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搶救

女人衝進病房裏,見到正在觀察維持生命儀器的護士,她對護士說:“請把這些儀器關閉,這是病人的放棄搶救同意書。”護士接過同意書,看一看內容,然後把同意書交還給女人,就離開病房。

站在一旁的老夫婦問女人:“妳是誰?妳在做甚麼?”



女人在男人前面的座位坐下,跟侍者點了一杯咖啡,等侍者離開以後,她問:“甚麼事情那麼嚴重需要我們見面?這麼多年來,我們都是依靠電子通訊和聯絡,你主動要求見面,一定是為了一些非見面不可的事情。”

男人回答:“對不起。我知道要求妳跟我見面,一定耽誤了妳的生意。但是這些事情不見面,我很難說明白。”男人把桌子上的一個文件夾推向女人。

女人打開文件夾,第一張是放棄搶救同意書,第二張是遺囑。女人看完了遺囑:“你要放棄搶救你自己,我會明白,但是你要把你部分遺產交給兩個雖然跟你有親人名分,但是卻與你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人?你的家人會接受你的安排嗎?”

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杯:“是的,所以妳現在應該明白為何我需要妳幫我忙。我的資源不能確保我的遺願會被執行,而我知道只要妳願意動用妳的資源,那我一定死而無憾。”

男人一口氣喝完杯中的酒,繼續說道:“妳知道這個身體不是我的,我只是幫助上一手的主人,用它來貢獻這個社會。我做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提供給所有人做朋友。然後在過去短短的幾年間,我運用成功學的技巧加上我的努力,證明了給所有人看,無論出身多卑微,只要運用適合的知識,加上自己後天的努力,一定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我也要證明給全世界的人看,只要我們心中認真對待一段感情,血緣一點都不重要。妳是知道她們在我生命中無可取代的地位。”

這時候侍者送上女人的咖啡,他們之間的談話很自然的中斷了。

女人喝了一口咖啡,男人就繼續說:“我不知道哪一天,上面覺得我在這裡受夠了苦,要我下去繼續接受懲罰,我怕事出忽然,來不及安排,那時候我就需要妳的理性來幫助我和我的家人。”

女人把文件夾放進自己的公事包裡,問男人:“那你想我怎樣做?”

男人一邊示意站在遠處的侍者,他要點東西,一邊跟女人說:“我知道妳有方法完成我的願望。我知道妳趕時間,但是我希望妳能夠留下來陪我吃這一餐,這很可能是我們同桌的最後一餐。……”

當侍者走近他們的座位,男人輕輕的說:“也很久沒有人陪我吃晚餐了。”



醫生走進病房。醫生對女人和老夫婦說:“經過確認,這份同意書是有效的,你們現在就要停止嗎?”

女人回答說:“是的,請現在就停止。”醫生點頭就往病床前的維持生命儀器走去。

眼見這對傷心的老夫婦想反駁醫生的決定,女人移前一步,擋在醫生前面。她說:“你們不需要質疑這張同意書的有效性,他是在我請了兩位大法官,兩名精神科專科醫生,兩位全球500大公司執行總裁作證的情況下簽署這張同意書。這張是當時候他和這些證人的合照,還有這張由兩位精神科專科醫生聯名簽署的書函副本,證明他當時候是在意志非常清醒的狀況下簽署這張同意書。這張是他把他的遺體交由我全權處理的授權書,還有他希望他遺體的處理方式。如果你們認為還不足夠的話,我可以提供當天簽署同意書的視頻。他就是擔心有這樣的一天,所以才要求我幫他確保他的遺體可以按照他的遺願安排。我希望你們能給他一個痛快。”

老夫婦只能無力跌坐在沙發上。

女人見這對老夫婦沒有其他意見,轉身就示意醫生繼續他的工作,同時間她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她說:“醫生,你現在可以過來領取之前你幫忙見證那個人的遺體。”

老夫婦聽見女人的電話交談,他們緊張的抓住女人的手臂問道:“妳想把他遺體怎樣?”

女人回答:“不是我想對他的遺體怎樣,而是他的遺願是做大體老師,我只是完成他的願望而已。他無兒無女,就算有墳位,當兩位不在的時候,不會有人為他打理墳位。與其霸占一塊自己用不到的土地,倒不如把自己捐給有用的人。”她把他的授權書交到老夫婦的手裡。

醫生往儀器的開關一按,他的心跳立刻漸漸變弱。

就在他的最後一次心跳結束時,另外一個女人推門而入。

那對老夫婦迎上去,對這個女人說:“家嫂,妳來了就好,這個女人不讓妳的老公進行急救,還說要把他的遺體捐出去做甚麼大體老師。”

男人的妻子安撫老夫婦以後,望向女人問道:“妳憑甚麼替他做這些決定?”

女人指著桌面上的文件說:“不是我替他做的決定,決定是他很早以前就做了,我只是負責執行而已。”

男人的妻子拿起桌上文件看了一眼,然後說:“那也不用急著執行,至少可以等我才做決定。”

女人揚起嘴角微笑,她拿起放在男人床邊的智能手機。“我會比妳更早到達,就表示妳又犯了妳的老毛病-不接電話,不看訊息。”然後她在男人的手機按了幾個按鈕,然後擺到男人妻子的面前,繼續說:“這個程式是他為了這種情況而設計的。在緊急關頭,他只需要啟動這個程式,手機就會嘗試撥通妳的電話,在三次嘗試以後都沒有人接的話,手機就會簡訊妳和我。妳的那個簡訊會告訴妳,這堆文件的所在,要求妳幫他執行他的遺願。而給我的簡訊就是通知我,他出狀況了。”

男人的妻子從女人的手中,搶過手機。女人不理會男人的妻子,她繼續說:“從我接到簡訊,找朋友幫忙我安排專機從新加坡飛回來,來到醫院前前後後花了我三個小時。這三個小時,妳在哪裡?妳的工作真的那麼忙嗎?”



---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記得按下面這個按鈕。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看。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值得賞我一顆糖果,記得按一按廣告。

我的其他創作:

重播的記憶 

http://foongmood.blogspot.com/2014/12/blog-post_23.html


做不是我的女人的男人

http://foongmood.blogspot.com/2014/12/blog-post_11.html


鈴鐺響起

http://foongmood.blogspot.com/2014/12/blog-post.html

Comments

  1. 我喜欢这篇文章...虽然没头没尾(抱歉)...但写得很精彩..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

      基本上是承接上一篇重播的記憶-http://foongmood.blogspot.com/2014/12/blog-post_23.html。

      我的創作比較沒有故事性,主要是爲了抒情,表達我的當時候的心情。有時候,心情延續就會以不同的寫法表達。

      Delete

Post a Comment

歡迎大家的留言。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記得按臉書按鈕,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看。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何謂『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

別讓匯率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