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二十九

年二十九夜晚,有家庭的人就趕著回家吃團圓飯,他們一定很少會注意到那些沒有回家吃年夜飯的人,在這個夜晚到底去了哪裡?

我很喜歡到這間酒吧渡過我的除夕夜。原因很簡單,在這種日子,一定不會有人到酒吧這種地方吃團圓飯,而我也開始把這間酒吧當成是我的家,我把裡頭不少的酒客當成是我在人間的好朋友和家人。

今晚當我踏入酒吧的時候,見到一位陌生男人坐在吧台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除夕夜的關係,我忽然很想找人聊天,於是問也不問,就在他身邊的位子坐下來。

那個男人望了我一眼,然後繼續享受他的啤酒。

為了跟陌生人打開話題,我經常會偷窺對方的過去,然後從中找出對方最想聊的話題,這樣就省卻我花功夫去推敲對方的心思。很快我就找到了這個男人在除夕夜來酒吧喝酒的原因。

『沒有見過你,第一次來這間酒吧?』
他沒有理會我,繼續埋頭喝杯中的啤酒。

『今天年二十九,沒有跟女兒一齊吃年夜飯嗎?』
『你怎麼知道我有女兒?』
『剛剛你的手機螢幕閃了一下,我看到裏頭的照片。我猜想那應該是你的女兒。』

那麼短的時間,其實很難從他的手機看清楚那張照片,但是我已經瞭解了他的背景,所以就借題發揮。

一提到女兒兩個字,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拿起酒杯旁的手機。打開手機的螢幕,看着裏頭的照片,有點落寞的說:『那已經是十多年前的照片了,那時候的她經常要我抱着她拍照。現在長大了,我再也抱不起她,更別說要一齊拍照。今天她原本說要把一整天的時間給了我,結果還是爽約了。』

說到這裏,我彷彿看見淚珠在他的眼眶轉了一圈。

『那麼重要的日子,她不能陪你吃年夜飯,真的有點說不過去。知道甚麼原因她不能陪你吃年夜飯嗎?』
『不知道。』
『我記得李嘉誠說過:Richard(李澤楷)十四歲的時候,我已經管不了,更何況現在他已經四十歲?做父母就是那麼無奈的,擔心孩子卻無能爲力。你女兒幾歲了?』
『二十一。』
『已經成年了,是時候擁有自己的世界了。無論父母多愛護自己的孩子,也是時候放手讓他們走自己的路。』

他聽了以後,放下手機,把酒杯裏的啤酒乾了,然後向酒保要了一杯烈酒。

『平常日子你女兒有沒有找你?』
『以前比較少,近一年來找我的次數頻密了。』
『不錯嘛,最少平常日子還有找你。』

他有點激動的說:『不錯?那些重要的日子從來就輪不到我。難怪別人會說嫁出去的女兒就如潑出去的水。』

喝完了杯中的烈酒,他跟酒保要了另外一杯更烈的烈酒。

『一年重要的日子不過那幾天,我想加起來應該不超過十天吧?扣除了那十天重要日子,一年還有355天,只要十分之一的日子你女兒找你吃晚餐,那已經是35個夜晚了。三十五的夜晚總比十天來的強吧?倒過來,一年裏她只在這十天的重要日子陪你吃晚餐,其他日子都對你不聞不問,你願意嗎?』

他激烈搖了酒杯一下,不少烈酒濺了出來,彷彿我的話衝擊了他的思維。

『幸好你沒有勉強她,甚至跟她吵架,否則別說重要的日子要她陪你吃晚餐,連見她一面你也不用想了。』

他慢慢的放下酒杯。

『別老是往黑暗面去想,事情總有兩面。一年前,你想見她是多麼困難的事情,現在是不是有更多時間一齊吃晚餐?就算不是一齊吃晚餐,你們見面的時間是不是多了?聊天的時間是不是更多了?依我來看,你們的關係是越來越好,而不是你想像中那樣越來越疏離。爲何要讓那些看似重要的日子,破壞了你們父女間的關係呢?』

很明顯的憂傷情緒從他臉上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愉快的心情。

『謝謝你的一番話,令我茅塞頓開。看你樣子都還沒有吃晚餐,不如我們一起好好去吃一餐?對了,你叫甚麼名字?』

『我叫墮天使,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在新的一年裡,能夠認識到你,絕對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好啊,你請我吃晚餐,我就請你喝酒。』

我跟酒保打個招呼,示意他把今晚的帳記到我的戶口裡,遲些日子再結賬。

當我們步出酒吧的時候,我聽見酒吧的點唱機傳出:愛為何總 填不滿 又掏不空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