發生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我知道你已經是找不到適合的傾述對象。來吧,我們亁了這一杯。」

我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把各自的紅酒給喝了。

墮天使說:「果然是一瓶好的紅酒,但是它鮮豔的紅色,彷彿是我心裏的血流進了杯里。」

我安慰道:「雖然阿馮是離開了,但是他那永遠長不大的潛意識卻沒有跟他一起離開。要帶着這樣的一個小孩,幸苦你了。」

墮天使望着手裏的煙,淡淡的丟出一句話:「沒有想過同樣的悲劇會再次上演。」

「只要你一天還頂着這副臭皮囊,同樣的悲劇一定會再上演的。你自己本身就是心腸很軟的人,加上阿馮脆弱的潛意識。其他人只要稍微碰觸你的情感深處,你對這個人的防綫就會完全崩潰。而這個人一旦步入了你的心,就跟進入這副臭皮囊的控制室沒有分別。他能完全控制着你的一舉一動,你的喜怒哀樂。」

墮天使無奈的爲自己添了一杯紅酒。

「我呢,已經死過一起,所以對臭皮囊這東西是沒有甚麼留戀的。但是當初是你答應阿馮,要用他唯一留下來的東西貢獻社會的。你讓悲劇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又煙又酒,這副臭皮囊耐不了多久的。你仔細看看你的心房,痛了一整天,頭也痛了一整天,有這個必要嗎?」

在我說話的時候,墮天使已經燃起了第五根香菸。

「其實你看開一點不就好了嘛~無論她爽約的原因是甚麼,你都會原諒她的。你根本就狠不下心來。我告訴你很多次了。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因爲你重視他們,而以同樣的“重視”來回報你的。要嘛就不要付出,要付出嘛,就不要期望回報。」

墮天使把剩餘的紅酒倒進自己的杯里。

「我可以感到你的無奈,但是回頭已經沒有路可走了。而且你都已經來到了故事的尾聲。是好是壞,你都必須走下去,對自己有一個交代。」

墮天使望着即將燃燒到盡頭的第十根香菸。

「喂!我知道你已經沒有話好說了,但是最少給我一點點反應。」

墮天使把菸蒂給踏熄,把自己那杯酒一飲而盡。

「這個星期六,你需要我代替你嗎?」

 墮天使沒有回答我,展開翅膀就離開了。

留下我在這裏把這篇文章發出來。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