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父親節

細水長流的關係才是我擅長的。從同事變成朋友,從朋友有幸成為鄰居。去買燒雞,順道買燒鴨給她。


就這樣我們寒暄了兩句。

她以為我很在意女兒沒有跟我一齊父親節。其實如果我不是我老婆問我要不要預她一份,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要開口邀請她。

我失去了進廚房動力原因,歸根到底要從返送中說起。


從返送中運動中,我發現自己身邊很多朋友跟我自己的三觀有很大的差距,於是我開始跟一些朋友保持距離。

後來在武漢肺炎期間,我和更多的朋友對中共態度和觀點有了很大的分歧,於是我unfollow很多人。

在MCO期間發現,原來自己的噓寒問暖對身邊的人都是多餘的,甚至到了一個騷擾的地步,於是我選擇了單向溝通模式。

單向溝通模式:不主動找任何人進行社交活動,不邀請朋友吃飯、不主動訊息任何人。然而如果有任何人找我,我一定會回應的。

一旦進入單向模式,就不用再搞任何聚餐、聚會。沒有聚餐、聚會,就不需要設計菜單和菜式。我進廚房是因為要弄我的菜式,既然沒有我設計的菜式,就沒有我下廚的需要。

不是社會遺棄了我,是我選擇了離開這樣的一個社會。


她問我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就算是,我的心理也不會受影響。我覺得我現在的心理狀態要應付更年期這種小兒科,根本沒有難度。

我只是對身邊的人有點失望,所以選擇了轉身去忙自己的事情。


即使妳的幸福人生裡沒有我,我依舊會守護妳、愛護妳。妳需要我的那一刻,我一定會出現妳身旁。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價無市?有市無價?

賤物鬥窮人

Famous Amos Cookies