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有『舔共』卻沒有『舔美』?

不久之前,我在丘光耀的臉書留言,說他(丘光耀)舔共,然後就人回覆說我舔美。

老實說『舔共』一詞我經常聽到、看到,然而『舔美』卻是第一次聽到。為甚麼會這樣?

原因很簡單,要跟美國來往(尤其是做生意)不需要向美國任何人獻媚。即便你在社交媒體大罵美國的總統、官員或者議員,在美國沒有人會因此而不跟你交往、或者不跟你做生意。你在臉書、谷歌、Twitter 可以對美國官員大罵特罵,你的帳號不會被封,帖不會被刪。

然而跟中共打交道就不一樣。在微博、微信、逗音、TikTok,甚至Zoom,你是找不到任何關於中共不好的訊息,連密碼也不可以有辱中共。

Lebron James就是一個舔共很好的例子。

他把自己打造成英雄形象,要幫弱勢群體發聲。在美國有電視節目主持人叫他收聲,打好自己的球。然後他就說自己不只是一個球員,他會為了捍衛自身權益,為社會的公義發聲。

然而在香港反送中的活動中,他卻告訴記者,他只是一個球員,他選擇保持沉默。

面對中國的贊助,表演賽的演出費,他選擇了龜縮。

(更多Lebron James的話題,請看留言)

好啦,不要說我只是舔美,只要美國做了傻事,我還是會毫不猶豫指出來。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歡迎大家的留言。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記得按臉書按鈕,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看。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賤物鬥窮人

Famous Amos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