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運

很多朋友都想不通為何即便他們願意另外支付運費,我還是堅持要自己親自運送月餅。



當然從商業的角度去看,讓grab去運送,自己可以多做幾顆月餅來賣,是理智的選擇。
然而我親自送月餅給朋友的收穫,是賣多少顆月餅也賺不到的。

昨天我終於有機會與兩位很久不見的朋友聊上幾句,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句,但是我的心花是怒放的。

自從去年十月一齊共進晚餐,慶祝我的生日,就沒有再見過她一面了。將近一年以後,能夠趁送禮的機會向她問好,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另外一位朋友五年失聯了,我還以為我已經失去了她這朋友。沒有想到這次她卻向我訂月餅,真的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有機會聊天。

由於疫情的關係,即便我們已經注射了兩劑的疫苗,即便是餐廳已經恢復了堂食,然而要約她們出來很不容易,尤其是那些家裡有大有小的。如果出了甚麼意外,我真的擔當不起。

甚至有一些朋友,無論有沒有疫情,都是約不到,只有送禮給她的時候才有機會見一面。於是為了見她,我只好時不時送東西過去給她。

汽油錢、過路費、時間,統統我都願意用來換取見她們的機會。

而且很多時候這種送禮的時光,就是我最好的me time。甚麼事也做不了,只好眼睛盯著四周,而腦袋就天馬行空。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Famous Amos Cookies

三國志英傑傳存檔編輯修改 - 經典遊戲系列 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